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人論》 第 10 頁


這使他作出了 「 幾何學精神 」 與 「 微妙的精神 」 之間的根本區別。幾何學精神適用於所有那些可以精確分析 —— 可以被分解為它們的最初組成成分的學科。它從某些公理出發,並且從
作者:恩斯特·卡西爾譯者:甘陽 / 頁數:(10 / 99)

這使他作出了 「 幾何學精神 」 與 「 微妙的精神 」 之間的根本區別。幾何學精神適用於所有那些可以精確分析 —— 可以被分解為它們的最初組成成分的學科。它從某些公理出發,並且從這些公理推論出真理,這種真理可以被普遍的邏輯法則所證實。這種精神的優點在於它的原理的明晰性和它的演繹的必然性。時尚書屋

但是並不是所有的對象都可以做這樣的處理。有些事物由於它們的微妙性和無限多樣性,使得對之進行邏輯分析的一切嘗試都會落空。而如果世界上有什麼東西我們不得不用這第2種方法來處理的話,這種東西就是人的心靈。人之為人的特性就在於他的本性的豐富性、微妙性、多樣性和多面性。時尚書屋
因此,數學絶不可能成為一個真正的人的學說、一個哲學人類學的工具。把人說成彷彿也是一個幾何學的命題,這是荒謬的。一種根據幾何學體系建立起來的道德哲學 Ethica more geometricodemonstrata ,在巴斯噶看來是一種謬論,一種哲學臆想。傳統的邏輯與形而上學本身就不適於理解和解開人這個謎,因為它們的首要和最高的法則就是不矛盾律。時尚書屋
理性的思想,邏輯和形而上學的思想所能把握的僅僅是那些擺脫了矛盾的對象,只是那些具有始終如一的本性和真理性的對象。然而,在人那裡,我們恰恰絶對尋找不到這種同質性。哲學家無權構造一個人造的人,而必須描述一個實在的人。任何所謂關於人的定義,當它們不是依據我們關於人的經驗並被這種經驗所確證時,都不過是空洞的思辨而已。時尚書屋
要認識人,除了去瞭解人的生活和行為以外,就沒有什麼其它途徑了。但是,要把我們在這個領域所發現的東西包括在一個單一的和簡單的公式之內的任何企圖,都是要失敗的。人類生存的基本要素正是矛盾。人根本沒有 「 本性 」—— 沒有單一的或同質的存在。時尚書屋
人是存在與非存在的奇怪混合物,他的位置是在這對立的兩極之間。 

因此,只有一條能揭開人類本性秘密的途徑,那就是:宗教的途徑。宗教向我們揭示了一個有雙重特性的人 —— 墮落前的人和墮落後的人。人本來注定是最高的目的,但是他失去了自己的這種地位。由於墮落,人失去了他的力量,他的理性和意志走入了邪路。時尚書屋
因此,那句古典的格言 ——「 認識你自己 」 ,如果按照哲學上的意義來理解,按照蘇格拉底、埃皮克蒂特或馬可 · 奧勒留的意義上來理解,就不僅是無效的,而且是誤人子弟和 Epictetus 錯誤的。人不能狂妄自負地聽從自己。他必須使自己沉默,以便去傾聽一個更高和更真的聲音。 「 呵,人!你在乾著什麼呀!你是在用天生的理性來尋找你的真正本性嗎? …… 傲慢的人啊,當你醒悟過來時,你就會知道,你是一個什麼樣的狂人!你自身是卑賤的;理性是不起作用的;低能之輩,沉默吧!要懂得,人無限地超越了人,應當從你的主人那裡去聽取你一無所知的你的真正身分!聽從上帝吧! 」 
這裡給出的並不是對人的問題的一個理論解答。宗教不可能提供這樣的解答。宗教的反對者總是譴責宗教的愚昧和不可理解性。但是一當我們考慮到宗教的真正目的,這種責備就成了對它的最高褒獎。時尚書屋
宗教不可能是清晰的和理性的。它所敘述的乃是一個晦澀而憂傷的故事:關於原罪和人的墮落的故事。它所默示的論據,不可能作任何理性的解釋。我們不可能說明人的原罪,因為它不是由任何自然的原因所造成或必然導致的;我們也不可能說明人的拯救,因為這種拯救依賴于神的一種不可理解的行為,它隨心所欲地施予,隨心所欲地拒絶,而不是因為有什麼人的行為和有什麼人的價值應受獎賞。時尚書屋
因此,宗教絶不打算闡明人的神秘,而是鞏固和加深這種神秘。它所談論的上帝是一個隱秘的上帝。因此甚至他的映象 —— 人,也就不可能是不神秘的。就是說,人也始終是一個隱秘的人。時尚書屋
宗教絶不是什麼關於上帝和人以及兩者的相互關係的 「 理論 」 。我們從宗教那裡得知的唯一答案就是:上帝的意志正在於隱藏其自身。 「 這樣,因為上帝隱藏了起來,所以凡是不說上帝隱藏起來的宗教都不是合法的,而且凡是不為此而辯護的宗教都不是富於啟示的。我們的宗教則竭盡全力於此:你實際上是隱秘的上帝。時尚書屋
…… 因為自然就是這樣,它在任何地方 —— 不管是在人之中還是在人之外 —— 都暗示着一個不可捉摸的上帝。 」 因此可以說,宗教是一種荒謬的邏輯;因為只有這樣它才能把握這種荒謬,把握這種內在的矛盾,把握人的幻想中的本質。 「 確實,再沒有什麼能比這種學說更猛烈地打擊我們了。然而,如果沒有這種一切神秘中最不可理解的神秘,我們就不可能理解我們自己。時尚書屋
關於我們人的狀況這個難題在這種神秘的深淵中結成了難解之結;以致與其說這種神秘是人所不可思議的,倒不如說沒有這種神秘,人就是不可思議的 」 。 

3 

從巴斯噶的例子我們可以知道,在近代的開端,老問題仍然全都存在。甚至在笛卡兒的《方法談》出版以後,近代精神仍然在與同樣的困難作鬥爭。它被兩種完全不相容的解答所分裂。但是與此同時,一個緩慢的智力的進展開始了;由於這種進展,人是什麼?這個問題轉變到了 —— 不妨說提高到了 —— 一個更高的水平。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