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認識與謬誤》 第 9 頁


在把經驗分析推進到遠至現時不可超越的要素時,我們的主要好處是,「深奧難解的」事物和同樣「深不可測的」自我這兩個問題,以它們的最簡單的和最明晰的形式呈現出來,這恰恰使把它們視為虛假的
作者:恩斯特.馬赫著洪佩鬱譯  / 頁數:(9 / 125)

在把經驗分析推進到遠至現時不可超越的要素時,我們的主要好處是,「深奧難解的」事物和同樣「深不可測的」自我這兩個問題,以它們的最簡單的和最明晰的形式呈現出來,這恰恰使把它們視為虛假的問題變得容易了。通過消除探索是無意義的東西,專門科學實際上能夠探索的東西更加清楚地浮現出來:要素複雜的依賴。雖然這樣的要素之群可以被稱為事物或物體,但是,嚴格地講,原來不存在孤立的對象:它們只木過是為初步探究的虛構,我們在初步探究中考慮強烈的和明顯的環節,而忽略較弱的和不甚顯著的環節。同樣的程度差異也引起世界與自我的對立:孤立的自我和孤立的客體一樣不存在,二者是同一類型的暫定的虛構。時尚書屋

第10一節

我們的考慮對哲學家來說几乎沒有或根本沒有提供什麼:他們並未打算解決一個、或七個、或九個宇宙之謎;他們僅僅帶頭消除妨礙科學探究的假問題false
problems
,而把其餘的問題留給實證研究。我們只為科學研究提供否定的法則,而科學研究不需要涉及哲學家,尤其是當它已經具有或認為他具有世界觀的牢靠基礎之時。如果此時我們的敘述起初是從科學的立場判斷的話,那麼這並不能意味着,哲學家不必批判它和不必修正它以適合他們的需要,甚或不必統統拒斥它。然而,對於科學家來說,他的觀念是否符合某個給定的哲學體系,則是完全次要的事情,只要他能夠有益地利用它們作為研究的起點就行。時尚書屋
因為科學家並非幸運得擁有不可動搖的原則,所以他變得習慣于認為,甚至他的最保險的和最牢固建立的觀點和原理也是暫定的,易於通過經驗來修正。事實上,只是由於這種態度,最大的進展和發現才是可能的。時尚書屋

第10二節

同樣地,對於科學家來說,我們的敘述至多只能表明一種理想,它的逐漸的和近似的實現依然是未來研究的任務。找出要素之間的直接關聯是如此複雜的任務,以致不能同時一齊解決它,而只能一步一步地解決。查明要素或物體的整個集合相互依賴的方式之粗糙的和現成的概要,要簡單得多,而查明哪一些要素似乎比較重要,哪一些是興趣的中心,哪一些依然未被注意,寧可說是機遇和實際需要的問題。個人探究者處在正在發展的科學之中,他必須從他的前輩的不完備的發現開始,至多只能按照他的理想矯正和完善這些發現。時尚書屋

在為他自己的工作感激地採納這些預備步驟中的幫助和提示時,他往往把前輩和當代人的錯誤添加到他自己的錯誤中。即使重返十分樸素的觀點是可能的,這也會向拋棄他的同代人所有觀點的人不僅提供擺脫偏見的自由的優點,而且也提供由任務的複雜性和甚至開始任何探究的不可能性產生的混亂的缺點。因此,如果我們在這裡似乎正在重返最初的立場,以便沿著新的和更好的路線進行探究的話,那麼這是矯揉造作的純樸,這種純樸沒有放棄通過長期成長的文明獲得的好處,相反地還利用了以相當高的關於物理學、生理學和心理學的思想水準為先決條件的洞察。只是在這樣的水準,分解為「要素」才是可以想像的。時尚書屋
因而,我們正在以先前探究所產生的更深刻、更豐富的洞察重返探究的起點。在科學的考慮能夠完全開始之前,必須達到某一心理髮展階段,但是科學不能在日常概念的模糊性上使用它們:它必須重返它們的開端和起源,以便使這些概念變得更精確和更純粹。應該僅僅針對心理學和認識論禁止這一點嗎?時尚書屋

第10三節

如果我們必須研究眾多相互依賴的要素的集合,那麼我們僅有一種處置方法:變異法。我們只須針對任何其他要素的變化觀察每一個要素的變化;它使前面這些要素是「自發地」發生還是通過我們的「意志」產生變得几乎沒有差別。依賴是借助「觀察」和「實驗」弄清的。即使要素只是成對地連接——否則就是獨立的,系統研究這些環節也總是足夠麻煩的:簡單的數學論據表明,對於三個、四個等等的群中的獨立要素來說,該任務立刻變得實際上無窮無盡。時尚書屋
因此,對不大顯著的依賴的任何忽略,對明顯的關聯的任何預期,都必定感到好像使該任務變得容易得多了:這兩種簡化起初是在實際要求、需要和心理素質的影響下本能地發現的,其後被科學家以有意識的技藝和方法加以運用。沒有這樣的步驟——這可能完全算作瑕疵,科學可能既不會出現,也不會成長。科學研究在某種程度上猶如解開錯綜複雜的繩結一樣,其中運氣几乎像技藝和準確的觀察一樣必不可少。對探究者來說,研究工作就像在艱難的地域追蹤稀有的野獸對獵人來說那樣激動人心。時尚書屋
如果人們想要研究任何要素的相互依賴,那麼最好使那些其影響是單純的而又覺得像是擾亂探究的要素儘可能地保持恆定。這是使研究變得比較容易的首要的和最重要的途徑。由於我們知道每一個要素依賴于外部要素和內部要素二者,我們被導致以研究外部要素的共存開始,而讓內部要素觀察者本人的要素依然儘可能處在恆定的條件下。在對一個甚或不同的參與的觀察者來說依然是儘可能相同的條件下,通過審查物體的發光度、或者它們的溫度或運動的相互依賴,我們使物理學知識儘可能擺脫我們自己個人身體的影響。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