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科學革命的結構》 第 1 頁


序  下文是第1次發表我差不多十五年以來的構思。十五年前,我還是一個就要完成學位論文的理論物理學研究生。我有幸參加了一門為非自然科學家講述物理科學的實驗大學課程,這才第1
作者:T.S.庫恩著 / 頁數:(1 / 61)



序 

下文是第1次發表我差不多十五年以來的構思。十五年前,我還是一個就要完成學位論文的理論物理學研究生。我有幸參加了一門為非自然科學家講述物理科學的實驗大學課程,這才第1次使我對科學史有所瞭解。完全出乎我意外的是,這種對過時的科學理論和實踐的說明,竟徹底摧翻了我對科學本質及其所以能夠獲得特殊成就的某些基本想法。時尚書屋

我的這些老的想法的形成,一部分來源於以前的科學訓練本身,一部分則來源於我對科學哲學的歷久不衰的業餘興趣。這些想法,不管什麼樣的教育作用,也不管理論上怎樣言之成理,卻怎麼也不足以說明歷史研究中所呈現出來的實際情況。但它們歷來都是許多科學問題討論中的基本原則,這就需要徹底揭穿它們貌似有理的假象。這麼一來,我的專業計劃就完全變了,先是從物理學轉到了科學史,以後又從更直接的歷史問題逐步回到了同哲學有更大關係的問題,而起初正是這些問題把我引向了歷史。時尚書屋
在我已發表的著作中,除少數幾篇文章以外,本文還是第1次注重談我早期關心的問題。某種程度上我也想通過本文向我自己和朋友們交代一下,最初我是怎樣脫離科學的研究而走向科學史的研究。 
我第1次有機會深入探索下面提出的某些思想,是因為我在哈佛大學研究班中當了三年研究生。沒有那一段自由時期,要轉到一個新的領域就困難多了,甚至于根本辦不到。那幾年我把一部分時間用到科學史上。特別是我連續研究了亞里山大·柯依列 Alexandre 
Koyre
的著作,並第1次接觸到愛彌爾·梅耶遜Emile 
Meyerson
、海倫奈·邁茲熱Helene Metzger和安奈裡斯·麥爾Annelies 
Maier
的著作。①這些學者出近年來其他大多數人更清楚地表明,在科學思想準則同今天大不相同的時期中,科學的思維可能是怎樣的。雖然我愈來愈懷疑他們的某些歷史解釋,但他們的著作同A.O.勒沃喬伊Lovejoy的《偉大的存在之鏈》一起,對於我的科學思想史概念的形成,仍然是主要的動因之一。 

那幾年我還化了很多時間探索其他方面的一些問題,它們表面上同科學史沒有什麼關係,但現在卻也象科學史一樣提出了一些引起我注意的問題。我曾偶而從一條腳註中知道了讓·皮亞瑞 Jean 
Piaget
的實驗,他用這些實驗闡明了成長中的兒童所感知的各個世界,以及他們從一個世界轉到另一個世界的過程。②我的一位同事要我讀一讀感覺心理學、特別是格式塔心理學③的文章。還有一位介紹我看本傑明·李·沃夫Benjamin 
Lee Whorf
是怎樣考慮語言對世界觀的作用。W.V.O. 
奎因Quine則為我解開了區別分析和綜合的哲學之謎。④這是研究班所容許的自由探索,只有通過這樣的探索我才能看到路德維克·弗萊克Ludwik  Fleck的几乎沒有人知道的專題著作《科學事實的出現和發展》巴塞,1935年,此文先於我而提出了我的許多想法。弗萊克的著作同另一位實習生弗朗西斯.X.薩頓Francis 
X.Sutton
的評論一起,使我意識到需要把這些想法置於有關科學界的社會學之中。讀者將發現我在下文很少涉及這些著作或談話,但我對它們的感激之情都超乎我現在所能複述或估價的。 
①影響特別大的是柯依列:《伽裡略研究》 3卷本,巴黎,1939年;梅耶遜:《同一和現實》,凱特·勞溫伯格Kate 
Loewenberg
紐約,1930年;邁茲熱:《法國從十七世紀到十八世紀的化學學說》巴黎,1923年,《牛頓、斯塔耳、波爾哈夫和化學學說》巴黎;193O年);以及麥爾:《十七世紀的先驅者伽裡略》《後期經理哲學的自然哲學研究》;羅馬,1949年時尚書屋
②這些實驗所反映出來的觀念和過程,也是直接從科學史中湧現出來的,因此皮亞瑞有兩組研究特別重要:《兒童的因果性概念》,馬喬利·加貝因 Marjorie 
Gabain
倫敦,1930年,以及《速度觀念和家居幼兒》巴黎,1946年。時尚書屋
③格式塔心理學 Gestalt 
psychology
,也有時譯為「完形心理學」,心理學的一個重要流派。它認為心理現象的基本因素不是感覺,而是某種心理結構的「完形」,由個體內部固有的組成簡單圖形的能力所形成,即以主觀的內在規律解釋心理現象。這個學派最初在1912年產生於德國,後來擴展到物理、生物、經濟等領域。——譯者注
④後來約翰· B·卡洛耳Job B.Carroll收集了沃夫的文章編成《語言、思想和現實——本傑明·李·沃夫著作選》紐約,1956年。奎因的觀點見于《經驗主義的兩個教義》,在他的《從邏輯觀點看》馬薩諸基州,坎布里奇,1953年一書中再版;第20~46頁。時尚書屋
在我作研究生的最後一年中,波士頓的洛厄爾研究所 LowellInstitute請我去講演,這使我第。次有機會測驗。下我這個正在形成之中的科學觀。於是產生了1951年3月間連續發表的八篇公開講演,題目是《探索物理學理論》。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