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規訓與懲罰》 第 4 頁


在即將行刑之際,犯人被注射鎮靜劑。這是一個司法保持剋制的烏托邦:奪走犯人的生命,但不讓他有所感覺;剝奪囚犯的全部權利,但不造成痛苦;施加刑罰,但沒有任何肉體痛苦。訴諸心理一藥理學和
作者:米歇爾·福柯著劉北成,楊遠嬰譯 / 頁數:(4 / 106)

在即將行刑之際,犯人被注射鎮靜劑。這是一個司法保持剋制的烏托邦:奪走犯人的生命,但不讓他有所感覺;剝奪囚犯的全部權利,但不造成痛苦;施加刑罰,但沒有任何肉體痛苦。訴諸心理一藥理學和各種心理「阻斷物」——哪怕是暫時的——是這種「非肉體」刑罰的一個合乎邏輯的結果。 

現代處決儀式證實了這一雙重進程:示眾場面的消失和痛苦的消除。這種趨勢影響了歐洲各種法律體系,雖然影響的速度不一樣。死刑對所有的人都一樣了,不再區分所犯的罪行和犯罪者的社會身份;死刑在瞬間完成,預先不再附加任何酷刑,事後也不再對屍體採取更多的處置;處決只傷害生命而非肉體。不再使用那種長時間的程序——用精心計算的間歇和連續的傷殘來拖延死亡和加劇死亡的痛苦。時尚書屋
死不再使用那種處死武君者的綜合酷刑或18世紀初《絞刑不足以懲罰》1707年的匿名作者所鼓吹的那種酷刑,即先用輪刑將犯人肢解,再鞭打使其昏厥,再用鐵鏈將其吊起來,最後使其慢慢地餓死。也不再使用下述死刑,即或者把犯人放在枝條編的蓆子上防止他的頭部被路石撞碎,沿街拖拉,或者割破他的肚皮,使內臟翻露出來,讓他親眼看著這些內臟被扔到火上,最後砍頭和分屍。”把這「千百種死刑」簡化為一種嚴格意義上的死刑,這就確定了一種關於懲罰行為的全新道德。 
早在1760年,英國就試制了一種絞刑機為處死費勒爵士而研製的。它使用了一個支撐台。這個支撐台可以在犯人腳下張開。這就避免了死亡的拖延,還避免了犯人與劊子手之間的衝突。時尚書屋
這個絞刑機經過改進,最終在1783年正式採用。同年還廢除了從倫敦紐蓋特監獄到泰布倫刑場的傳統遊街儀式。同年,在戈登暴動之後,利用重建監獄的機會,在紐蓋特監獄設立了絞刑架見H山bert,85~86。法國1791年法典的著名第3條規定:「凡被判處死刑者均處以斷頭。」
這包含着三重意義。首先,對一切入使用同一種死刑用1789年12月1日通過的吉洛丹的提案中的說法:「無論犯罪者具有何種身份和地位,相同罪行將受到相同懲罰」。其次,一下完成對每一個犯人的死刑,不再使用「拖延時間從而十分殘酷的」處決方式,諸如勒佩爾蒂埃所指責的絞刑架。第3,懲罰只是針對犯人個人,因為斬首原來是用於貴族的死刑,對於犯人家庭來說是恥辱最小的。時尚書屋

1792年3月首次使用的斷頭機最完善地體現了這些原則。死刑被簡化為明顯可見但瞬間便完成的事情了。法律、執法者與犯人身體的接觸也只有一瞬間了。再也沒有體力較量了。時尚書屋
劊子手只須如同一個細心的鐘錶工人那樣工作就行了。「經驗和理智表明,過去使用的砍掉犯人頭顱的方法使犯人面臨比喪失生命更可怕的酷刑,而這正是當時法律的明確意圖;因此,處決應該在一瞬;同、用~次打擊來完成。但實例表明很難做到這一點。為了達到完善的方法,必須依賴固定的機械手段——因為其力量和效果是能夠確定的。時尚書屋
……製造這種準確無誤的機械是十分容易的事情;根據新法律的意圖,斬首將在瞬間完成。如果這種機器看來是十分必要的,它就不會引起任何轟動,甚至不會引人注意」Saint-Edme,161。正如監獄剝奪人的自由,也正如罰款減少人的財富,斷頭機也是在几乎不觸及人的肉體的情況下奪走人的生命。其目的就是對一個擁有各種權利,包括生存權的司法對象行使法律,而不是對一個有疼痛感覺的肉體行使法律。時尚書屋
無疑,在法國,舊式公開處決的某些因素一度附着在新的有節制的方法上。犯遷逆罪者,包括武君者,被送上斷頭台時要身着黑紗,直到1832年,還要先被砍掉一隻手。此後,裝飾的黑紗依然長期保留着。1836年11月對暗殺路易一菲力普I-。時尚書屋
ms-Phllppe「的未遂犯菲埃希Fieschi的判決便是一例:“他被帶到刑場時應身穿襯衫,赤腳,頭上罩着黑紗。當官員向民眾宣讀判決書時,他將被展示在斷頭台上,然後立即處決。」我們會由此想到達米安,並且注意到死刑的最後一點附加物:表示哀喪的黑紗。人們再也看不到犯人的面孔。時尚書屋
只是在斷頭台上宣讀的判決書公佈了罪行,而罪犯則不露面罪犯越罪大惡極,越不准亮相:既不准他看見外界,也不讓外界看到他。這是當時的流行觀念。人們應該給叛逆者「製造一個鐵籠或挖一個不透光線的地牢,使他永遠地消遁」。——mMOlefle,275~277。時尚書屋
公開處決的最後這點遺蹟是對這種行刑方式的廢止判決:用一塊布來遮藏肉體。三重罪犯武母,同性戀和謀刺伯努瓦Benoit是第1個不再被砍掉手的逆犯:「在宣讀判決書時,他站在由郭子手們支撐的斷頭台上。這是一個恐怖的場面;他被一塊白色的屍衣包住,頭上罩着黑紗。這個叛逆躲開了沉默人群的目光。時尚書屋
生命藏匿在這些神秘不祥的衣物下,僅在淒慘的喊叫聲中表明自己的存在,旋即在刀下了結」《判決公報》,1832年8月30日。 
19世紀初,肉體懲罰的大場面消失了,對肉體的酷刑也停止使用了,懲罰不再有戲劇性的痛苦表現。懲罰的節制時代開始了。到1830年一1840年間,用酷刑作為前奏的公開處決几乎完全銷聲匿跡。當然,對於這種概括性的結論需要做一些限定。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