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人論》 第 12 頁


無限的宇宙並沒有給人類理性設置界限,恰恰相反,它會極大地激發人類理性。人類理智通過以無限的宇宙來衡量自己的力量從而意識到了它自身的無限性。 所有這一切在布魯諾的著作中都是以一種
作者:恩斯特·卡西爾譯者:甘陽 / 頁數:(12 / 99)

無限的宇宙並沒有給人類理性設置界限,恰恰相反,它會極大地激發人類理性。人類理智通過以無限的宇宙來衡量自己的力量從而意識到了它自身的無限性。 

所有這一切在布魯諾的著作中都是以一種詩的語言而不是以一種科學的語言來表述的。近代科學的新世界 —— 關於自然的數學理論,仍然是布魯諾所不知道的。因此他不可能得出邏輯的結論。為了克服這種由哥白尼體系的發現所引起的理智的危機,十七世紀所有形而上學家和科學家聯合作出了努力。時尚書屋
每一位偉大的思想家 —— 伽利略,笛卡兒,萊布尼茨,斯賓諾莎 —— 在這個問題的解決上都有特殊的一份貢獻。伽利略主張,在數學的領域中人可以達到一切可能知識的頂點,這種知識並不低於神聖理智的知識。誠然,神聖理智所知道和設想的數學真理在數量上要比我們知道的多得不計其數,但是就客觀確實性而言,對於人的心靈所知道的少數真理,人是知道得同上帝所知道的同樣完善的。笛卡兒從他的普遍懷疑開始,這種普遍的懷疑似乎把人封閉在他自己意識的範圍之內,似乎沒有任何方式能跳出這個魔圈,沒有任何途徑可通向實在。時尚書屋
但即使在這裡,無限的觀念也被證明是廢除普遍懷疑的唯一工具。唯有靠着無限這個概念,我們才能論證上帝的實在性,並在一種間接的方式下也就論證了物質世界的實在性。萊布尼茨把這種形而上學的證明與一種新的科學的證明結合了起來。他發現了一個新的數學思維的工具 —— 微積分學。時尚書屋
根據這種微積分學的定律,物理宇宙成了可以理解的:自然規律被看成為不過是理性的普遍規律之特殊例子而已。在這種用數學觀點來看待世界和看待人類心智的理論中,斯賓諾莎大膽地跨出了最後的和決定性的一步 —— 他創立了一種新的倫理學,一種關於感情和愛的理論,一種關於道德世界的數學理論。斯賓諾莎深信,只有靠着這種理論,我們才能達到我們的目的 —— 建立一個擺脫了單純的人類中心主義錯誤和偏見的 「 人的哲學 」 或人類學哲學。這就是以各種形式瀰漫于十七世紀一切偉大的形而上學體系之中的主題和普遍話題。時尚書屋
這就是關於人的問題的理性主義解釋:數學理性是人與宇宙之間的紐帶,它使得我們能夠自由地從一端通向另一端。數學理性是真正理解宇宙秩序和道德秩序的鑰匙。 

4 

1754年,德尼 · 狄德羅出版了他的《對自然的解釋》,它以一系列警句為內容。在這部隨筆中他宣稱,數學在科學領域中的統治地位不再是無異議的了。他斷言,數學已經達到了如此高的完善程度,以致不可能再有任何進一步的發展;從今以後,數學將靜止不動了。 
「 我們正接觸到科學上一個大革命的階段。由於我覺得人心似乎都傾向于道德學、文藝、博物學及實驗物理學,我几乎敢於斷定,不用再過一百年,在歐洲將數不出三個大幾何學家。這門科學將停止於諸如貝努義,歐拉,莫不都依以及達朗貝等人所達到的地步。他們將樹立起赫拉克勒斯的界柱。時尚書屋
人們將再不會出此範圍了。 」 
狄德羅是啟蒙運動哲學的偉大代表人物之一。作為《百科全書》的編纂者,他處在他那個時代一切偉大的理智運動的中心。沒有人能比他更清楚地展望科學思想的一般發展;沒有人能比他更敏鋭地感受到十八世紀的一切趨勢。狄德羅的獨特與非凡之處尤其是在於,他代表了啟蒙運動的一切理想,而又開始懷疑這些理想的絶對權利。時尚書屋
他期待着一門新形式的科學的興起 —— 一門更富於具體性,以對事實的觀察而不是以一般原則的假設為基礎的科學。根據狄德羅的看法,我們過高地估計了我們的邏輯的和理性的方法。我們知道怎樣去比較、組織已知的事實,並加以系統化,但我們沒有造就那些使我們有可能去發現新的事實的方法。我們總是處在這樣一種錯覺之中,認為那些不知道如何計算他的財產的人並不比那些根本沒有財產的人更好些。時尚書屋
但現在應該是我們克服這種偏見的時候了,也應該是我們在自然科學的歷史上達到一個新的最高點的時候了。 
狄德羅的預言現在得到實現了嗎?十九世紀科學觀念的發展證實了他的觀點嗎?誠然,從某一點來看,他的錯誤是顯而易見的。他關於數學思想將停頓下來,以及十八世紀的大數學家們已經達到了赫拉克勒斯的界柱的預言,已經被證明是完全不符合事實的。相對於十八世紀的那些風雲人物,我們現在必須加上高斯、黎曼、魏爾斯特拉斯、彭加勒的名字。在十九世紀科學的任何地方,我們都看得見新的數學觀念與概念的凱旋式進軍。時尚書屋
然而,狄德羅的預言仍然包含着某種真理的因素。因為十九世紀理智結構的變革正是在於,數學思維在科學的等級制中所佔據的位置發生了變化。一個新的力量開始出現:生物學思想取得了高於數學思想的地位。在十九世紀前半葉,仍然還有一些諸如赫爾巴特那樣的形而上學家,或者象費希納那樣熱衷于建立一個數學式心理學的心理學家。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