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深雪魔幻愛情經典玫瑰奴隷王新版 第 30 頁


強迫志成稱呼他。「不叫!」志成覺得無聊。王子說:「但你不能否認,你內心的深處正認同我。」「我認為你鬼鬼祟祟。」志成不理睬他,他正忙於在裁縫店的布匹倉中挑選布料,他現在於課餘正式學造旗袍。然後,他感到臉
作者:深雪 / 頁數:(30 / 0)

大家也封他作「天才兒童」,只有他自己才明白,事出有因。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暗暗地感激那個男孩子。時尚書屋
男孩的品格雖然差勁,但也有功勞。時尚書屋
志成已體會到,他與他之間的複雜關係。那男孩還是沒有名字,有時候他迫志成稱他作主人,有時又是陛下,亦試過要志成稱呼他為天主,志成知道他太不像話,死也不肯叫。時尚書屋
如果不是那個男孩,志成只會是個滿足於現狀的小學生,志成是明白的。時尚書屋
青春期到了,志成開始變聲,又長出稀疏的鬍子,外形尷尷尬尬。而那男孩,成長得與志成一模一樣,只是他的眼很有神采,沒有那些醜鬍子,他有的是一大片的青色平原,早上剃了晚上就濃密地長出來。他的聲綫早變成大男人那樣,充滿力量。當志成臉上長滿暗瘡,他卻一顆暗瘡也沒有。時尚書屋
他是完美的、無瑕的、光潔明亮,如一個王子。時尚書屋
他自稱王子,然後強迫志成稱呼他。時尚書屋
「不叫!」志成覺得無聊。時尚書屋
王子說:「但你不能否認,你內心的深處正認同我。」
「我認為你鬼鬼祟祟。」
志成不理睬他,他正忙於在裁縫店的布匹倉中挑選布料,他現在於課餘正式學造旗袍。時尚書屋
然後,他感到臉上赤赤痛,伸手一摸,發現臉上長了很多很多濃瘡,比往常多了十倍。時尚書屋
「你……」
志成指着他。時尚書屋
王子說:「你跪拜我啦!」
「我幹嗎要跪拜你!」志成很憤怒。時尚書屋
王子說:「並且讚美你的主人!」
志成斥喝一句:「無聊!」
然後,他連手背上也長滿了暗瘡,變成了毒瘡少年。時尚書屋
王子說:「你是痲瘋病人。」
志成說:「好了,別過分。」
他不滿意,可是王子似乎更不滿。他以成年男人怒哮時的聲音道:「你以為我是玩的嗎?我要你怎樣稱呼我你便怎樣稱呼我!你以為你是誰,與我討價還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志成的心一寒,便噤聲。原本,立定主意不怕他,但王子身後有一股氣場,令人無能力抵抗恐懼。他怕了,寒意由皮膚滲進肉中,再滲入骨。時尚書屋
他低聲說:「王子。」
王子聽罷,仍然不滿足:「我改變了主意。」
志成屏息靜氣。時尚書屋
王子說:「叫我主人。」
志成叫不出口。時尚書屋
「叫我主人啦!」主人於是呼喝他。時尚書屋
志成抬起頭來,望着這個人,這明明只是他自己,只不過比他好一點點,就能成為主人嗎?時尚書屋
不甘心、憤怒、無奈,統統壓抑着,沉澱到心坎的最深處。時尚書屋
主人問:「要不要連內臟也生瘡?」
志成擔心,他知他做得出:「主人。」
終於也叫了。時尚書屋
主人笑了,是那種熟悉的狂笑,哈哈哈哈哈!
今日,大家都十多歲了,那笑聲,當然雄渾得多,是故也恐怖得多。時尚書屋
他在狂笑中說:「叫了一次主人,我就是你終身的主人!」
主人開始推碰他,先推他的左邊肩膊,他向後退了,又推他的右邊,眼看他沒還手也沒倒下,主人便索性雙手一起推,用力猛了,志成便跌下來。他很想哭,這是屈辱。時尚書屋
「人醜、腦袋又蠢,推兩推便坐到地上,為什麼別人死你卻不去死?」 語調十足那些欺壓低年級學生的霸道少年。時尚書屋
志成垂頭咬着牙,他想辯駁,卻又不知怎去反駁他。 有時候,他也自認是這樣——又醜又蠢,是一個無能力反抗的無用鬼。時尚書屋
主人嘆了口氣:「唉,算了吧,你悶死我。」
志成問:「告訴我,你可否放過我,不再來煩我?」
主人流露着啼笑皆非的神態:「我煩你?當初,是你每天等待我,祈求我的來臨。」
他又說中了,當初的確是如此。時尚書屋
「所以我才選中你嘛!」主人輕佻極了,「是你選了我呀!」
志成又沉痛地嘆息,說:「現在我不盼望你來了。」
「不!」主人像聽到不可置信的笑話那樣:「才不!你不知多想我來,你不知多喜歡我!」
志成反抗:「我不喜歡你!」
主人笑,笑完之後說:「你很喜歡我,因為你想變成我。」
第43節:Duke the Pawnbroker(6)
志成抬頭望着他,看了那麼一刻,忍不住哭了出來。時尚書屋
是的是的,的確如此。他希望似他,充滿着世間一切智能、無敵的自信、無所懼怕。時尚書屋
所向披靡,英俊挺拔,而且,可以控制別人,而不是被人控制。時尚書屋
「淚包,不要哭了!」 主人用手推了志成的前額一下,志成就全身震盪,他看見主人的形象淡退,然後隱沒,而他全身上下的濃瘡,就在同一刻消失。時尚書屋
他沒有噤聲,卻一直哭。他知道,他與他以後都會沒完沒了,他會永遠地屈服于那個自稱主人的凶惡之下。時尚書屋
志成就是這樣長大,避又避不過他;說得準確一點,他與他,是這樣一起長大的。時尚書屋
他欺侮他,他忍受着他的欺侮。相生相剋,是另一種相依為命。時尚書屋
在十六歲那年,他縫製出第1件旗袍,那是一件粉橙色的旗袍,印有梅花,有袖,雙捆邊,粉紅色蝴蝶形盤扣,單襟,領子高,長度及膝,小開叉,這是一件精緻的作品。時尚書屋
然後他發現,造旗袍的專注與盼望,使他暫時脫離他。衣車平穩而連續的聲音,是最有效的安慰劑,撫慰了他年輕卻沒停止受創的心靈。時尚書屋
在旗袍的溫柔中,那欺壓不存在、無處可站。時尚書屋
卑鄙的事情,無法在詳和與柔情之中站得穩。時尚書屋
父親帶他進進出出富有人家的大宅,替那裡的太太小姐造旗袍。他長得正氣,也年輕,量身的工作就由他做,很多時,女人會與他說說笑,讚他長得英俊,又問他有關學業的事,志成總是開朗光明大方地響應,女人都喜歡他。時尚書屋
富家公子有時候會坐在一旁欣賞妻妾們量身和選擇布料的畫面,因為,看著喜愛的女人被陌生的男人量度尺寸,是好看而性感的事,女人都有那彷彿紅杏出牆的嫵媚之態,特別婀娜嬌嗲。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