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深雪魔幻愛情經典玫瑰奴隷王新版 第 38 頁


瑰,盛放的、嬌美的、血脈流動的。每一朵玫瑰都有生命,刺在他的肌膚上,送給他深愛的她。「你明白嗎?你已經融入了我的血,蝕入我的肉。」他對她說,他的眼神內都是愛情,而那愛情,幽麗無雙。她撫摸着她的禮物,她感受她
作者:深雪 / 頁數:(38 / 0)

小玫察覺了微露的額紋和略為鬆弛的肌膚,從這一刻開始,她就感到不安。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公爵抱著她,對她說:「不要介意這些無謂之事。」
小玫不能安心:「衰老對女人來說,是世上最需要當心的事。」
公爵說:「我看不到你年華上的蛻變。」
小玫望着他,然後她就自卑了。他光采如昔,英俊不變,他的青春健壯教她低下頭去。時尚書屋
她幽幽地說:「我怕我面對不了你。」
公爵一點也不覺得她老,真的,他一點也看不到。他能看見的,只是那年月不衰的愛情,愛她愛她愛她。時尚書屋
在這憂慮之後,公爵開始在背上刺上玫瑰,每天刺上一朵,足足刺了三年。那段日子,當他把他那性感磅礡的身體顯露于她跟前時,她就看見他每天為她帶來一朵玫瑰,盛放的、嬌美的、血脈流動的。時尚書屋
每一朵玫瑰都有生命,刺在他的肌膚上,送給他深愛的她。時尚書屋
「你明白嗎?你已經融入了我的血,蝕入我的肉。」
他對她說,他的眼神內都是愛情,而那愛情,幽麗無雙。時尚書屋
她撫摸着她的禮物,她感受她獲贈的刺痛,他為她痛,為她證明了他那永永遠遠不變更的愛。時尚書屋
他說:「我是長生不老的,我永遠不朽,我如宇宙不滅,有生之年,億億萬萬,你都在我的血脈中滾動翻騰,玫瑰伴着我每一個毛孔吸呼盛放。」
他永遠都活下去,活在她的玫瑰花田中。時尚書屋
她相信他的感情,相信他永遠都愛她。但她同樣相信,一天她就會衰老敗壞,腐臭變形,如同凋謝後死亡的玫瑰。時尚書屋
她細舔着玫瑰,在激情中意圖把玫瑰吞進肚中。刺青的玫瑰會與他長存,而她,並不。時尚書屋
他那麼愛她,而她被他愛得,那麼那麼的憂傷。時尚書屋
主人答應他們相愛,果然,他們就有動人的愛情。時尚書屋
主人要他恐懼,他就莫名的恐懼,他見着他的主人,已不如年少時那樣。曾幾何時,他對著他,還可以說說笑。時尚書屋
果然,主人一諾千金。那恐懼,是出乎意料的真實。時尚書屋
第54節:Duke the Pawnbroker(17)
主人說:「告訴我——」
他端正地等待。時尚書屋
主人繼續說:「如果我令她明天起便不認識你,那你怎麼辦?」
他立刻乞求了:「不—— 不要——」
主人很高興,他急急忙笑出來:「哈哈哈!哈哈哈!」他手舞足蹈,「再求我吧!再求吧!我喜歡看!」
他不敢怠慢:「求你,不要。」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主人問:「你害怕?」
他沒回答,那當然了。時尚書屋
主人很滿意:「那是我最愛看的。」
他很憂傷,流露着求別人手下留情的卑屈。時尚書屋
主人綻放出一個魅力無雙的笑容:「我叫她……」
他呢喃:「不要……」
「叫她……」
主人笑得?#91;起眼來,如說及夢想般興奮,「叫她失憶,忘了你是誰,記不起你們有多相愛,一切也煙消雲散,你像是從來沒有在她生命中出現過的一樣。」
「不!」他垂頭。時尚書屋
主人總結:「你是個陌生人。」
他很害怕,怕得下一秒就能哭出來。時尚書屋
主人側起臉,朝他垂下臉的角度窺望去,主人要看他驚惶悲苦的神色。主人是為著這種享受而來,主人有品味。時尚書屋
看了一會,主人把頭轉了轉,舒筋活脈,又鬆了松雙手,差不多了,他宣佈:「我看夠。」
他呼了一口氣。時尚書屋
「暫時。」
主人雙掌合攏,微微鞠躬。時尚書屋
這一天,主人有禮地告辭,臨行前教訓了他幾句:「別以為你是我,你從來就不是。你崇拜我、模仿我是你的事。我渴望的只是你的恐懼,你愈恐懼我便愈喜歡。想我對你好?那你再恐懼點吧!我滿意,我享受,你便有好日子過。」
他低着頭,他的身與心,都在顫抖。時尚書屋
主人說:「當鋪老闆,你用你的無畏懼交換了我給你的青春、財富、權力,還有愛情,細心想想,你還是有賺的。」
他悲痛地,冷冷地笑。時尚書屋
主人拍了拍他肩頭:「難得我喜歡!」說完又哈哈哈狂笑。時尚書屋
笑完了,就輕輕摑打了他的臉,來回兩次,流露着嬉戲般的藐視。時尚書屋
「奴隷,聰敏點吧!」主人說。時尚書屋
然後,他抬頭,目光中流露着後悔的神色:「那時候,我不該盼望你。」
主人有點愕然,但不嬲怒。主人點點頭,皺了皺眉:「是的。」
主人也同意,奴隷就苦笑。時尚書屋
主人朝着他展露誇張的、自信十足的笑容。主人攤攤手,表示:「我也不能幫助你。」
誰能在開始的一秒就能抵抗命運的操縱?時尚書屋
第6
第55節:勝利者和失敗者(1)
一清早,公爵便抱著小玫吃粥,吃的是番瓜粥,香甜正氣。時尚書屋
小玫坐在公爵的大腿上,一口一口喂進他的口中,他很滿足,笑得?#91;起眼,吃得興起時,忍不住又捏妻子的臀部,小玫叫,他就笑。時尚書屋
小玫告誡他:「笑什麼?笑笑笑……你的魚尾紋快比我更多!」
公爵雙手握著小玫的腰,小玫喂他吃多一口,他的手指就上下撥動,嬉皮笑臉:「很滑很滑……的胖腰……」
「嘿!」小玫放下了粥,「不喂了!」
「喂吧!」公爵哄小玫。時尚書屋
「不喂!」小玫說,「你癱了我才喂!」
「啋!」公爵做了個八婆手勢,「哪有人咀咒自己的老公?」
「手多多。」
小玫在公爵的大腿上扭了扭腰。時尚書屋
「男人不手多女人不高興。」
公爵繼續在小玫的背上游來游去。時尚書屋
「變態!」小玫跳到地上,「由朝到晚都想著同一回事!」
公爵拉著她的手,不讓她走,「回來。」
小玫已走了兩步,被他拉著只好回頭,「好吧,」她對他說:「猜謎。」
「猜謎?好吧。」
公爵同意。他把小玫的左手手腕翻過來,肌膚平滑如絲,昨夜又一次的自殺,此刻,不見半分痕跡。時尚書屋
小玫問:「請說出謎底。」
「花生糖!」公爵胸有成竹,他放下小玫的左手。昨晚,他好像也說了同一個答案,他不大清楚。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