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科學革命的結構》 第 23 頁


George Thoomsom曾告訴我第2件交臂失之的事。威廉·克魯克斯爵士Sir  William Crookes由難以辨別的模糊底片而引起注意,他也曾處在這個發現的思路上。
作者:T.S.庫恩著 / 頁數:(23 / 61)

George Thoomsom曾告訴我第2件交臂失之的事。威廉·克魯克斯爵士Sir 

William Crookes
由難以辨別的模糊底片而引起注意,他也曾處在這個發現的思路上。 
但在第3個方面,存在於氧和 X射線的發現之間的這種重要的相似之處,就遠沒有那麼明顯了。X射線的發現和氧不同,至少它並投有在以後十年中涉及理論上任何明顯的激變。那麼,在什麼意義上可以說吸收這個發現也要求規範的變化呢?用這個事例否定這樣一種變化到很有力。可以肯定,倫琴及其同時代人所贊成的規範並不曾用以預測出X射線來當時麥克斯韋的電磁理論還沒有普遍被接受,陰極射線的粒子理論還只是幾種流行觀點中的一種時尚書屋
但是任何一種這樣的規範,至少從任何明確的意義上說,都無法禁止X射線的存在,正象燃素說無法禁止拉瓦錫對普里斯特利氣體所作的解釋一樣。相反,1895年公認的科學理論和實踐承認了許許多多發光的形式——可見光、紅外線、紫外線。為什麼不能把X射線作為這一類自然現象的又一種形式而接受呢?為什麼不能把它當作多發現一種化學元素一樣地收下來呢?在倫琴的時代,還在繼續尋求並找到新的元素以充實周期表上的空位。這樣的追求是常規科學的標準課題,其成功只能使人祝賀,不能使人驚訝。時尚書屋

但 X射線不僅引起了驚訝,而且引起了震動。開爾文勛爵Lord 
Kelv1n
宣稱這是一場精心策劃的騙局。①另外一些人雖然不能懷疑證據,但也顯然搖擺不定。X射線雖然沒有受到現成理論的阻擋,卻也深深觸犯了頑固的預想。這些預想,我認為都暗含在已有實驗程序的設計和解釋之中。時尚書屋

到十九世紀九十年代許多歐洲的實驗室中還在廣泛佈置陰極射線裝置。如果倫琴的儀器產生了X射線,那麼也一定有過許多實驗家有時曾經產生過這種射線而不自知。這種射線也許還有其他未知來源,也許以前曾經把它解釋為某種同X射線無關的行為。最低限度,有幾種久已熟知的儀器未來必須用鋁加以屏蔽。時尚書屋
以前的正常研究已完成的工作,現在必須重新做過,因為先前的科學家們不曾掌握和控制一個有關的變數。可以肯定,X射線開拓了一個新的領域,從而為常規科學擴大了潛在的版圖。但是X射線也改變了現已存在的領域,現在這一點尤為重要。在這個過程中它否定了以前作為合乎規範的儀器類型的資格。時尚書屋

① S.P.湯普遜:《拉格斯的威廉·湯姆遜·開爾文男爵的生平》倫敦,1910年,第II卷,第1125頁。時尚書屋
總之,使用特定的儀器,又以特定的方式使用,結果不管自覺與否,只能容許某幾種情況出現。這裡既有理論上的預測,也有儀器作用的預測,它們對科學發展往往都有決定性作用。例如,氧發現得太遲的一部分經過情況,就是這樣一種預測。在對「空氣的良性」進行典型測試時,無論普里斯特利或者拉瓦錫都是把兩份這種氣體同一份笑氣混合,把混合物放到水上振盪,再測量殘餘氣體的體積。時尚書屋
以前的經驗形成了這個標準程序,這種經驗使他們確信殘餘氣體所含大氣中的空氣是一份,所含任何其他氣體或污染過的大氣則多一些。在氧的實驗中他們二人都發現有一種殘餘物很接近於一份;接着又對這種氣體作了鑒定。只是在很久以後而且部分是出於偶然,普里斯特利才放棄了這個標準程序,試圖按別的比例把這種氣體同笑氣混合。後來他發現用四份笑氣几乎就沒有任何殘餘物了。時尚書屋
他支持本來的試驗程序——由大量過去的經驗所形成的程序——也曾經同時就是否定存在一種可以象氧那樣活動的氣體。① 
如果說到象鈾裂變為什麼也鑒別得太遲,這樣的事情可能就更多了。核反應為什麼特別難於辨認,一個原因在於,已知轟擊鈾會產生什麼結果的人主要是針對周期表上端的元素選擇化學試驗。②這樣一種工具限制既然不斷證明走了錯路,我們是不是應當由此得出結論說科學要放棄各種標準試驗和標準工具呢?那必然帶來一種不可理解的研究方法。規範程序和應用,正象規範定律和理論一樣,都是科學所需要的,都具有同樣的作用。時尚書屋
在任何既定時刻,它們都不可避免地要限制科學探索所容許的現象範圍。對這一點認識清楚了,我們就會同時看到,對於科學界某一特定部門來說,象 X射線這樣的發現使規範必须發生變化的重大意義——因而也必须發生程序和預測方面的變化。由此我們也可以理解,X射線的發現為什麼可能對許多科學家打開一個奇妙的新世界,為什麼又可能有力地參與導致二十世紀物理學的危機。 
①柯南特。前引書;第 18~2O頁。時尚書屋
② K.K.達羅Darrow:《核裂變》,《貝爾公司技術期刊》,第XIX卷1940年,第267~289頁。裂變的兩種主要產物之一的氪,看來只有在充分瞭解了這種反應以後才能用化學方法鑒別出來。另一產物鋇几乎直到研究末尾才從化學上鑒別出來,因為這種元素碰巧必須加到放射性溶液中才能沉澱出這種核化學家正在尋找的重元素來。由於不能把追加的鋇從放射性產物中分離出來;因而在對這種反應反覆研究了差不多五年以後,才最後提出以下的報告:「作為化學家;這一研究使我們……改變了所有上述[反應]公式中的名稱,以鋇、鑭、銫代替了鐳、錒、鍺。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