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科學革命的結構》 第 8 頁


Fay、諾列特Nollett、沃森Watson、富蘭克林等人,對電的本質就有多少看法。在所有這許多電的概念中,存在着某些共同的東西——這許多概念,都是從當時指導一切科學研究的機械粒
作者:T.S.庫恩著 / 頁數:(8 / 61)

Fay、諾列特Nollett、沃森Watson、富蘭克林等人,對電的本質就有多少看法。在所有這許多電的概念中,存在着某些共同的東西——這許多概念,都是從當時指導一切科學研究的機械粒子哲學的某種變形中片面地引伸出來的。而且,這些都是真正科學理論的組成部分,它們部分地來源於實驗和觀察,部分地又決定着怎樣選擇和解釋研究中新出現的問題。雖然所有這些實驗都是電學實驗,雖然絶大部分實驗者都讀過彼此的著作,但他們各自的理論卻只不過象是同一家族中的不同成員。時尚書屋

① 

①杜安·魯勒 Duan 
Roller
和杜安· H· D·魯勒Duane H·D·Roller:《電荷概念的發展:電學從希臘人到庫倫》《哈佛實驗科學事例史》第8例,馬薩諸塞州,坎布里奇,1954年; 
I.B柯亨Cohen:《富蘭克林和牛頓:探索牛頓思辨的實驗科學理論以及由此產生的富蘭克林電學著作之例》費拉德爾菲亞,1956年,第Xii~Xii章。對下一段中某些分析的細節,我感謝我的學生約翰·L·布隆尚未發表的文章。在此文發表前,對富蘭克林的規範的某種更展開、更確切的說明,見T.S.庫恩:《科學研究中教導作用》,載A.C.克隆比Crombie編:《1961年7月9~15日牛津大學科學史專題會議》。即將由海涅曼教育書店出版。時尚書屋
一批早期的理論家們根據十七世紀的實踐,把吸引和摩擦起電看作是基本的電現象。這些人傾向于把排斥作為機械回跳所產生的二級效應,並又儘可能拖延對格雷新發現的電傳導效應進行討論和系統研究。另一些「電學家」如他們所自稱的把吸引和排斥同樣看成是電的基本表現,並據以修改他們的理論和研究工作。實際上他們的人數很少——甚至連富蘭克林的理論也從沒有充分說明過兩個帶負電荷的物體為什麼互相排斥。時尚書屋
但是他們在同時說明任何一種最簡單的導電效應時,也碰上了同前一批人一樣的困難。這種效應又為第3批人提供了一個出發點,他們傾向于把電說成是可以穿越導體的「流體」,而不是一種由非導體發射出來的「以太」。於是他們又面臨着怎樣把他們的理論同大量的吸引排斥效應協調起來的困難。只是通過富蘭克林和他的直接後繼者的工作才有了一種新的理論,可以同樣簡便地說明几乎所有這些效應,從而也可以給下一代「電學家」的研究工作提供一個共同的規範。時尚書屋


象數學、天文學這樣一些部門,早在史前時期就有了第1個明確的規範,再象由專業的分化和重組而形成的生物化學,也已臻于成熟。除了這幾個特殊部門以外,上文所勾畫的情況在歷史上還是很典型的。雖然我不得不繼續採取這種不恰當的簡單化作法,把連續的歷史事件硬套上一個簡直是信手拈來的名字例如牛頓或者富蘭克林,但我卻認為,這樣的根本不同正是表現了這樣一些學科的特點,象亞里土多德以前對運動、阿基米德以前對靜止的研究、布來克 BIack以前對熱的研究、波義耳和波爾哈夫以前的化學的研究、胡頓Hutton以前對歷史地質學的研究等等。在生物學的各個分支中——例如對遺傳的研究——有了第1個為人們所普遍接受的規範,還是最近的事;而在社會科學中,究竟哪些分支已具備這種規範,還完全懸而未決。時尚書屋
歷史表明,要使科學研究中意見完全一致,實在是艱巨得很。 
但歷史也表明了在這條道路上為什麼會碰到這樣的困難。如果沒有一種規範或某種候補規範,凡是可能合乎某一門科學發展的事實,看起來都會同樣地合適。結果,最初蒐集事實的活動更近乎一種隨機活動,而後來科學的發展卻使之習以為常了。而且,因為沒有必要尋求什麼樣的更隱秘的信息,最初蒐集事實一般也只限于某些信手拈來的材料來源。時尚書屋
在由此聚成的蓄水池中,也包含着那些易於受到偶然的觀察、實驗以及某些更奧秘材料影響的事實,都可以從醫藥、制定曆法和冶金這一類行業中重新找到。由於這些行業可以隨時提供不能按照因果關係發現的事實,因而在新科學的湧現中,它們的工藝經常起着不可缺少的作用。 
這樣來蒐集事實,對許多重要科學的起源儘管很重要,但是隻要查閲一下普林尼 Pliny的百科全書式著作或培根的自然史就會發現,這裡有個泥坑。這樣所產生的文獻究竟算不算科學,人們會有所猶豫。培根關於熱、色、呼吸、開礦等的「歷史」中充滿了消息,其中有一些也很深奧難解。但是在這些歷史中,他卻把那些後來證明是很能說明問題的事實如通過混合而加熱,同那些在一定時期內由於過分複雜而根本綜合不到理論中去的事實如糞堆中的熱,雜然並列起來了。時尚書屋
①還有,任何描述總是不完全的,因此,在一部標準自然史的大量詳盡敘述中,也總會遺漏一些後來科學家恰好就在這裡找到的重要啟示。比方說,几乎沒有一部早期的電學「歷史」曾經提到過,摩擦過的玻璃棒把草屑吸引過來以後又會把它彈回去。這似乎是機械效應,不是電效應。②而且,按照因果關係收集事實的時間很少,也沒有必需的方法,因而自然史常常把上面我們所舉那些描述同我們現在還不大能肯定的描述並列起來,比方說關於阻抗生熱或冷的描述。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