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科學革命的結構》 第 14 頁


但從牛頓定律所假定的普遍性看,實際應用的數量就不怎麼大,牛頓也几乎沒有什麼另外的發展。而且,同今天任何一個物理學畢業生用這些定律所能達到的成就相比,牛頓的這一點應用甚至也不精確。 
作者:T.S.庫恩著 / 頁數:(14 / 61)

但從牛頓定律所假定的普遍性看,實際應用的數量就不怎麼大,牛頓也几乎沒有什麼另外的發展。而且,同今天任何一個物理學畢業生用這些定律所能達到的成就相比,牛頓的這一點應用甚至也不精確。 

對精確性問題我們這裡姑不多談。我們已說過這個問題的經驗方面。為了提供具體應用牛頓規範所要求的數據,需要有特殊的裝置——象卡文迪什儀器、阿烏德機或改進的望遠鏡。要取得一致,在理論方面也存在同樣的困難。時尚書屋
例如,牛頓在應用擺的定律時為了給擺長下一個唯一的定義,就不得不把擺錘作為一個質點來處理。他的大部分理論,除了少數假說性的和預備性的以外,也都把空氣阻力效應忽略不計。這是合理的物理學近似。但這些理論作為一種近似,又限制了牛頓的預測和實際實驗之間所期望的一致。時尚書屋
把牛頓理論應用到天體上,這個困難表現的更加明顯。單純定量的望遠鏡觀測表明,行星並不完全遵循開普勒定律,而牛頓理論則表明,本來就不應該遵循。為了推導出這些定律,除了單個行星同太陽之間的引力,牛頓不得不忽略此外的全部吸引作用。而各行星之間卻是互相吸引的,因而在所用理論同望遠鏡觀測之間,人們也只能期望一種近似的符合。時尚書屋

① 

①沃爾夫,前引書,第 75~81、96~101頁;威廉·惠威爾William 

whewell;

在擺的事例中,所達到的符合超過了得到這種符合的人滿意的程度。任何別的理論都不能更符合了。沒有一個懷疑牛頓研究工作有效的人能做到這一步,因為它只限于同實驗、觀察相符合。但這種侷限性卻為牛頓的後繼者留下了很多令人入迷的理論問題。時尚書屋
例如,必須有理論技巧才能確定一個重擺的「等效長度」。處理兩個以上互相吸引物體的同時運動,也要技巧。這一些以及其他一些類似的問題,在整個十八世紀和十九世紀初葉,耗用了許多歐洲最好的數學家的精力。伯努裡 Bernoullis、歐拉Euler、拉格朗日Lagrange、拉普拉斯Laplace和高斯Gauss,都為牛頓規範進一步同自然界相稱而作出了某些各自最光輝的貢獻。
時尚書屋

許多這樣的人物都同時致力於發展牛頓從未想過的實際應用所需要的數學,例如,為解決液體力學和弦振動問題而出現了大量文獻和某些非常有效的數學方法。這些實際應用問題占用了十九世紀中可能是最光輝也最耗費精力的那些科學工作。在熱力學、光的波動說、電磁理論或者基本定律完全是定量的任何其他科學分支中,查閲一下它們的後規範時期的發展,還可以從中發現其他一些事例,至少在更加數學化的科學中,最理論性的工作還是屬於這一種。 
但也不是都屬於這一種,即使在數學科學中也有說明規範的理論問題。在科學發展主要還屬於定性的時期中,這些問題已占主《歸納科學史》修訂版;倫敦, 1847年;第II卷,第213~271頁。要地位。在更加定量也更加定性的科學中,有些問題完全是為了通過重新表述而進行分類。時尚書屋
例如,《原理》並不是一直證明應用是一件容易事,這部分是因為它保留了初次冒險中某些不可避免的拙劣,部分又因為只有在應用中才能顯示出它的許多涵義。因此,從十八世紀的伯努裡、達朗貝爾和拉格朗日到十九世紀的漢密爾頓Hamnton、雅可比Jacobi和赫芝Hertz,許多歐洲最卓越的數學物理學家都努力以等效的、但邏輯上和美學上更令人滿意的形式把牛頓理論加以重新表述。也就是說,他們想以邏輯上更緊湊的形式展示出《原理》中外在的和內含的訓誡,把這種形式應用到新提出的力學問題上以減少一些模糊不清。① 
①若內·杜加:《力學史》細沙特爾[瑞土], 1950年,第 
IV~V冊。時尚書屋
所有科學中都一再發生過一種同規範類似的重新表述,但大多比《原理》的重新表述引起了規範更重要的變化。這變化來源於上述說明規範的經驗活動。把那一類研究作為經驗工作,這樣的分類的確有些任意性。同其他任何一種常規研究相比,對規範的說明不但更有理論性,同時也更有實驗基礎;以前所舉的例子這裡也同樣適用。時尚書屋
庫侖在製成他那個裝置並用以進行測量以前,他必須先用電學理論確定怎樣製造他的裝置。他測量的結果就是那種理論的精心安排。再說,有些人設計了一些實驗來區別不同的壓縮生熱的理論,他們一般也正是那些提出各種觀點以進行比較的人。他們進行研究,不僅運用事實,也運用理論;他們的研究,不單單產生新的知識,還產生一種由於消除了他們據以工作的初始規範所殘留的模糊不清而取得的更加精確的規範。時尚書屋
在許多科學中,大多數常規研究都屬於這一種。 
這三類問題——判定重大事實、理論同事實相配、說明理論——我認為充斥了常規科學的文獻,不管是經驗科學還是理論科學。當然,它們並沒有充斥整個科學文獻。也還有一些非常問題,可能正是為瞭解決這些問題,才使整個科學事業特別值得如此花費精力。但這些非常問題並不是為了提問而必需的。時尚書屋
它們只是在常規研究進展所準備好的特殊時機中才湧現出來的。因此,即使是那些最好的科學家所提出的絶大部分問題,通常也總是不出上面所勾畫的三大類之一。在規範的指導下研究工作只能這樣進行,拋棄了規範就等於不再研究規範所規定的這一門科學。我們很快地就會發現人們的確拋棄過規範。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