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科學革命的結構》 第 4 頁


本文要說明的是,這些書從根本上把我們引入了歧途。本文的目的是要勾畫出一種大異其趣的科學觀,一種可以從科學研究的歷史記載本身浮現出來的科學觀。  但是,如果人們所不斷尋找和分析的
作者:T.S.庫恩著 / 頁數:(4 / 61)

本文要說明的是,這些書從根本上把我們引入了歧途。本文的目的是要勾畫出一種大異其趣的科學觀,一種可以從科學研究的歷史記載本身浮現出來的科學觀。 

但是,如果人們所不斷尋找和分析的歷史資料,只是為了回答科學課本中那些永恆不變的陳詞濫調所提出的問題,那麼,即使根據歷史,也無法形成新的科學觀。比方說,這種課本似乎總是暗示,書中所描述的各種規則、定律、理論已經完美地表明了科學的內容。几乎無一例外,這些書讀起來都象是在說:科學方法其實就是蒐集教科學材料的技巧,再加上對材料進行理論概括的邏輯推理方法。這就造成了對科學本質和科學發展的一種糾纏不清的科學觀。時尚書屋

科學如果只是一堆現行課本中的事實、理論和方法的總匯,那麼科學家不管有沒有成就,也只能努力對這個總匯貢獻一二而已。科學的發展成了一點一滴的進步,各種貨色一件一件地或者一批一批地添加到那個不斷加大的科學技術知識的貨堆上。科學史成了這樣一門學科:它既要記載這個連續不斷的積累過程,也要記載阻止這一進程的障礙。歷史學家為關心科學的發展,他就負有以下兩個主要任務。時尚書屋
一方面,他必須確定是什麼人、什麼時候發現或發明當代科學中的各種事實、定律和理論。另一方面,他還必須描繪和解釋妨礙現代科學課本各部分更快積累起來的那一堆錯誤、虛構和迷信。許多研究工作都是為此而進行的,有一些現在仍然是這樣。 

但近年來有幾個科學史家已經發現,要按照這種漸進積累的觀點進行工作,愈來愈困難了。作為這個積累過程的記錄者,他們發現,研究得愈是深入,就愈是難於而不是易於回答這樣一些問題:氧是什麼時候發現的?是誰第1個想到能量守恆?有幾個人還愈來愈懷疑,問題可能從根本上就提錯了。科學也許根本就不是通過一個一個發現和發明的積累而發展。同時,科學史家要把過去人們所觀察和相信的「科學」部分,同前人任意扣上「錯誤」、「迷信」的部分互相區別開來,也遇到愈來愈大的困難。時尚書屋
他們愈是仔細研究象亞里士多德力學、燃素說化學、熱質說熱力學等等,就愈會感到,那些一度流行過的自然現,從總體上說,一點也不比今天流行的更不科學些,或者更加是人類天性怪解的產物。如果把這些過時的信念叫做虛構,那麼,今天使我們獲得科學知識的方法和根據,也同樣可以產生虛構,可以證明虛構。另一方面,如果把它們叫做科學,那麼,科學裡面就包含一些我們今天所絶對不能容納的信念。在這二者之間,科學史家必然要選擇後者。時尚書屋
過時的理論不能因為遭到摒棄就一定不科學。但這麼一來,我們就再也難以把科學的發展看成單純的增加了。同樣,在科學史研究中把個別的發明和發現孤立起來也會遇到困難,這就有理由從根本上懷疑,科學史究竟是不是這樣一個由個別科學貢獻復合而成的積累過程。 
所有這些疑問,最後引起了科學研究史編寫中的一場革命,儘管現在還是剛剛開始。科學史家逐步地、往往並不完全自覺地開始提出另外一類問題,研究另外一條往往並非漸進性的科學發展路線。他們不再去尋求一門古老科學對我們現代文明的永恆貢獻,而是試圖表現這門科學當時的完整歷史。例如,他們並不問伽裡略的觀點同現代科學觀點有什麼關係,卻要問伽裡略的觀點同當時他那個集體,即他在科學上的老師、同學和直接繼承者的觀點之間有什麼關係。時尚書屋
而且,他們在研究歷史上這些集體的觀點時還堅持這樣一個出發點;儘可能使歷史上的這些觀點內部聯繫得最緊密,又最能符合于自然界。這個出發點通常是同現代科學的出發點大不一樣的。通過這樣寫成的著作,最典型的也許就是亞歷山大 . 
柯依列的著作,我們可以看到,科學已不盡然是那種人們在歷史編寫舊傳統中所爭論的那樣了。歷史研究至少已暗示了一種新的可能的科學形象。本文的目的就是要說明編寫歷史的某些新含義,以勾畫出這個科學形象的輪廓來。 
這樣做,科學的哪個方面將會突出出來呢?首先,至少是說明順序上的首先,方法論本身並不足以使我們能做到:只要按它的指示辦就可以對許多科學問題得出唯一可靠的結論來。叫一個人去觀察電學或化學現象,但他只知道什麼合乎一般科學,卻不懂這兩門具體科學,他當然會從許多相互矛盾的結論中隨便抽出一個來。他之所以從各種合理的可能性中得出這一個特定結論來,可能是因為他從別的地方得來的先入為主的經驗,可能是因為調查研究中的某些偶然事件,也可能是由於他本人的個人特點。比方說,他把哪一些具體知識用到化學或電學研究中去了?在許多可以想到的適合這個方面的實驗中,他首先選擇哪個實驗呢?在由此引起的各種複雜現象中,哪些現象會使他感到特別能說明化學變化和電吸引的本質呢?對這些問題的回答,至少對個人來說,有時甚至對整個科學界來說,都常常是科學發展中所不可缺少的決定性固素。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