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去古人的庭院散步 第 6 頁


河南尹應順的妻子是再嫁之婦。其前夫是鄧元義,且有子鄧朗。本來夫妻關係尚好,但婆婆厭惡她,把她關閉在空房中,不按時給以飲食,她也不抱怨。公爹尚書仆射鄧伯考發現了這個情況,但改變不了婆
作者:待考 / 頁數:(6 / 91)

河南尹應順的妻子是再嫁之婦。其前夫是鄧元義,且有子鄧朗。本來夫妻關係尚好,但婆婆厭惡她,把她關閉在空房中,不按時給以飲食,她也不抱怨。公爹尚書仆射鄧伯考發現了這個情況,但改變不了婆婆對兒媳的看法,為可憐她,就把她送回娘家。時尚書屋

後來她跟應順結了婚。鄧元義也說她沒有過失,只是他的母親對她太不好了。這位夫人不忘前夫之子鄧朗,給他寫信,得不到回答,給他衣裳也被燒掉了。她到親戚家設法把兒子找來,鄧朗見母親,只拜一拜就走了,夫人追出去說:「我幾死。時尚書屋
自為汝家所棄,我何罪過,乃如此耶•」但兒子還不諒解她(《後漢書·應奉傳》)。應順對妻子與前夫兒子的往來不干涉,是通情達理的,他的妻子因而是幸運的;但她兒子很不懂事,採取了錯誤態度,很傷母親的心。時尚書屋
許敬與應順是同鄉好友,家貧,有妻,沒有生子,雙親年事已高,以為無子是妻子的毛病,在應順幫助下休妻另娶《東觀漢記·應順傳》)。應順不嫌「棄婦」固好,但讓人休妻就不對了。時尚書屋
廣漢人姜詩,妻龐氏。姜詩對母親特別孝順,龐氏侍候婆母尤其盡心。母親喜歡喝江裡的水,而江距家六七里,龐氏經常去江裡打水,供婆婆食用。一次遇上大風,龐氏不能及時趕回,而婆婆又渴了急着要喝水,姜詩因此責備龐氏,休出家門。時尚書屋
龐氏到姜詩鄰居家借住,日夜紡織,除供自身食用外,買了好吃的,請鄰居大娘送給姜詩母親吃,並且不讓說明是她贈送的。日子久了,姜母奇怪鄰居為什麼總給吃的,加以詢問,明白了原委,備受感動,內心也覺有愧,就把龐氏召回家中,使分離的夫婦重歸於好(《後漢書·列女傳》)。龐氏遇風而誤燒水,並非過失,因為這樣細小的事情,姜詩竟然絶情,難怪連他母親後來也感內疚。時尚書屋

楊宇翔繪姜詩休妻圖魏高貴鄉公曹髦當政時,揚州都督毌丘儉起兵反對執政的司馬氏,旋即失敗。劉仲武是毌丘儉的女婿,毌丘氏生子劉正舒、正則。毌丘儉起兵,劉仲武怕受牽連,休棄妻子,令毌丘氏別宅居住,同時娶妻王氏,生子劉陶。後來毌丘氏亡故,劉正舒要求將他母親與劉仲武合葬,劉陶不同意,劉正舒達不到目的不脫孝服,閙了幾十年,直到他死,這問題也沒有解決《晉書·禮志》時尚書屋
這是政治鬥爭帶來的夫妻離散的悲劇。時尚書屋
南朝孫謙,青年時「躬耕以養弟妹」,後來歷事宋齊梁三朝,在中央和各地做官。他有個叔伯哥哥孫靈慶,因病寄住孫謙家中。孫謙外任歸來,問靈慶生活情形,靈慶就說飲食忽冷忽熱,茶水亦不周全。孫謙認為這是妻子照顧不周到,委屈了堂兄,立即把妻子休出家門(《梁書·孫謙傳》)。時尚書屋
孫謙妻縱有對孫靈慶照顧不周的事,也不是應被休棄的大事呀!男子棄婦,究其原因,最主要的是認為妻子犯了「七出」之條。這七出是:一無子,二淫佚,三不事舅姑,四口舌,五盜竊,六妒忌,七惡疾。許敬休妻即以其不生育;鮑永妻、姜詩妻龐氏、孫謙妻、鄧元義妻之見棄,即為她們不孝敬公婆和尊親;陳伯出妻,以她好口舌搬弄是非為由;王吉去妻,因其竊盜;王禁休李氏、馮衍休任氏,皆因她們妒忌。這些婦女之被逐出夫家,除了馮衍妻任氏有一些不妥當的地方,其他人或是無可指責的,或雖有不如人意處,但絶不是大過失。時尚書屋
她們雖應了「七出」之條,卻是真正無辜的。由此可見,「七出」之條在兩漢至南北朝的實踐是無理的,它是男子控制女子的倫理道德和手段,是壓迫女子的工具。它的本質是這樣的,但同時它也可以使感情破裂的夫婦離異,倒也有順乎人情的一面,如馮衍所說:「夫婦之道,義有離合。」《後漢書·馮衍傳》允許離婚,符合社會客觀要求。時尚書屋
但是應當充分注意到離異權只握在男子手中,他可以行施這種權力,而女子只有聽從離異的義務,夫家要棄絶,她再要求也沒有用,所以「七出」對於女子總是不利的。時尚書屋
出妻的原因,還有班超、劉仲武式的,為政治緣由而休妻。休妻者雖有感情上的不忍,但為保住自身政治地位,還是出妻了,所以受害最深的還是女子,最痛苦的也是女人。時尚書屋
至于黃允式的出妻,為圖進身,趨炎附勢,亡情絶義,此乃勢利小人所為,為人所不齒。不過應當看到,黃允式的人物,歷史上不絶如縷,不是個別現象。清朝乾隆時有一個姓朱的候補縣丞,聽說按察使有個外甥女要嫁人,就騙妻子,說岳母病了,令其回鄉省視,又給了護送的僕人600兩銀子,暗示把老婆也給他。僕人把他妻子帶走了,他就託人為媒,娶按察使外甥女為妻,又別事鑽營,終於做到封疆大吏朱克敬《暝庵雜識》時尚書屋
在古代社會,伴隨着大量的棄妻現象,有七出休妻的制度;休夫的事也偶有發生,但絶沒有休夫的制度。休妻制度表明家庭中夫妻各自地位的不同,即夫為主,妻為從,這是夫權的一項重要內容;它還反映出社會上男女地位的不平等,即女卑男尊。總之,「七出」之條及其實踐是男女不平等的表現,是對女子的一種壓迫,而不是解除婚姻關係的合理途徑。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