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科學革命的結構》 第 15 頁


這是科學革命所圍繞的樞紐。但在開始研究這個革命之前,我們還需要對開闢道路的常現科學探索有一個更全面的看法。    T.S.庫恩著 IV  常規科學即解難題  剛剛
作者:T.S.庫恩著 / 頁數:(15 / 61)

這是科學革命所圍繞的樞紐。但在開始研究這個革命之前,我們還需要對開闢道路的常現科學探索有一個更全面的看法。   


T.S.庫恩著

IV  常規科學即解難題 

剛剛接觸到常規研究問題,其最為引人注目的特點也許就在於:它要求創造的新東西,不管是觀念上的還是現象上的都很少。有時候,象測量波長,除結果的最奧妙的細節以外,什麼都是事先已知的,只是預期的標準幅度略寬一點而已。庫侖的測量也許並不一定符合平方反比定律;研究壓縮生熱經常得準備出現幾種結果中的一種。但即使在這些情況下,預期結果即可接受結果的範圍,也總是小於所能想象的範圍。時尚書屋
研究結果如果不合乎那個更小的範圍,這一般正是研究工作的失敗,責任不在於自然界,而在於科學家。時尚書屋
例如,在十八世紀,人們很少注意到用盤式天平一類的儀器作測量電吸引的實驗。這些實驗的結果並不一致,也不單一,因而無法用來分析由此導出的規範。所以,它們自然是一些純事實,用電學研究的進程沒有關係,也不可能有關係。只有在回顧時,因為已經掌握了後來的規範,我們才能看出這些實驗顯示了電學現象的哪些特徵。時尚書屋
當然,庫侖和他的同時代人也掌握了這種後來的規範,也就是那種用到吸引問題上就會產生同樣一些預期現象的規範。這就是為什麼庫侖能夠設計出這樣一種儀器,它給出一種通過說明規範就可以接受的結果。但也正因為這樣,這個結果才不那麼驚人,庫侖的好幾個同時代人才能夠事先預見到。儘管這種只是為了說明規範的研究,目標並不是為了出乎意外的新東西。時尚書屋


但是,如果常規科學的目的並不在於什麼真正重大的新發現——如果不能接近預期結果就是一個科學家的失敗——那麼為什麼要完全接受這些問題呢?部分答案已經有了。至少對科學家來說,常規研究獲得的結果是重大的,因為擴大了應用規範的可能範圍,提高了應用的精確性。這當然還不足以說明科學家對常規研究問題所表現的熱情和忠貞。比方說,僅僅為了即將獲取的知識重要,沒有人肯多年獻身于發展更好的分光儀或改進振動弦問題的解法。時尚書屋
利用現有工具計算星表或作進一步的測量,也往往同樣重要,但科學家照例都拒絶這些活動,因為大都是重複以前經歷過的程序。這就可以說明常規研究問題為什麼那麼令人入迷。儘管結果是可以預期的,並且常常詳盡無遺,即使還有待于認識的東西也變得索然寡味了;但如何得出這一結果,卻仍然很不確定。要使常規研究問題得出某一結果,也即以一種新的方式實現預期,就需要解決多種多樣複雜的儀器上、觀念上和數學上的難題。時尚書屋
應功者證明自己是解難題的能手,而難題所提出的挑戰又是不斷推動他前進的重要力量。 
「難題」和「解難題者」的術語,突出了前幾頁顯得愈來愈重要的幾個論點。把難題在用到這種完全標準的意義上,就是可用以測驗解題能力或技巧的特種問題。字典裡的例子就是「拼板遊戲」 jigsaw 
puzzle
和「縱橫字謎」crossword puzzle,這正是這些難題同這裡需要加以區別的常規科學問題所共有的特徵。上面剛剛說過的就是特徵之一。難題好不好,標準並不在於其結果是不是本來就有趣或重要。相反,真正迫切的問題,象治療癌症或謀求持久和平,卻往往根本就不是什麼難題,因為可能根本就不存在任何一個解。時尚書屋
拿拼板遊戲來看,從兩個不同的木板盒中隨意挑出一些木板來。這個問題很有可能當然也可能不會甚至使最有才能的人也無能為力,因而無法用來測驗解法的技巧。它決不是一個通常意義上的難題。一個難題的固有意義雖然沒有標準,但肯定有一個解。時尚書屋

我們知道,科學界利用規範的一個收穫是,只要接受了這種規範,就有了一個標準來選擇那些可以肯定有解的問題。在很大程度上,這正是科學界承認它們合乎科學、或鼓勵其成員從事研究的僅有問題。另外一些問題,包括許多以前曾經作為標準問題的,卻被作為形而上學、作為其他學科的對象,或者有時只是因為太成問題,並不值得花費時間而被拋開了。就這一點說,一個規範甚至可以使科學界離開那些對社會很重要、可以化為難題形式的問題,因為它們不能用規範所提做的觀念工具和實驗工具來表述。時尚書屋
這種問題,可以只是一種消遣,一種十七世紀培根主義某些方面和現代某些社會科學所卓越表明的教訓。常規科學之所以看來進步得這麼快,原因之一就是,常規科學工作者都集中到只要他們有能力就可以題決的問題上。 
但是,如果常規科學問題只是這種意義的難題,就不需要問科學家為什麼這麼熱情而專心鑽研這些問題了。一個人可以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被科學吸引過去。有實用的要求,有探索新領域的激情,有尋求秩序的希望,還有檢驗已有知識的動力。類似這樣一些動機,也促使他選定了後來他自己也投了進去的特定問題。時尚書屋
而且,儘管結果有時遇到挫折,仍有充分的理由說明,這樣的動機為什麼會首先吸引他,以後又引導他前進。①整個科學事業的確不斷證明自己的作用:打開新的境界,顯示秩序,檢驗長期公認的信念。不過,投到正常研究問題中去的人卻几乎永遠不會做這一類的事。一旦投了進去,他的動力就完全屬於另外一種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