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看虹錄》1.100 第 5 頁


與「事實」,都無助于當前,我完全活在一種觀念中,並非活在實際世界中。我似乎在用抽象虐待自己肉體和靈魂,雖痛苦同時也是享受。時間便從生命中流過去了,什麼都不留下而過去了。試輕輕拉
作者:待考 / 頁數:(5 / 5)

與「事實」,都無助于當前,我完全活在一種觀念中,並非活在實際世界中。我似乎在用抽象虐待自己肉體和靈魂,雖痛苦同時也是享受。時間便從生命中流過去了,什麼都不留下而過去了。時尚書屋

試輕輕拉開房門時,天已大明,一片過去熟悉的清晨陽光,隨即進到了房裡,斜斜的照射在舊牆上。書架前幾個緬式金漆盒子,在微陽光影中,反映出一種神奇光彩。一切都似乎極新。但想起「日光之下無新事」,真是又愁又喜。時尚書屋
我等待那個「夜」所能帶來的一切。梅花的香,和在這種淡淡香氣中給我的一份離奇教育。時尚書屋
居然又到了晚上十點鐘。月光清瑩,樓廊間滿是月光。因此把門打開,放月光進到房中來。時尚書屋
似乎有個人隨同月光輕輕的進到房中,站在我身後邊,「為什麼這樣自苦?究竟算什麼?」

我勉強笑,眼睛濕了,並不回過頭去,「我在寫青鳳,聊齋上那個青鳳,要她在我筆下復活。」
從一個輕輕的嘆息聲中,我才覺得已過二十四點鐘,還不曾吃過一杯水。時尚書屋
三十年七月作,三十二年三月重寫原刊《新文學》第1卷第1期1943年7月15日桂林出版
一鳴掃瞄,雪兒校對
***【文學視界http://www.white-collar.net編輯整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