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1934年的逃亡1.440 第 10 頁


每天早晨馬齒莧搖動露珠,楓楊樹的女人們手挎竹籃朝塘邊飛奔而來。她們沿著塘岸開 始了爭奪野菜的戰鬥。瘟疫和糧荒使女人們變得凶惡暴虐。她們几乎每天在死人塘邊爭吵毆 鬥。我的祖母蔣氏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15)

每天早晨馬齒莧搖動露珠,楓楊樹的女人們手挎竹籃朝塘邊飛奔而來。她們沿著塘岸開 始了爭奪野菜的戰鬥。瘟疫和糧荒使女人們變得凶惡暴虐。她們几乎每天在死人塘邊爭吵毆 鬥。時尚書屋

我的祖母蔣氏曾經揮舞一把圓鐮砍傷了好幾個鄉親,她的額角也留下了一條鋸齒般的傷 疤。這條傷疤以後在她的生命長河裡一直放射獨特的感受之光,創造祖母蔣氏的世界觀。我 設想一九三四年楓楊樹女人們都蛻變成母獸,但多年以後她們會不會集結在村頭曬太陽,溫 和而蒼老,遙想一九三四年?她們臉上的傷疤將像紀念章一樣感人肺腑,使楓楊樹的後代們 對老祖母肅然起敬。時尚書屋
我似乎看見祖母蔣氏背馱年幼的父親奔走在一九三四年的苦風瘴雨中,額角上的鋸齒形 傷疤熠熠發亮。我的眼前經常閃現關於祖母和死人塘和馬齒莧的畫面,但我無法想見死人塘 邊祖母經歷的奇譎痛苦。時尚書屋
我的祖母你怎麼來到死人塘邊凝望死屍沉思默想的呢?時尚書屋
烏黑的死水掩埋了你的小兒女和十八個流浪匠人。塘邊的野菜已被人與狗吞食一空。你 聞到塘裡甜腥的死亡氣息打着幸福的寒噤。那天是深秋的日子,你聽見天邊滾動着隱隱的悶 雷。時尚書屋
你的破竹籃放在地上驚悸地顫動着預見災難降臨。祖母蔣氏其實是在等雨。等雨下來死 人塘邊的馬齒莧棵棵重新躥出來。那頂奇怪的紅轎子就是這時候出現在田埂上的。時尚書屋
紅轎子飛 鳥般地朝死人塘俯衝過來。四個抬轎人臉相陌生面帶笑意。他們放下轎子走到祖母蔣氏身邊 ,輕捷熟練地托起她。時尚書屋
「上轎吧你這個醜女人。」蔣氏驚叫着在四個男人的手掌上掙扎,她喊:「你們是人還 是鬼?」四個男人笑起來把蔣氏拎着像拎起一捆乾柴塞入紅轎子。時尚書屋
轎子裡黑紅黑紅的。她覺得自己撞到了一個僵硬潮濕的身體上。轎子裡飛舞着霉爛的灰 塵和男人衰弱的鼻息聲,蔣氏仰起臉看見了陳文治。陳文治蠟黃的臉上有一絲紅暈瘋狂舞蹈 .陳文治小心翼翼地扶住蔣氏木板似的雙肩說:「陳寶年不會回來了你給我吧。」
蔣氏尖叫 着用手托住陳文治雙頰,不讓那顆沉重的頭顱向她乳房上垂落。她聽見陳文治的心在綿軟干 癟的胸膛中搖擺着,有氣無力一如風中樹葉。她的沾滿泥漿的十指指尖深深扎進陳文治的皮 肉裡激起一陣野貓似的鳴叫。陳文治的黑血汩汩流到蔣氏手上,他喃喃地說:「你跟我去吧 我在你臉上也刺朵梅花痣。」

一頂紅轎子拚命地搖呀晃呀,虛弱的祖母蔣氏漸漸沉入黑霧紅 浪中昏厥過去。轎外的四個漢子聽見一種蒼涼的聲音:
「我要等下雨我要挖野菜啦。」
她恍惚知道自己被投入了水中,但睜不開眼睛。被蹂躪過的身子像一根鵝毛飄浮起來。 她又聽見了天邊的悶雷聲,雨怎麼還不下呢?臨近黃昏時她睜開眼睛。她發現自己睡在死人 塘裡。時尚書屋
四周散髮的死者腐臭濃烈地粘在她半裸的身體上。那些熟悉或陌生的死者以古怪多變 的姿態糾集在腳邊,他們醬紫色的胴體迎着深秋夕陽熠熠閃光。有一群老鼠在死人塘裡穿梭 來往,倉皇地跳過她的胸前。蔣氏木然地爬起來越過一具又一具行將糜爛的死屍。時尚書屋
她想雨怎 麼還不下呢?雨大概不會下了因為太陽在黃昏時出現了。稀薄而鋭利的夕光瀉入野地刺痛了 她的眼睛。蔣氏舉起泥手摀住了臉。她一點也不怕死人塘裡的死者,她想她自己已變成一個 女鬼了。時尚書屋
爬上塘岸蔣氏看見她的破竹籃裡裝了一袋什麼東西。打開一看她便向天嗚嗚哭喊了一聲 .那是一袋雪白雪白的粳米。時尚書屋
她手伸進火袋抓起一把塞進嘴裡,性急地嚼咽起來。她對自己說這是老天給我的,一路 走一路笑抱著破竹籃飛奔回家。時尚書屋
我發現了死人塘與祖母蔣氏結下的不解之緣,也就相信了橫亙於我們家族命運的死亡陰 影。死亡是一大片墨藍的弧形屋頂,從楓楊樹老家到南方小城覆蓋祖母蔣氏的親人。時尚書屋
有一顆巨大的災星追逐我的家族,使我扼腕傷神。時尚書屋
陳家老大狗崽于一九三四年農曆十月初九抵達城裡。他光着腳走了九百里路,滿面污垢 長髮垂肩站在祖父陳寶年的竹器鋪前。時尚書屋
竹匠們看見一個乞丐模樣的少年把頭伸進大門顫顫巍巍的,汗臭和狗糞味湧進竹器鋪。 他把一隻手伸向竹匠們,他們以為是討錢,但少年緊握的拳頭攤開了,那手心裡躺着一把錐 形竹刀。時尚書屋
「我找我爹。」狗崽說。說完他扶住門框降了下去。他的嘴角疲憊地開裂,無法猜度是 要笑還是要哭。時尚書屋
他扶住門框撒出一泡尿,尿水呈紅色衝進陳記竹器店,在竹匠們腳下汩汩流 淌。時尚書屋
日後狗崽記得這天是小瞎子先衝上來抱起了他。小瞎子聞着他身上的氣味不停地怪叫着 .狗崽鬆弛地偎在小瞎子的懷抱裡,透過淚眼凝視小瞎子,小瞎子的獨眼神采飛揚以一朵神 秘悠遠的血花誘惑了狗崽。狗崽張開雙臂勾住小瞎子的脖子長噓一聲,然後就沉沉睡去。時尚書屋
他們說狗崽初到竹器店睡了整整兩天兩夜。第3天陳寶年抱起他在棉被上摔了三回才醒 來。狗崽醒過來第1句話問得古怪,「我的狗糞筐呢?」他在小閣樓上摸索一番,又問陳寶 年。「我娘呢,我娘在哪裡?」陳寶年愣了愣,然後他摑了狗崽一記耳光,說:「怎麼還沒 醒?」狗崽摀住臉打量他的父親。時尚書屋
他來到了城市。他的城市生活這樣開始了。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