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深雪魔幻愛情經典玫瑰奴隷王新版 第 39 頁


很多心力也馴養不了牠,下人便提議庾亮把馬賣給別人,免卻煩惱。可是庾亮教訓下人:『怎可以把有害自己的東西轉移給別人呢?』此乃庾公不賣馬之典故。」大家介乎明白與不明白之間,阿忠問:「與我們有什麼關係?」公爵便說:「
作者:深雪 / 頁數:(39 / 0)

「又錯了!」小玫用手指碰了碰他的眉心,繼而呢喃:「你是不是說過這答案……」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花生糖!沒有!」公爵說。時尚書屋
「好吧!」小玫笑,「今日開工了!」
公爵說:「今日哩……我由今日開始,專職服侍一位青春少艾。」
小玫瞄他一眼,「最好你被人勾了去,免得我日日夜夜應酬你!」
「好!我就去追求其它女子!」 公爵豎起食指,一邊走開一邊點頭,流露着被點化了的神態。時尚書屋
他一直走出去,走到忠孝仁愛禮義廉的跟前,才放下食指。時尚書屋
阿仁問:「李老闆,你豎起手指代表了什麼?」
公爵答非所問:「今日我們講解『庾公不賣馬』。」
八股時間又到。時尚書屋
阿禮問:「庾公何許人?」
公爵便說:「魏晉時代人。話說庾亮有一匹凶悍難馴的馬,花了很多心力也馴養不了牠,下人便提議庾亮把馬賣給別人,免卻煩惱。可是庾亮教訓下人:『怎可以把有害自己的東西轉移給別人呢?』此乃庾公不賣馬之典故。」
大家介乎明白與不明白之間,阿忠問:「與我們有什麼關係?」
公爵便說:「大有關係!從今日關始,我們要扶助Genie成材,只把好的東西教她,壞的素質,我們一律不讓她沾染!我們要為當鋪豎立良好榜樣!」
阿廉又問:「李老闆,從前那一套還可以派用場嗎?Mrs.Bee詭計多端,心術不正,你那麼正直,會不會千年道行一朝喪,就這樣輸給她?」
公爵淡然地說:「放心,我們不會輸的。」
大家就不作聲了。時尚書屋
公爵繼續說:「記着,要把一切最好的給予Genie,從前我們舊鋪剩下的青春美麗財富,統統不要了,我們要落足本錢,把最好的給她!」眼看公爵說得慷慨激昂正氣凜然,忠孝仁愛禮義廉只好齊聲和應。是的,公爵從來都是對的。他總走一條又對又正又直的大路,光明正大。時尚書屋

***

那邊廂,Mrs.Bee更爽快,她把一張紙遞給阿申,上面有一組數目字。時尚書屋
她說:「任由你怎樣用也可以。」
阿申看著那數十個數字,問:「這些數字由何處而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Mrs.Bee 把眼珠溜向上,眨了眨眼,聳聳肩:「你的生日加我的生日加上次買的那個手袋的價錢,再加瑪丹娜與男人上過床的數目……加起來,就是幸運數字!我也不記得我還加了些什麼……斑馬身上有多少條黑色斑紋?」
阿申但覺信不過。時尚書屋
「放心好了!你是我的籌碼,我不會叫自己輸。」
Mrs.Bee顯得不耐煩,甚至沒打算再望他。時尚書屋
阿申不再打擾 Mrs.Bee,他就像所有得着神秘數字的人一樣,把數字分拆又組合,然後,到投注站買了六合彩和三T,如常地運用了這一堆沒有根據的數字。時尚書屋
阿申和Genie今天沒見面,他們只是以電話聯絡。時尚書屋
阿申說:「你那邊有沒有特別的事情發生?」
Genie說:「李老闆叫我到何黃張律師樓,我正在途中。你呢?」
阿申說:「我猜Mrs.Bee叫我去投注站。」
Genie反射性地問:「投注?用你的錢還是她的錢?」
阿申醒覺:「用了五百元,不知可否向她取回?」
掛綫後,兩人都心生疑惑。今天,是比賽正式開始的第1天。雖沒有明言,但一看而知,這項目是比賽財富。時尚書屋
Genie在律師樓聽到一件極奇異的事:一個在大溪地的遠房親戚剛剛去世,留下一筆遺產給她。時尚書屋
Genie問:「有多少?」
律師便說:「三億。」
Genie瞪着眼:「三……」
律師再說一遍:「范小姐,是三億。」
Genie的口繼續張得很大很大,像是脫了牙骹的人那樣,合不上來。時尚書屋
阿申在黃昏的電視節目中得知,他買的六合彩中了頭獎,派彩是獨得彩金三千萬。而在翌日,所買的三T又中了,又贏了數千萬。他早知道了Genie得到三億的財富,他亦不甘示弱,連續數星期繼續買六合彩和三T,又繼續百發百中。一個月後,他所持的現金,數目已與Genie所擁有的遺產不相伯仲。時尚書屋
那一晚,他們在最高級的餐廳吃晚飯,那餐廳的景緻是整個海巷,而侍應都會說一點法文。時尚書屋
毋須正襟危坐,也沒有半點不自然,他們有的是錢,他們有權享用世上最昂貴奢華的晚餐。時尚書屋
第56節:勝利者和失敗者(2)
在這一個月來,Genie的心情都激動,她說:「原來,是真的。」
她望着阿申,聲音有點點沙啞,她有狂哭的衝動。時尚書屋
阿申明白她,伸出手來按住她的,他說:「看,我們快可以擁有全世界。」
他望瞭望窗外景緻,神情倒是冷傲而高不可攀。時尚書屋
Genie搖頭,深呼吸,仍感到不可置信。她自顧自說著:「得到那筆遺產之後,我告訴父母,他們才記起那遠房親戚在我滿月時來喝過一次喜酒,之後就移民到大溪地……你說,世事是否奇妙?」
阿申望了她一眼,呷了一口紅酒,又望瞭望窗外的景色,又多呷一口。時尚書屋
Genie繼續說:「我們去看樓,三億啊,多買幾層都行啦!我打算在南區先買兩幢獨立屋,一幢父母和弟弟同住,另一幢自住。我終於也有私人空間,而且是那麼一大片,大概,我在房間內跑步也會喘氣。」
Genie的眼角已凝着淚光。時尚書屋
阿申仍然瞪着他的紅酒,然後皺起眉。他叫了侍應來,問他:「這瓶酒是不是最貴的?」
侍應看了看酒瓶上的卷標,便說:「我們尚有一瓶珍藏,價錢是八萬元。」
阿申反而安心了:「就換那一瓶。」
侍應恭敬地離開,臨行前躬了個鞠。時尚書屋
阿申說:「我已厭了second best。」
Genie笑着說:「不會的了,我們已是有錢人……非常有錢的人。」
Genie的目光內有夢幻一樣的溫柔。時尚書屋
阿申的眉頭仍然緊鎖,撥弄着碟上昂貴的法國松露菌。時尚書屋
Genie說:「我想去環遊世界,住最好的酒店,到米蘭和巴黎shopping……」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