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去古人的庭院散步 第 87 頁


豫章太守謝鯤「能歌善鼓琴」,青年時期剛出仕為東海王司馬越府掾,因家僮不法而黜官,士人為他嘆息,他在聽到這個消息時,繼續「清歌鼓琴,不以屑意」《晉書·謝鯤傳》),以彈唱歌詠作王導畫像
作者:待考 / 頁數:(87 / 91)

豫章太守謝鯤「能歌善鼓琴」,青年時期剛出仕為東海王司馬越府掾,因家僮不法而黜官,士人為他嘆息,他在聽到這個消息時,繼續「清歌鼓琴,不以屑意」《晉書·謝鯤傳》),以彈唱歌詠作王導畫像樂,不把仕進放在心上。其子謝尚初應司徒王導之闢為府掾,府主特為他開歡迎會,說聽人講你善於跳《鴝鴣舞》,在座的都想觀賞,你能滿足眾人的願望嗎•謝尚痛快地答應了,「便着衣幘而舞」,王導命與宴者撫掌擊節以助興,謝尚「俯仰在中,旁若無人」,表演得很自然。謝尚後來官至尚書仆射、鎮西將軍,「採拾樂人,並創石罄,以備太樂」《晉書·謝尚傳》。南朝有鐘石之樂,是從謝尚開始的。時尚書屋

前述王僧虔「解音律」,劉宋末年,他認為當時「朝廷禮樂多違正典,民間競造新聲雜曲」,上表請求改正樂典,提出「世有等差,無故不可去樂;理有攸序,長幼不可共聞」的原則,政府採納了他的建議,整飭朝野聲樂《南齊書·王僧虔傳》。這實際上不利於音樂的發展。王僧虔懂音樂,但過多地把音樂當作政治教化工具,而不懂得它的娛樂性。王僧虔思想上刻板,然而畢竟是南朝的士人,不像後來讀書人的道學氣,他也能跳舞。時尚書屋
齊高祖在華林園開晚宴,請大臣應命彈琴、唱歌,王僧虔也遵命彈琴,看來他也有表演水平。尚書左仆射王充「曉音樂,習歌舞」(《南史·王充傳》。王、謝族人能歌善舞,首先在於他們懂得和愛好音樂。司徒謝安「性好音樂」,弟弟謝萬死了,應守喪禮,十年不聽音樂,但到晚年,雖同樣有期親之喪,照常令家伎演唱,好友中書令王坦之不以為然,寫信要他遵守親親之道,不要聽音樂了,謝安回信,說他聽樂是「自娛」,對於「崇世教」,是不屑去做的《晉書·王坦之傳》時尚書屋
由於謝安的帶頭,「衣冠效之」《晉書·謝安傳》),喪中聽樂就成了社會風俗。時尚書屋
王、謝家族文藝修養的形成,有其社會和自身的原因。時尚書屋
第1,王、謝二族重視文化教育。在朝廷,于戰亂頻仍之時提倡教育,培養貴冑子弟,提高他們的文化水平。時尚書屋
東晉創建之時,晉元帝尚未正式即位,錄尚書事王導就因軍旅不息,學校停辦,上書要求遵循西晉的典制,選擇教師,恢復學校教育,令朝臣子弟入學就讀(《晉書·王導傳》。時尚書屋

當淝水之戰前後,尚書令謝石也因學校遭破壞,「上疏請興復國學,以訓冑子」,同時要求在州郡普遍興建學校(《晉書·謝石傳》。在家族,強調文化傳家,抓緊子弟的文化教育,重文輕武。劉宋時王僧虔寫誡子書,說有的人貴為三公,但很少有人知道他,相反布衣寒素之人,卿相倒很尊敬他。有的父子貴賤懸殊,兄弟名聲大相逕庭。時尚書屋
何以會貴而不聞,貧而名顯呢•何以父子兄弟地位迥異呢•原因就在讀不讀書(《南齊書·王僧虔傳》。王僧虔是令兒子讀書的,諸子王慈、王泰、王志各有所長。他的誡子書,比較系統地說明讀書的作用和王氏的治學傳統。王筠認為有文化,代代有文章傳世,是王氏的家風,故而要求子弟「仰觀堂搆,思各努力」(《南史·王筠傳》)。時尚書屋
只有認識到家庭傳統,加以繼承,才是合格的王氏家族成員。王導的長子王悅,「弱冠有高名」,青年時就侍講東宮,可見有學問,王導很喜歡他《晉書》卷六十五。王導次子王恬,「少好武」,不受王氏家族的重視,王導更是見他「便有怒色」,而見他哥哥「輒喜」。家庭與社會環境逼着王恬改變習性,晚年好交結士人,「多技藝,善弈棋,為中興第1」。時尚書屋
第2,社會上層和王、謝二族均重視文學藝術。宋齊梁陳的皇帝和帝冑,相當一部分人文化水平很高,而且頗具有文學藝術細胞,富有這方面的成果。前述宋孝武帝、齊高祖善書法不必說了,梁昭明太子編輯《文選》,傳諸後世,影響深遠,由此可見帝冑文學才能之一斑。皇家的志趣,極大地影響着臣下,吸引人去學習文藝,如《南史》所說:「先是宋孝武好文章,天下悉以文采相尚。」
(《王儉傳》)蕭梁時也是「膏腴貴游,咸以文采相尚」(《南史·王承傳》。王、謝二族也很自然地以文藝要求子弟。王羲之教子學書是傳家學,王僧虔也要求子侄學書法,其子王慈與堂弟王儉練書法時,來了客人也不停下筆來接待,可見在嚴格的家教下學書的專心致志。時尚書屋
第3,維護世族的必要條件。王、謝是大官僚、大莊園主世族,維持這樣的世家,要有政治地位和文化地位,所以掌握文化是世族的基本的必要的條件。同時由於它的官僚地主地位,有物質基礎,能保證它的成員從事文學藝術訓練和活動。世族因為已具有文藝傳統,子弟對先輩的文藝才能和實踐耳濡目染,也易於接受和把握。時尚書屋
文學藝術是一種文化,是人類財富,是豐富人們生活所必需的。有文化藝術修養的人,表明他文化程度高,生活豐富,創造力強,是好的事情。王、謝家族倘若詩歌一點不能寫,看書畫不知精妙之所在,見了跳舞就羞答答,對各種文藝表演都看不出名堂,則是缺乏文化修養的表現,愚昧的表現,那麼也就未必能如此長盛不衰。這是我們研究王、謝二族的文學藝術生活所得到的最一般的啟示,想來也是有益的。時尚書屋
第5
文藝娛樂第6節 皇家「買賣街」遊戲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