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深雪魔幻愛情經典玫瑰奴隷王新版 第 24 頁


,又喝罵老闆與客人,他變得沮喪。當錢不夠用,Rose就與白人女子一起跳艷舞賺錢,她不介意,事實上她快樂得很,有機會照顧她深愛的人。有時候,在喝醉後,Mr. Bee會打她,他罵她臭婊子,罵她賺骯髒的錢。她哭着否認,
作者:深雪 / 頁數:(24 / 0)

對一個渴望成就與地位的人講解成就地位的不重要,只會被認為互相不瞭解。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於是,Rose只好愈跳愈狂。魔術師表演服上的水晶串,飛揚跋扈。時尚書屋
他們就這樣一起生活了好幾年,每一天,Rose都覺得像在天堂,因為她可以睡在他的身旁。時尚書屋
後來經濟更差,競爭也大,表演節目要有新鮮感,Mr. Bee的魔術表演不像以前那樣受歡迎,終於被辭退了。被辭退後,他們便南遷北移。他們到過堪薩斯市,又去了舊金山、波特蘭、拉斯維加斯。然後有一天,Mr. Bee被要求戴上中國人的瓜皮帽和長辮子表演魔術;那已是一九三七年了,中國人早已不留長辮子。時尚書屋
Mr. Bee開始喝醉酒,表演失準,又喝罵老闆與客人,他變得沮喪。時尚書屋
當錢不夠用,Rose就與白人女子一起跳艷舞賺錢,她不介意,事實上她快樂得很,有機會照顧她深愛的人。時尚書屋
有時候,在喝醉後,Mr. Bee會打她,他罵她臭婊子,罵她賺骯髒的錢。她哭着否認,但他總是要打,打完之後就靜下來,對著窗發獃,他背後有她掩着口飲泣的聲音。時尚書屋
打過後,他會後悔,又會道歉,他跑到街上,買一點吃的,又為她帶來玫瑰。然後他擁抱她,這次是他哭泣。她已不哭了,她抱著他的背,用手掃着他,安慰懷中如孩子般無助的他。時尚書屋
起初,他打她,她很害怕。後來,她反而喜歡他這樣,她享受他後悔的一刻,他的哭泣,令她變得強大,他是多麼的需要她。時尚書屋
當身體上瘀痕太多之後,她就不再跳舞,轉而在餐館洗碗打掃。那一年她才二十四歲,風華正茂,但那蹲在小巷洗碗的背影,看上去已經蒼老。時尚書屋
Rose不介意,玫瑰就是玫瑰,她自覺能在任何一個角落盛放與芬芳。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愛他,她感受着他的痛苦,她明白。時尚書屋
有什麼所謂?只想天天見着他。每一天辛苦勞碌之後,她都歸心似箭趕回家見他。有些女人恐怕遇上暴躁的男人,他的心情好壞,就是一場博彩。Rose卻是不計較的,他心情好,會有一個吻,心情差會被他打一頓,酒精把他變成另一個人,但她知道,變來變去,仍然是那個他。時尚書屋
第34節:芝加哥玫瑰(9)
那一次,他打她打得很激烈,把她從床上扯下來,又把她擲到牆邊,她的頭被他一下一下地敲穿了,然後,Mr. Bee把她用手銬鎖在床腳,向她吐口水,看著她又青又紫兼淌血的臉,便咒罵了幾句,最後,他跑到街上。時尚書屋
過了一天,他酒醒後才回來,Rose頭顱上的血已形成血塊,臉孔腫了起來,非常難看。時尚書屋
於是,Mr. Bee又哭了,他解開她手上的鎖,抱著她,哭得聲音不全,只有那種「嗚……嗚……」
的聲調;然後,Rose說:「如果打死我,你會開心一點,你就打吧,我只想你快樂。」
Mr. Bee很愕然,他捧着她的臉。在那瘀紅紫黑與肥腫之間,Rose試圖擠出一個微笑,她擠了三次也辦不到,被迫放棄。時尚書屋
她仍然想給他一個微笑。在這一刻,Mr. Bee感動至入骨。那天,他開始戒酒。時尚書屋
但Mr. Bee已不能再當魔術師了,他的手抖震得太厲害,動作也比從前遲鈍,他把所有魔術師的用具變賣,換了一筆金錢,然後決定重新振作,重整他與Rose的人生。時尚書屋
那是一九三九年,歐洲正醞釀第2次世界大戰。Mr. Bee帶著Rose返回芝加哥,那時候,有些老闆以低價把小夜總會變賣,Mr. Bee便買了一間繼續經營,欠下的余債,他準備每月償還。時尚書屋
其實,美國人在那年頭也無興緻放縱作樂,他們預料,歐洲的大戰,美國也會被牽連,整個國家的狀態很緊張。Mr. Bee的夜總會生意很差,但他不介意,反而,感到出人頭地的滿足。他現時已是老闆了,而Rose是老闆娘了,他們與他們的樂隊,每晚奏出喜悅的音樂,高歌跳舞,擁有了自己的人生。時尚書屋
Rose也特別快樂,雖然已很難才能購買到價錢合理的食物,而且女士們的尼龍襪褲已經停售。她每天與Mr. Bee窩在小夜總會內享受人生,跳着貼面舞,眼睛鎖緊對方的眼睛,互相凝視之間,釋放出電光。他們會接吻,摟着腰地深吻,他們激情、浪漫,如最初相愛的戀人;然而,他們已愛上對方十年,一九四○年已快將到來。從歐洲而來的難民湧入美國,經濟日差,到夜總會的人不想看歌舞,只想訴苦。時尚書屋
爵士樂伴着苦着臉的大男人,有的說要去參軍,他們說,預算回來時會失掉一條腿。時尚書屋
唯獨Mr. Bee和Rose有真心笑容,他們形影不離;在別人的不安定中,他們有他們的愛情。他們每個月都付不清欠債,因此會賣掉幾箱酒,又或是一些桌椅。如此捱過了半年,他們連爵士樂手也請不起了,只放一具留聲機,沒有顧客的時候,他們便跳舞和談情。時尚書屋
這是Rose過得十分愜意的日子,捱餓了,她還有她深愛着的人。時尚書屋
後來有一天,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時尚書屋
有三個說著他們不明白的語言的人,走到夜總會內,用槍指着Mr. Bee,說著些什麼。他們頭髮淺色,個子中等,大概是波蘭、捷克那些地方的新移民。這三個人向Mr. Bee要錢,Mr. Bee嘗試向他們解釋,他已沒有錢了,他指手劃腳,也不驚惶,他走到留聲機跟前,請他們搬走這裡唯一值錢的東西。時尚書屋
然後,Rose由後台的化妝間奔走出來,她聽見有爭執聲,便取了一根長鐵管,企圖敲向站得最接近後台門口的人的頭上,但卻在未下手前被人識破了。站得較遠的人手中有槍,他指向Rose,本來他也不准備就此開槍,因他看得見那只是女流之輩,反而是因為Mr. Bee撲出來嘗試阻止,那個男人才改把槍口對著他,射出了一槍。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