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科學革命的結構》 第 3 頁


更重要的,除了偶而作簡要介紹以外,我從沒有談過科學發展中技術進步的作用,或者外部的社會條件、經濟條件和精神條件的作用。但只要看著哥白尼和曆書的關係就可以知道,外部條件也可以使單獨一
作者:T.S.庫恩著 / 頁數:(3 / 61)

更重要的,除了偶而作簡要介紹以外,我從沒有談過科學發展中技術進步的作用,或者外部的社會條件、經濟條件和精神條件的作用。但只要看著哥白尼和曆書的關係就可以知道,外部條件也可以使單獨一種反常現象成為一場嚴重危機的根源。這個例子同樣可以表明,人們如果想找到某種革命的辦法以結束危機,可供他們選擇的範圍就要受到科學以外條件的一定影響。①仔細分析這一類的後果,我認為決不會改變本文所提出的主要論點,卻肯定會增添一個對瞭解科學進展具有頭等重要意義的分析方法。時尚書屋

①在 T·S.庫恩的《哥白尼革命:西方思想發展中的行星天文學》馬薩諸塞,坎布里奇,1967年一書第122~132、270~271頁討論了這些因素。關於外部的精神條件和經濟條件對科學實際發展的作用,我在下列文章中有所闡明:《同時發現能量守恆之例》,載《科學史中的關鍵問題》,馬歇爾·克萊傑特Marshall 
Clagett
威斯康辛,麥迪遜,1959年;第321~356頁;《沙迪·卡諾工作的技術先驅》,載《世界科學史成就》第XIII卷1960年,第247~251頁;以及《沙迪·卡諾和卡格納Cagnard熱機》,《愛西斯》Isis雜誌,第III卷1961年,第567~574頁。因此,只是從本文所討論問題的角度看,我才把外部因素的作用看得比較小。時尚書屋
最後,也許最重要的是,篇幅的限制大大影響了我處理本文中由歷史所指明的科學觀的哲學含義。顯然存在這樣的含義,我已試圖指出並論證了其中一些主要的。但同時,我總是迴避詳細討論當代哲學家們對相應問題的各種不同主張。我所懷疑的,往往更多針對一種哲學態度,而更少針對任何一種首尾一貫的表述。時尚書屋
結果,有些人如果不能跳出這種~貫的立場來看待問題和認識問題,他們就會覺得我沒有領會他們的意思。我想他們錯了,但本文並不打算說服他們。要說服他們,必需另外寫一本更長得多的不同類型的書。 
對於曾經幫助我形成我的思想的學術著作和研究機構,這個序言所敘述的一些自傳片段可以為我表示感謝。我還想通過後文的引證償還其餘的債務。但是無論在上文或下文,我只能暗示一下對許多人的深切感激,他們的批評建議都在一定時期支持並指導了我的思想的發展。從本文這些想法開始形成到現在,時間已經過去太久了,如果把所有那些字裡行間受到他們某種影響的人都—一列舉出來,那就差不多成了一張我的朋友和相識的總名單。時尚書屋
因此我只好限于列舉少數對我影響最大的,即使這樣,記憶的錯誤也在所難免。 
詹姆士· B·柯南特James B.Conant,當時的哈佛大學校長,第1個引導我轉向科學史,由此開始改變了我對科學進展本質的看法。從那時以來,他就慷慨地給以意見、批評和時間——包括閲讀我的草稿並建議作重大修改的時間。留納德·K、納什Leonard 

K.Nash
同我一起教了五年由柯南特博士開始的歷史方面的課程。在我的思想最初成形的那幾年中,他更積極地參加了籌劃,但在最後發展階段上他卻錯過去了。幸虧在我離開坎布里奇以後,我在伯克利的同事斯坦利·卡維爾Stanley 
Cavell
起了富有創造性的共鳴作用。卡維爾是一個主要研究倫理學和美學的哲學家,他得出的結論同我的十分一致,一直是一個激勵和鼓舞我的源泉。而且,他還是唯一的一個可以同我只用一言半語探索思想。這種交流方式表明,他的理解力足以為我指出怎樣通過或繞過我在準備第1個手稿時所遇到的主要障礙。時尚書屋

那還是一個草稿,許多別的朋友幫助我重新系統化。我想他們會原諒我的,如果這裡我只舉出貢獻最廣泛、最關鍵的四個名字:伯克利學院的保爾· K·費耶雷本Paul 
K.Feyerabend
、哥倫比亞大學的厄奈斯特·納格耳Ernest 
Nagel
、勞倫斯放射實驗所Lawrence Radiation 
Laboratory
的H·庇爾·諾埃斯H.Pierre Noyes和我的學生約翰· 
L·海耳布隆John L. Heilbron,在準備最後付印時他經常密切配合我一起工作。我發現,他們的一切保留和建議都極有幫助,但是沒有根據可以使我相信倒有根據使我懷疑無論是他們還是上面提到的其他人會全盤贊同最後的手稿。 
最後我還得感謝我的父母、妻子和孩子們,當然是完全另外一種感謝。也許最後我還得在許多方面承認,他們每個人也都對我的著作貢獻了一些思想片斷。但他們還以各種不同的程度作了一些更加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他們保證了這個工作的進行,甚至鼓勵我獻身于它。時尚書屋
任何一個同這樣一項工程搏鬥過的人都會承認,有時的確是要付出這樣的代價的。我不知道應當怎樣感謝他們才好。 

T.S.庫恩 

加利福尼亞

伯克利 

1962年2月   


T.S.庫恩著

I 導言:賦予歷史的一種作用 
我們如果把歷史不僅僅看成是一堆軼事和年表,就會根本改變今天仍然支配我們頭腦的關於科學的形象。從前形成這樣一個形象,也包括科學家自己所形成的,主要是由於學習已有科學成就的結果。這種成就載于經典著作之中,近年來也載于那些每一代科學新人從中學到專業的教科書之中。但是這一類書,目的不可避免地是為了說教,它們所描述的科學觀,決不會比旅行指南或語文課本所描述的民族文化更合乎實際一些。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