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深雪魔幻愛情經典玫瑰奴隷王新版 第 20 頁


Reasons》:「我愛你,為著一切感性的理由,我希望你是相信我的,我會把心交給你。我愛你,單是你已經是全部意義,請把溢滿愛情的心交給我,然後告訴我,我們永不永不分離……」她說:「這首歌,那時候,我們聽過。」
作者:深雪 / 頁數:(20 / 0)

繼而,在他的眼前,一個大木箱從不遠處的漆黑中輕快地斜滑出來,那是魔術師愛使用的木箱,四邊木板可以拆散下來讓觀眾驗明的那種。現在,木箱的四塊木板一併向下鬆開跌墮,木箱的中央,有Mrs.Bee向跟前的他歡呼的笑臉。她身穿魔術師美女助手的漂亮服裝。步向坐著的他跟前,伸出手來,讓他握過,然後他猛地一拉,就把她抱到懷中。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第28節:芝加哥玫瑰(3)
她說:「你永遠都讓我重生。」
他回答:「我怎捨得失去你?」
她問:「你會不會在某一次就放棄我?」
他說:「就算世上沒有玫瑰,我還要有你。」
老歌連綿響起,那是《I Love You for Sentimental Reasons》:「我愛你,為著一切感性的理由,我希望你是相信我的,我會把心交給你。我愛你,單是你已經是全部意義,請把溢滿愛情的心交給我,然後告訴我,我們永不永不分離……」
她說:「這首歌,那時候,我們聽過。」
他微笑,目光內有星宿。他很漂亮很漂亮,漂亮得叫她入了迷。時尚書屋
只是,她知道,他不會記起這首歌,以及那個時候。時尚書屋
剎那間,寂寞降臨。時尚書屋
她的愛情背後,有她的寂寞。時尚書屋

***

那時候,是一九三○年,芝加哥。時尚書屋
Rose姓何,跟的是母姓,生父不詳。她在芝加哥出生,母親是世紀初從中國來的移民,被騙到美國,一心以為當家庭傭工,卻被困在華人小區當妓女,暗無天日地與其它中國婦女一起為在當地當鐵路工人的華人提供性服務。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何女士在三十一歲那年誕下Rose,她本來已有一個兒子,同是嫖客播的種。誕下Rose之後,她轉行在賭場工作,她粗鄙、冷酷、討厭她的孩子,當Rose十二歲時,她把Rose賣給區內的妓寨,Rose逃走了三次,第3次便成功了。時尚書屋
初夜給一個嫖客買走,然後,她逃走又自殺。重複了三次,又被毒打了三次,終於跑得掉。跑掉後,Rose打扮得像男孩子一樣——穿吊帶褲,戴帽子,剪短髮,舉止男性化。她乾著小混混的勾當:賣私酒、聚賭、打劫、盜竊。時尚書屋
後來跟了一個年老的中國男人學雜耍,因為拋瓶子拋得差,她轉而學習魔術。時尚書屋
她把臉涂白,裝扮成小丑,左眼畫一顆大大的紅色星星。照樣,像個男孩子。時尚書屋
十六歲那年,正值一九三○年,芝加哥是個繁榮的城市,雖然二十年代的豪氣繁榮不再,全國陷入蕭條之中,但芝加哥有工業、黑手黨、私酒商、暴發戶、歌舞劇、美食、電影和爵士樂。時尚書屋
Rose便在小小的夜總會中表演魔術,都是一些小手技,變走白鴿,變出綵帶,鐵圈交替,金魚現身。她是一眾表演者的間場小丑,一邊表演一邊逗觀眾發笑。時尚書屋
台下的人都以為她是男孩子,更有可能是白種男孩子。她很高很瘦,涂白一張小丑臉,無人猜得到她的性別與種族。小丑就是小丑,當白鴿由她的褲襠中鑽出來時,大家只顧大笑,沒有理會她是男是女,是黑是白。時尚書屋
小夜總會黑人最多,低級的白人和有色人種也不少,多數是意大利人以及拉丁美洲人。夜總會內,主角是玩音樂的黑人,他們玩一種正風行全國的音樂,稱為爵士樂,由新奧爾良和美國南部傳過來,而芝加哥在十年前取代這些城市,成為爵士樂的重鎮。著名的爵士樂巨人,例如Louis Armstrong,在三十年代正于芝加哥的夜總會中展現黑人的驕傲。時尚書屋
由黑人的藍調、靈歌和工作歌演變而來的旋律,豐富的節奏,自發性的激動,憑感覺駕禦的演繹,就隨小喇叭、色士風、風琴、笛子、鼓聲,以及黑人柔滑如絲絨般的聲音中傾訴出來,一首接一首,一夜接一夜,狂暴而澎湃,優美而深沉。時尚書屋
Rose喜歡他們的音樂,而事實上,她知道的也只有這些音樂。她不懂得分析,不明白個中含義,但是她喜歡。時尚書屋
十六歲,生活簡單,也不算不太安定,她與其它幾個表演者,有跳舞的,有說笑話的,一起住在夜總會老闆提供的房子中,有時候她會賭博兩鋪,也吸煙喝酒,活得像個男孩子。時尚書屋
然後,有一天,夜總會老闆把她的衣服拋出後樓梯,肥大的他推了Rose一下,對她說:「你的表演太糟!我不需要你!」
Rose撥開他的手,反抗道:「我每晚也收到客人的小費!」
老闆搖頭,又再推碰她,「從紐約來了一位大魔術師,他也是中國人,但比你像樣得多!」
Rose愈跌愈後,她抓着樓梯扶手,尖叫着:「你要給我多一次機會!」
第29節:芝加哥玫瑰(4)
老闆卻連後門也關掉,樓梯上鋪滿她的衣服鞋襪,還有魔術小道具。時尚書屋
徬徨、沮喪、不高興 Rose決定要報仇。那會是一個怎樣的魔術師?中國人?最多又是那種戴一條假滿清長辮子,加一頂瓜皮帽的老醜中國男人吧!穿上紙紮公仔般的低級服裝,賣弄低俗的中國特色。時尚書屋
她咬咬牙,看不起。時尚書屋
年輕的她希望繼續表演魔術,因總比當娼好。是的,不當娼又不做魔術師,她可以做什麼?時尚書屋
或許,可以投靠黑手黨。但已有太多有色人種向意大利人要求兩餐溫飽,她又未殺過人,大概沒有人會收留她,她坐在樓梯上搔搔頭。最後,或許真的只有當娼。時尚書屋
Rose弄來一把表演用的飛刀,她的大計是,殺了那個新來的魔術師,就可以得回她的職位。她會埋伏在後台,然後把刀飛擲出去,一擊即中。時尚書屋
果然,她就躲到後台的紅色帳幔之下,手握飛刀。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