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1934年的逃亡1.440 第 3 頁


我設想陳寶年在剎那間為女人和生育惶惑過。他的竹器作坊被蔣氏的女性血光照亮了, 掛在牆上弔在樑上堆在地上的竹椅竹蓆竹籃竹匾一齊聳動,傳導女人和嬰兒渾厚的呼喚撞擊 他的神經。陳寶年唯一
作者:待考 / 頁數:(3 / 15)

我設想陳寶年在剎那間為女人和生育惶惑過。他的竹器作坊被蔣氏的女性血光照亮了, 掛在牆上弔在樑上堆在地上的竹椅竹蓆竹籃竹匾一齊聳動,傳導女人和嬰兒渾厚的呼喚撞擊 他的神經。陳寶年唯一目睹過的老大狗崽的分娩情景是否會重現眼前?我的祖母蔣氏曾經是 位原始的毫無經驗的母親。她仰臥在祖屋金黃的乾草堆上,蒼黃的臉上一片肅穆,雙手緊緊 抓握一把乾草。時尚書屋

陳寶年倚在門邊,他看著蔣氏手裡的乾草被捏出了黃色水滴,覺得渾身虛顫 不止,精氣空空蕩蕩,而蔣氏的眼睛裡跳動着一團火苗,那火苗在整個分娩過程中自始至終 地燃燒,直到老大狗崽哇哇墜入乾草堆。這景象彷彿江邊落日一樣莊嚴生動。陳寶年親眼見 到陳家幾代人贍養的家鼠從各個屋角跳出來,圍着一堆血腥的乾草歡歌起舞,他的女人面帶 微笑,崇敬地向神秘的家鼠致意。時尚書屋
一九三四年我的祖父陳寶年一直在這座城市裡吃喝嫖賭,潛心發跡,沒有回過我的楓楊 樹老家。我在一條破陋的百年小巷裡找到陳記竹器店的遺址時夜幕降臨了,舊日的昏黃街燈 重新照亮一個楓楊樹人,我茫然四顧,那座木樓肯定已經沉入歷史深處,我是不是還能找到 祖父陳寶年在半個世紀前浪蕩竹器城的足跡?時尚書屋
在我的已故親人中,陳家老大狗崽以一個拾糞少年的形象站立在我們家史裡引人注目。 狗崽的光輝在一九三四年突放異彩。這年他十五歲,四肢卻像蔣氏般的修長,他的長相類似 聰明伶俐的猿猴。時尚書屋
楓楊樹老家人性好養狗。狗群寂寞的時候成群結隊野遊,在七歪八斜的村道上排泄烏黑 發亮的狗糞。老大狗崽終日挎着竹箕追逐狗群,忙於回收狗糞。狗糞即使躲在數里以外的草 叢中,也逃脫不了狗崽鋭利的眼睛和靈敏的嗅覺。時尚書屋
這是從一九三四年開始的。祖母蔣氏對狗崽說,你拾滿一竹箕狗糞去找有田人家,一竹 箕狗糞可以換兩個銅板,他們才喜歡用狗糞肥田呢。攢夠了銅板娘給你買雙膠鞋穿,到了冬 天你的小腳板就可以暖暖和和了。狗崽憐惜地凝視了會自己的小光腳,拾頭對推磨碾糠的娘 笑着。時尚書屋
娘的視線穿在深深的磨孔裡,隨碾下的麩糠痛苦地翻滾着。狗崽聞見那些黃黃黑黑的 麩糠散髮出一種冷淡的香味。那雙溫暖的膠鞋在他的幻覺中突然放大,他一陣欣喜把身子弔 在娘的石磨上,大喊一聲,「讓我爹買一雙膠鞋回家!」蔣氏看著兒子像一隻陀螺在磨盤上 旋轉,推磨的手卻着魔似地停不下來。在眩惑中蔣氏拍打兒子的屁股,喃喃地說,「你去拾 狗糞,拾了狗糞才有膠鞋穿。」
「等開冬下了雪還去拾嗎?」狗崽問。「去。下了雪地上白 ,狗糞一眼就能看見。」

對一雙膠鞋的幻想使狗崽的一九三四年過得忙碌而又充實。他對祖母蔣氏進行了一次反 叛。賣狗糞得到的銅板沒有交給蔣氏而放進一隻木匣子裡。狗崽將木匣子掩人耳目地藏進牆 洞裡,趕走了一群神秘的家鼠。時尚書屋
有時候睡到半夜狗崽從草鋪上站起來,踮足越過左右橫陳的 家人身子去觀察那只木匣子。在黑暗中狗崽的小臉迷離動人,他忍不住地攪動那堆銅板,銅 板沉靜地琅琅作響。情深時狗崽會像老人一樣長嘆一聲,浮想連翩。一匣子的銅板以澄黃色 的光芒照亮這個鄉村少年。時尚書屋
回顧我家歷史,一九三四年的災難也降臨到老大狗崽的頭上。那只木匣子在某個早晨突 然失蹤了。狗崽的指甲在牆洞裡摳爛摳破後變成了一條小瘋狗。他把幾個年幼的弟妹捆成一 團麻花,揮起竹鞭拷打他們追逼木匣的下落。時尚書屋
我家祖屋裡一片小兒女的哭喊,驚動了整個村 子。祖母蔣氏聞訊從地裡趕回來,看到了狗崽拷打弟妹的殘酷壯舉。狗崽暴戾野性的眼神使 蔣氏渾身顫抖。那就是陳寶年塞在她懷裡的一個咒符嗎?蔣氏頓時聯想到人的種氣摻滿了惡 行。時尚書屋
有如日月運轉銜接自然。她斜倚在門上環視她的兒女,又一次懷疑自己是樹,身懷空巢 ,在八面風雨中飄搖。時尚書屋
木枷子丟失後我家籠罩着一片傷心陰鬱的氣氛。狗崽終日坐在屋角的乾草堆裡監察着他 的這個家。他似乎聽到那匣銅板在祖屋某個隱秘之處琅琅作響。他懷疑家人藏起了木匣子。時尚書屋
有幾次蔣氏感覺到兒子的目光掃過來,執拗地停留在她睏倦的臉上,彷彿有一把芒刺刺痛了 蔣氏。時尚書屋
「你不去拾狗糞了嗎?」
「不。」
「你是非要那膠鞋對嗎?」蔣氏突然撲過去揪住了狗崽的頭髮說你過來你摸摸娘肚裡七 個月的弟弟娘不要他了省下錢給你買膠鞋你把拳頭攥緊來朝娘肚子上狠狠地打狠狠地打呀。時尚書屋
狗崽的手觸到了蔣氏懸崖般常年隆起的腹部。他看見娘的臉激動得紅潤髮紫朝他俯衝下 來,她露出難得的笑容拉住他的手說狗崽打呀打掉弟弟娘給你買膠鞋穿。這種近乎原始的誘 惑使狗崽跳起來,他嗚嗚哭着朝娘堅硬豐盈的腹部連打三拳,蔣氏閉起眼睛,從她的女性腹 腔深處發出三聲淒愴的共鳴。時尚書屋
被狗崽擊打的胎兒就是我的父親。時尚書屋
我後來聽說了狗崽的木匣子的下落,禁不住為這輝煌的奇聞黯然傷神。我聽說一九三五 年南方的洪水氾濫成災。我的楓楊樹故鄉被淹為一片荒墟。祖母蔣氏划著竹筏逃亡時,看見 家屋地基裡突然浮出那只木匣子,七八隻半死不活的老鼠護送那只匣子游向水天深處。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