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沉重的肉身 第 7 頁


這不地地道道是反革命言論?人民民主專政法庭判丹東死罪,有什麼好奇怪?蘇格拉底之死對「民主」提出了質疑,丹東之死對現代人民民主的「自由」提出了質疑。如果羅伯斯庇爾們論證盧梭是崇尚自由
作者:劉小楓 / 頁數:(7 / 88)

這不地地道道是反革命言論?人民民主專政法庭判丹東死罪,有什麼好奇怪?蘇格拉底之死對「民主」提出了質疑,丹東之死對現代人民民主的「自由」提出了質疑。如果羅伯斯庇爾們論證盧梭是崇尚自由的,不是道德專制論的鼻祖,丹東也不覺得這有什麼分別。他提醒人們,不能聽見「自由」就興奮,最好先搞清楚,「自由」是什麼意思。時尚書屋

妓女瑪麗昂的感覺

這樁奇案似乎可以得出結論了,歷史學家出身的思想偵探也就在這裡把卷宗掩上。可是,畢希納在審理這宗思想疑案時發現,案情不僅牽涉到高級革命幹部和人民,還牽涉到一個妓女——瑪麗昂。這使得案情驟然變得複雜起來。時尚書屋
高級革命幹部是以人民的名義組成的人民民主專政的國家機器成員,有特定的身份。丹東是高級革命幹部,他與羅伯斯庇爾的思想分歧是高級革命幹部內部發生的思想路線鬥爭。但是,高級革命幹部內部發生的思想路線鬥爭與人民相關:丹東由於親自審批送人上斷頭台太多,發現人民不是一個總體,而是無數的個體。人民的公意很可能是一個虛構,這虛構的符號可能會、而且實際上已經成了無數個體的斷頭台。時尚書屋
丹東的這種感覺同一位名叫瑪麗昂的妓女有關。本來,瑪麗昂也是人民中的一員,由於她做了妓女,就引來了這樣的問題:她是否還屬於「人民」?時尚書屋
按照人民公意的道德,當然不是,她的行為是道德敗壞的表現,而人民是道德清白
的化身。所以,一個市民並不自然地就是「人民」。在人民民主論的界定中,「人民」是一個抽象的道德符號,行為符合這一公意道德符號的市民才是「人民」,否則就是社會渣滓。時尚書屋

比如,羅伯斯庇爾自視為人民公意和人民道德的化身,作報告時,他通常這樣來區別誰是人民、誰是人民的敵人:「給我鼓掌的是人民,是不幸者。如果有人指責我的話,那一定是富人、是罪犯。」 誰是人民,由是否給人民領袖鼓掌來決定,鼓掌是人民民主的道德意識的體現——自由民主政治的領袖自然也是「鼓掌」鼓出來的,民主政治缺不了「鼓掌」或者「歡呼」,投票不過是其替代的便于計算人頭的形式;但與自由民主國家不同的是,人民國家中的個人依是否給人民領袖鼓掌、歡呼而被劃分了不平等的政治身份,人民的領袖有依法從政治上消滅「不道德」者的身體的正當權力。時尚書屋
妓女瑪麗昂在人民民主的國家中處于什麼位置?她與丹東究竟是什麼關係?這是其他辦案人員一向忽略的重要線索,令畢希納既好奇又頭痛。時尚書屋
妓女瑪麗昂的母親、市民西蒙的老婆就不想給人民領袖鼓掌,因為領袖的人民們說妓女賣淫是道德敗壞。妓女瑪麗昂的母親同包括自己的老公在內的人民們在大街上發生過一場關於賣淫的正當性的口角。人民們認為,賣淫是貴族老爺們有錢有勢逼出來的,只有消滅貴族的肉體,消滅不平等的財富分配製度,才能重建國家的道德秩序:「是饑餓逼着她賣淫,逼着她討飯的。刀子是為那些出錢買我們妻女貞操的人預備的。」
只要消滅了不平等的財富分配製度,賣淫的不道德現象就自然消除了。西蒙的老婆對這種說法不以為然,賣淫與不平等的財富分配製度有什麼相干?純粹是一種生理行為,一種自然的生存方式。她為自己的女兒辯護說:
要是她這個小泉源不流水,渴也把你渴死了!……我們幹活的時候身體四肢什麼不得用,為什麼就不許用那個?她老娘就是從那裡把她養下來的,還很痛過一陣呢?難道她就不許用那個養活她老娘了,啊?再說,這又痛到她哪裡去了,啊?時尚書屋
妓女瑪麗昂好像是有教養的,她用詩一般的語言提出了基于自己的生存感覺偏好的道德訴求。根據自己的感覺偏好去生活,就是道德的行為,這種道德的正當性在於自己感覺偏好的自然權利。賣淫不過是一種個人的感覺偏好、個人的關於美好生活的想象,人民們憑什麼說這是不道德的呢?時尚書屋
我是一個永恆不變之體,是永無休止的渴念的擄取,是一團紅火,一股激流。……人們愛從哪尋求快樂就從哪尋找,這又有什麼高低雅俗的分別呢?肉體也好,聖像也好,玩具也好,感覺都是一樣的。時尚書屋
妓女瑪麗昂的善是個體的生存感覺偏好例如跟什麼人都胡搞享樂的實現——身體的自然性享樂。瑪麗昂的個體道德直接頂撞人民道德,與丹東對人民民主的自由的懷疑情投意合。案子查到這裡,畢希納感到有些頭痛:究竟什麼是道德?是總體性的或共同體的人民公意,還是非常具體的、與個人的感覺偏好相關的生存感覺?時尚書屋
不過,畢希納覺得,他至少已經搞清楚了,丹東與羅伯斯庇爾這兩個高級革命幹部的思想分歧——對自由的不同理解,是由對道德的不同理解引起的。人民的公意道德引導出消滅個體感覺偏好的具有人民正義法權的自由,所以人民們說:「誰衣服上沒有洞,就打死誰!誰能唸書識字,就打死誰!」難怪丹東的信徒拉克羅阿說:「人民是希臘神話中的那個牛頭人身怪獸,如果十人委員會即公安委員會自己不想讓它吃掉,就得每天餵牠死屍吃。」丹東及其門徒們與妓女鬼混,與抽象的公意道德符號的「人民」作對,他們的道德立場站到妓女一邊去了。拉克羅阿說:「我們在享樂。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