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科學革命的結構》 第 11 頁


他們作為一個集體,已經達到了古代天文學家的水平,也達到了學生們在中世紀關於運動、在十七世紀晚期關於物理光學、在十九世紀早期關於歷史地質學的水平。也就是說,他們已獲得一種證明有可能指
作者:T.S.庫恩著 / 頁數:(11 / 61)

他們作為一個集體,已經達到了古代天文學家的水平,也達到了學生們在中世紀關於運動、在十七世紀晚期關於物理光學、在十九世紀早期關於歷史地質學的水平。也就是說,他們已獲得一種證明有可能指導整個集體進行研究的規範。除了事後認識到這種好處,很難另外找到什麼標準可以明確宣佈某一個領域成為一門科學。 

①在富蘭克林以後,有以下幾方面的巨大發展:電探測器的靈敏度,第1種可靠的普遍推廣的測量電荷的技術,電容概念以及與最新提煉的電壓觀念之間的關係的進展。還有靜電力的定量等。可參閲魯勒和魯勒,前引書,第 66~81頁;W.O.沃克walker:《十八世紀對電荷的探測和估量》,《科學年鑒》,第1卷1936年,第 
66~1O0頁;愛德門德·霍普Edmund Hoppe:《電學研究》萊比錫,1884年第1部,第iii~iv章。   

T.S.庫恩著

IlI  常規科學的本質 

那麼,一個集體因為接受了某一種規範所能容許的更專門、更深奧的科學研究,其本質究竟怎樣呢?如果規範代表已經一勞永逸完成了的研究工作,規範還會為這個聯合的集體留下什麼有待于進一步解決的問題呢?如果注意到迄今我們所用術語都可能正在把我們引入歧途,問題就更迫切了。按既定的用法,規範就是一個公認的模型或模式,這一方面的意義我找不到更合適的用語,只能借用「規範」這個詞。但是立即可以看出,借用這個詞所能表示的「模型」和「模式」的意義,並不完全是通常用來定義「規範」的意思。例如在文法中,「 amo,amas,amat」①是一種規範,因為它顯示了用來組成大量其他拉丁文動詞的模式,象構成「laudo,laudas,laudat」。時尚書屋
②在這種典型的應用中,規範只有容許那些原則上可以取而代之的事例重複出現才有作用。但另一方面,在科學中規範又是很少重複的東西。正象共同法中公認的公正判決一樣,在新的或者更嚴格的條件下,規範是一種需要進一步分析並具體化的東西。 
①拉丁文動詞「愛」的第1、第2、第3人稱。時尚書屋
②拉丁文動詞「稱讚」的第1、第2、第3人稱。 

如果瞭解了怎麼可能是這樣,我們就會認識到一種規範第1次出現時所能達到的範圍和精確性是多麼有限。規範所以能夠獲得這樣的地位,因為它去解決一批實際工作者公認的重大問題時比競爭對手更為成功。但它更為成功的之處,卻既不是完全成功地解決某一個問題,也不是顯著成功地解決多麼多的問題。一個規範的成功——不管是亞里士多德對運動的分析、托勒密對行星位置的計算、拉瓦錫對天平的應用還是麥克斯韋對電磁場的數學化——從一開始就主要是一種在選定的、但仍然未完成的事例中獲得成功的指望。時尚書屋
常現科學就在於實現這種指望,辦法是:擴大對於那些規範特別能夠加以說明的事實的知識,加強這些事實同規範預測之間的配合,進一步詳細表達規範的本身。 
若不是一門成熟科學的真正實際工作者,很難理解一種規範會留下多少有待完成的掃尾工作,而進行這一類工作又是多麼使人入迷。這幾點必須加以瞭解。掃尾工作使絶大多數科學家獻出了他們的全部生涯。他們創立了我這裡稱之為常規科學的東西。時尚書屋
進一步看,不管是在歷史上的還是現代的實驗室中,這件事就象是硬要把自然界塞進規範早已製成的相當僵化的框框裡。常現科學的目的絶不是引起新類型的現象;凡不適合這個框框的現象,實際上往往根本就看不到。科學家的目標按常規並不是發明新理論,他們也往往不能容忍別人的這種發明。①相反,常規科學研究總是為了深入分析規範所已經提供的現象和理論。時尚書屋

①帕納德·巴勃 bernard 
Barber
:《科學家對科學發現的抵制》,《科學》;第CXXXIV卷1961年,第 
596~602頁。時尚書屋
這也許是缺點。當然,常規科學探討的範圍微不足道;我們現在所討論的常規研究,其視野也受到嚴格的限制。但正是這些因信仰規範而產生的限制,對科學的發展卻成為不可缺少的。由於集中注意狹小範圍中比較深奧的問題,規範會迫使科學家仔細而深入地研究自然界的某一部分,否則就不能想象。時尚書屋
常規科學具有一種固定機構,不管造成這種限制的規範什麼時候不再發揮有效作用,它都可以保證把這種束縛研究的限制加以放鬆。從這一點開始科學家們的行動不同了,他們研究課題的性質也變了。但是,在規範獲得成功的間歇期中,這一專業團體將會解決一些問題,其成員如果不信規範,不但想不到,也永遠提不出。至少有一部分成就永遠都是這樣。時尚書屋

為了更清楚地表明常規研究也即根據規範進行的研究究竟是什麼意思,讓我對常規科學所包括的主要問題加以分類和說明。為了說明的方便,姑且不談理論研究,先看看事實的蒐集,也即科技刊物中所描述的實驗和觀察,科學家們正是通過這些刊物的同行們報告他們不斷研究的成果。科學家通常報告自然界的哪些方面呢?他們的選擇取決於什麼呢?而大多數科學觀察都要花費大量時間、設備和金錢,推動科學家求得這一選擇所導致結果的動力又是什麼呢?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