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科學革命的結構》 第 5 頁


我們將指出,如第 II節所說,大多數科學的早期發展階段都是酒過許多不同自然觀之間不斷的相互競爭而表現出自己的.特徵來。其中每一種自然觀都是片面地按照科學觀察和方法的要求而得出來的,
作者:T.S.庫恩著 / 頁數:(5 / 61)

我們將指出,如第 II節所說,大多數科學的早期發展階段都是酒過許多不同自然觀之間不斷的相互競爭而表現出自己的.特徵來。其中每一種自然觀都是片面地按照科學觀察和方法的要求而得出來的,但又大體上都同這種要求沒有矛盾。各個學派之間的不同,不在於各派的方法上有這樣或那樣的缺陷——它們都曾經是「科學的」,而在於,如我們後文要說的,它們看待世界和運用科學的不同方式之間的不可比性。觀察和經驗可以而且必須嚴格限制科學信念所容許的範圍,否則就沒有科學。時尚書屋

但它們不能單獨決定某一種特定的信念本身。由某一特定時代的特定科學共同體所支持的信念,總是在其構成成分中包含了由個人偶然性和歷史偶然性所組成的明顯任意性因素。時尚書屋
但這種任意性因素並不表示,任何一個科學集體可以沒有一套大家接受的信念而能進行專業活動。這種因素也不會降低那個一定時期內這一集體正是為之而獻身的知識總匯的重要意義。科學界如果認為對下面一些問題沒有得到可靠的回答,實際研究工作就沒有開始:組成宇宙的基本實體是什麼?它們之間怎樣相互作用?又怎樣同感官發生作用?對這種實體提出什麼問題才合理?用什麼辦法才能找到答案?至少在已成熟的科學中,對這上類問題的回答或者是完全可以代替答案的東西已經深入到了學生由以獲得專業訓練的教學之中。那種教育又嚴密又刻板,因而這些答案也可以在人們的科學思維中留下深刻影響。時尚書屋
這很能說明常規研究活動的特殊作用以及它在任何一段時間中所遵循的方向。在第III、IV、V各節中考查常現科學時,我們最後將說明,那種研究不過是一種狂熱而虔誠的嘗試:想把自然界強迫納入專業教育所規定的思想框框裡。同時我們還會懷疑,不管在歷史來源或以後的發展中有些什麼任意性因素,如果沒有這樣的框框,究竟還能不能進行研究。時尚書屋
這種任意性因素確實存在,對科學的發展也有重要作用,這一點將在第VI、VII、VIII各節中詳加考察。大部分科學家都難免要把几乎全部時間化在常規科學上,因為常現科學建立在這樣一個假定之上:科學家瞭解世界是什麼樣子。科學事業的許多成就都是從科學界捍衛這個假定的決心中得來的,必要時還不惜付出相當的代價。例如,常規科學往往壓制重大的革新,因為必然要打破它的一些基本成現。時尚書屋

但是隻要成規中有任意性因素,常規研究的本性又可以保證革新不會被壓制很久。有時一個很普通的問題,本來可以用已知的規則和方法加以解決,但是雖經這個專業的研究集體中最有才能的人反覆鑽研,仍然不得解決。也有時,為常規研究製造的某一種設備不合要求,結果出現了反常,怎麼努力也不能使之同科學上預期的現象相一致。在這樣一些情況下,常規科學就會走入歧途。時尚書屋
這時候——也就是當這一專業再也避不開那種破壞科學實踐舊傳統的反常現象時——就會開始那種非常研究,最後終於把這一專業引向一套新的成規,為科學實踐提供一個新的基礎。這種使專業的成規發生變革的非常事件,就是本文所說的科學革命。作為常規科學活動所受傳統束縛的補充,革命是對這種傳統的破壞。時尚書屋
科學革命最顯著的例子,是那些在以前科學發展中也經常被稱為革命的著名事件。因此,在第1次直截了當地分析科學革命本質的第IX、X節中,我們將反覆談到那些在科學發展中同哥白尼、牛頓、拉瓦錫、愛因斯坦等名字相聯繫的重大轉折點。這些歷史事件,至少就物理科學而言,比大多數其他事件更能說明科學革命究竟是怎麼回事。每一次革命都迫使科學界推翻一種盛極一時的科學理論,以支持另一種與之不相容的理論。時尚書屋
每一次革命都必然會改變科學所要探討的問題,也會改變同行們據以確定什麼是可以採納的或怎樣才算是合理解決問題的標準。每一次革命都徹底改變了科學的形象,以至于最後我們不得不說,那個人們在裡面進行科學研究的世界也根本變了。這些變化同几乎總是隨之而來的爭論一起,決定了科學革命的特徵。時尚書屋
研究一下牛頓革命或者化學革命,這種特徵表現得特別明顯。但本文卻有這樣一個基本論點;研究革命性不那麼明顯的其他事件,同樣也可以得到這些特徵。麥克斯韋方程對於受到影響的小小專業集體也同愛因斯坦方程一樣地革命,從而也一樣地受到抵制。創立另一種新理論如果觸犯了某些專家的專門職權範圍,也照例會激起他們同樣的反應。時尚書屋
對這些人來說,新理論意味着改變常規科學原來所遵循的規則。因此,新理論不可避免地要指責他們所已經完成的許多科學研究。正因為這樣,一種新的理論,不管應用範圍是多麼專門,都很少會、甚至永遠也不會只是已知事實的累加。新理論的同化作用要求重新構思原來的理論,重新評價原來的事實,這個內在的革命過程很少是由一個人單獨完成的,更不是一夜之間所能完成的。時尚書屋
毫不奇怪,歷史學家很難為這個漫長的過程標出確切的日期來,而他們的專業語彙卻又總是迫使他們把這個過程看成是孤立事件。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