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人論》 第 7 頁


同樣的原則也適用於哲學思想的一般進程。希臘哲學在其最初各階段上看上去只關心物理宇宙。宇宙學明顯地支配着哲學研究的所有其它分支。然而,希臘精神特有的深度和廣度正是在於,几乎每一個思想
作者:恩斯特·卡西爾譯者:甘陽 / 頁數:(7 / 99)

同樣的原則也適用於哲學思想的一般進程。希臘哲學在其最初各階段上看上去只關心物理宇宙。宇宙學明顯地支配着哲學研究的所有其它分支。然而,希臘精神特有的深度和廣度正是在於,几乎每一個思想家都是同時代表着一種新的普遍的思想類型。時尚書屋

在米利都學派的物理哲學之後,畢達哥拉斯派發現了數學哲學,埃利亞派思想家最早表達了一個邏輯哲學的理想。赫拉克利特則站在宇宙學思想與人類學思想的分界線上。雖然他仍然象一個自然哲學家那樣說話,並且屬於 「 古代自然哲學家 」 ,然而他確信,不先研究人的秘密而想洞察自然的秘密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如果我們想把握實在並理解它的意義,我們就必須把自我反省的要求付諸實現。時尚書屋
因此對赫拉克利特來說,可以用兩個字概括他的全部哲學: 「 我已經尋找過我自己 」 。但是,這種新的思想傾向雖然在某種意義上說是內在於早期希臘哲學之中的,但直到蘇格拉底時代才臻于成熟。我們發現,劃分蘇格拉底和前蘇格拉底思想的標誌恰恰是在人的問題上。蘇格拉底從不攻擊或批判他的前人們的各種理論,他也不打算引入一個新的哲學學說。時尚書屋
然而在他那裡,以往的一切問題都用一種新的眼光來看待了,因為這些問題都指向一個新的理智中心。希臘自然哲學和希臘形而上學的各種問題突然被一個新問題所遮蔽,從此以後這個新問題似乎吸引了人的全部理論興趣。在蘇格拉底那裡,不再有一個獨立的自然理論或一個獨立的邏輯理論,甚至沒有象後來的倫理學體系那樣的前後一貫和系統的倫理學說。唯一的問題只是:人是什麼?蘇格拉底始終堅持並捍衛一個客觀的、絶對的、普遍的真理的理想。時尚書屋
但是,他所知道以及他的全部探究所指向的唯一世界,就是人的世界。他的哲學 如果他具有一個哲學的話 是嚴格的人類學哲學。柏拉圖在一篇對話中,描寫了蘇格拉底與他的學生斐德若 Phaedrus 的談話。他們兩人一塊散步,不一會兒來到了雅典城門外的一個地方。時尚書屋
蘇格拉底突然讚賞起這個地方的美麗來。他對他所高度讚美的這片風景簡直喜不自禁。但是斐德若打斷了他。斐德若驚訝的是,蘇格拉底的舉止就象一個由導遊者帶著來觀光的異鄉人一樣。時尚書屋

他問蘇格拉底: 「 你從未出過城門嗎? 」 蘇格拉底的回答是頗有象徵意義的。他回答道: 「 確實如此,我親愛的朋友。我希望你知道了其中的緣故後會諒解我。因為我是一個好學的人,而田園草木不能讓我學得什麼,能讓我學得一些東西的是居住在這個城市裡的人民。」
 
然而當我們研究柏拉圖的蘇格拉底對話時,我們在任何地方都找不到對這個新問題的一個直接解答。蘇格拉底向我們詳細而不厭其煩地分析了人的各種品質和品德。他試圖規定這些品質的性質並給它們下定義:善、公正、節制、勇敢,等等。但他從未冒昧地提出一個關於人的定義。時尚書屋
這種表面上的不足應當如何解釋呢?蘇格拉底是有意地採取了一種兜圈子的方法 —— 一種只允許觸及問題的表面而不深入問題內部及其真正核心的方法嗎?但是在這裡比在其它任何地方,我們都更加應該揣測蘇格拉底的反語。恰恰正是蘇格拉底的這種否定回答給這個問題帶來了新的和意想不到的啟示,正是這種否定回答告訴了我們蘇格拉底對人的概念的正面看法:我們絶不可能用探測物理事物的本性的方法來發現人的本性。物理事物可以根據它們的客觀屬性來描述,但是人卻只能根據他的意識來描述和定義。這個事實提出了一個全新的問題,這個問題是不可能靠我們通常的研究方式來解決的。時尚書屋
前蘇格拉底哲學中所使用的那種經驗觀察和邏輯分析,在這裡被證明是不夠的和不充分的。因為只有在我們與人類的直接交往中,我們才能洞察人的特性。要理解人,我們就必須在實際上面對著人,必須面對面地與人來往。因此,蘇格拉底哲學的與眾不同之處不在於一種新的客觀內容,而恰恰在於一種新的思想活動和功能。時尚書屋
哲學,在此以前一直被看成是一種理智的獨白,現在則轉變為一種對話。只有靠着對話式的亦即辯證的思想活動,我們才能達到對人類本性的認識。以往,真理總是被看成應當是某種現成的東西,它可以靠思考者的獨自努力而被把握,並且能輕易地傳遞和傳達給其他人。但是蘇格拉底不再滿足於這種見解。時尚書屋
在《理想國》中柏拉圖說道,往一個人的靈魂中灌輸真理,就象給一個天生的瞎子以視力一樣是不可能的。真理就其本性而言就是辯證的思想的產物。因此,如果不通過人們在相互的提問與回答中不斷地合作,真理就不可能獲得。因此,真理不象一種經驗的對象,它必須被理解為是一種社會活動的產物。時尚書屋
在這裡,我們獲得了對於 「 人是什麼? 」 這一問題的新的、間接的答案。人被宣稱為應當是不斷探究他自身的存在物 —— 一個在他生存的每時每刻都必須查問和審視他的生存狀況的存在物。人類生活的真正價值,恰恰就存在於這種審視中,存在於這種對人類生活的批判態度中。在《申辯篇》中蘇格拉底說: 「 一種未經審視的生活還不如沒有的好。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