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中國文明的階梯——歷史上最有影響的33部書 第 87 頁


這些神話的中心問題都是人類與自然力的關係,夸父、羿、鯀、禹這些神在自然力面前,都顯示了一種不屈不撓、氣吞山河的大無畏氣概,充分表現了遠古人民企圖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的強烈願望和堅
作者:待考 / 頁數:(87 / 123)

這些神話的中心問題都是人類與自然力的關係,夸父、羿、鯀、禹這些神在自然力面前,都顯示了一種不屈不撓、氣吞山河的大無畏氣概,充分表現了遠古人民企圖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的強烈願望和堅定信心。時尚書屋

夸父與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飲,飲于河黃河、渭渭水;河、渭不足,北飲大澤。未至,道渴而死。棄其杖,化為鄧林。《海外北經》
夸父為什麼要「與日逐走」?歷來各家理解不同,今人就有水火之爭說,與時間競走說,追求光明和真理說。拙見這應當是一個與乾旱鬥爭的神話,與《淮南子》中說的羿射九日相同。夸父追趕太陽,顯然是要與它搏斗的,因為太陽給人間帶來了乾旱。他英勇悲壯地死去了,但他的鬥爭是有效果的,他沒有白白犧牲,他的手杖化為造福後代的「鄧林畢沅說:即桃林也,鄧、桃音相近」。時尚書屋
鯀偷了上帝的「息壤」治洪水,被上帝派祝融殺了頭,但他死了也不甘心,「復生禹」,肚子裡又生出禹來,當然是要禹來繼承遺志的。這樣,搞得上帝也無可奈何,只好「乃命禹卒布分佈、鋪填土以定九州」,大有「人定勝天」的意味。關於羿,《山海經》沒講到他射掉九個太陽的最大功績,只講到他「與鑿齒戰于壽華之野,羿射殺之。在崑崙虛東。時尚書屋
羿持弓矢,鑿齒持盾。」而他的弓箭又是帝俊賜給他的:「帝俊賜羿彤弓素矰矢名,以扶下國,羿是始去恤下地之百艱。」這個神話固然是在歌頌大英雄羿,但同時又是對發明弓箭的歌頌。時尚書屋
因為「弓箭對於矇昧時代,正如鐵劍對於野蠻時代和火器對於文明時代一樣,乃是決定性的武器。」弓箭的發明極大地提高了人類的生產力和自衛力,怎能不受到頌揚!這裡應指出的是,《山海經》對這些神話的記載古樸簡略。如,鯀、禹都是直接與「帝」打交道的;沒有像其他古籍那樣講到禹與涂山氏女子的愛情故事,更沒有像《尚書。益稷》篇說的那樣用了辛、壬、癸、甲四天舉行結婚儀式,然後才去治水。時尚書屋
關於羿,還沒有成為有窮國的君主、在名前冠上「後」字,還沒有與嫦娥戀愛發生家庭悲劇,還沒有到洛水之濱與河神的妻子宓妃建立曖昧關係,還沒有到崑崙山去向西王母討仙藥,更沒有淫游被寒浞殺死。這從文學趣味上看顯得單薄,但鯀、禹治水的主題,羿以精湛的射技為民除害的主題卻是十分突出,並沒受到削弱。這說明《山海經》對這些神話的記載,還沒有附會上後代的人情世故,還沒有被歷史化,比其他書中的記載更符合它的原始面貌。時尚書屋

《山海經》神話的原始性,還表現在關於「帝」的觀念上。被《山海經》作者稱為「帝」或視為「帝」的有一大群,如黃帝、女媧、炎帝、太皞、少昊、帝顓頊、帝俊、帝堯、帝舜、帝嚳、帝丹朱、禹、帝江等等,在這些「帝」
當中,沒有哪一個是絶對的權威,《海外經》稱他們為「眾帝」,《大荒北經》稱他們為「群帝」。這種狀況與古代混戰中原的部落聯盟的軍事首領不止一個的歷史狀況相吻合。《大荒北經》記述的黃帝與蚩尤的戰爭,雙方調動了水神、風神、雨神、旱神,戰爭進行得非常劇烈而艱苦,則是當時部落戰爭在神話中的反映。時尚書屋
豐富而古樸的《山海經》原始神話,為後世文學創作留下了想象和發揮的廣闊餘地,許多曲折動人的文學故事,可以從《山海經》中找到它的源頭,或者說是在《山海經》神話的基礎上豐富起來的。如晉朝小說《搜神記》中有篇故事說:古時有個「大人」遠出在外,家中只有女兒和一匹牡馬。女兒思念其父,對馬說笑話:「你能為我迎回父親,我就嫁給你。」於是馬就掙斷繮繩直跑到主人那裡,見了主人,「望所自來,悲鳴不已。」
主人覺得奇怪,就騎了馬趕回家中。時尚書屋
主人覺得馬對他很有感情,就餵牠好食料,馬不吃,但「每見女出,輒喜怒奮擊」。時尚書屋
主人奇怪,就問女兒,女兒就把實情告訴了父親,父親「恐辱家門」,就把這馬「伏弩射殺之」,把馬皮曬在院子裡。時尚書屋
有一天,父親不在,女兒與鄰居姑娘一起玩,踏着馬皮說:「你這畜牲,想娶人當老婆,被殺剝皮,自討苦吃。」話沒說完,「馬皮蹶然而起,卷女以行」。時尚書屋
鄰女不敢救,「走告其父,父還求女,已出失之。後經數日,得于大樹枝間,女及馬皮,盡化為蠶」,而且正在樹上作繭,那繭做得特別大。有個鄰居婦女就把這繭「取而養之,其收數倍。因名其樹曰桑。時尚書屋
桑者,喪也。」
這篇故事題目叫《太古蠶馬記》,相傳它的作者是三國時吳國的張儼。這個故事的產生自然與我國養蠶事業歷史悠久、而且多由婦女操勞有關;但作為一個神怪故事,把蠶體的特徵與女性身體的特徵聯繫在一起,而且又把蠶頭與馬頭相似的現象巧妙地糅織在同一個故事當中,卻是要經過一番想象和構思的。這一構思,最初可以從《山海經》中找到。《海外北經》:「歐通“嘔」,嘔吐之意絲之野在大鐘東,一女子跪據樹歐絲。”
這裡就已經把吐絲的蠶想象為女子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