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1934年的逃亡1.440 第 6 頁


「那一百畝地總是能買的。」祖母蔣氏自言自語地說。她噓了口氣,雙手沿著乾癟的胸 部向下滑,停留在高高凸起的腹部。她的手指觸摸到我父親的腦袋後便絞合在一起,極其溫 柔地托着那腹中嬰兒。
作者:待考 / 頁數:(6 / 15)

「那一百畝地總是能買的。」祖母蔣氏自言自語地說。她噓了口氣,雙手沿著乾癟的胸 部向下滑,停留在高高凸起的腹部。她的手指觸摸到我父親的腦袋後便絞合在一起,極其溫 柔地托着那腹中嬰兒。時尚書屋

「陳寶年那狗日的。」蔣氏的嘴唇哆嗦着,她低首回想,陶醉在雲一 樣流動變幻的思緒中。人們發現蔣氏枯槁的神情這時候又美麗又愚蠢。時尚書屋
其實我設想到了蔣氏這時候是一個半瘋半痴的女人。蔣氏到處追蹤進城見過陳寶年的男 人,目光熾烈地掃射他們的口袋褲腰。「陳寶年的錢呢?」她嘴角蠕動着,雙手攤開,幽靈 般在那些男人四周晃來蕩去,男人們揮手驅趕蔣氏時胸中也燃燒起某種憂傷的火焰。時尚書屋
直到父親落生,蔣氏也沒有收到城裡捎來的錢。竹匠們漸漸踩着陳寶年的腳後跟擁到城 裡去了。一九三四年是楓楊樹竹匠們逃亡的年代,據說到這年年底,楓楊樹人創始的竹器作 坊已經遍及長江下游的各個城市了。時尚書屋
我想楓楊樹的那條黃泥大路可能由此誕生。祖母蔣氏親眼目睹了這條路由細變寬從荒涼 到繁忙的過程。她在這年秋天手持圓鐮守望在路邊,漫無目的地研究那些離家遠行者。這一 年有一百三十九個新老竹匠挑着行李從黃泥大道上經過,離開了他們的楓楊樹老家。時尚書屋
這一年 蔣氏記憶力超群出眾,她几乎記住了他們每一個人的音容笑貌。從此黃泥大路像一條巨蟒盤 纏在祖母蔣氏對老家的回憶中。時尚書屋
黃泥大路也從此伸入我的家史中。我的家族中人和楓楊樹鄉親密集蟻行,無數雙赤腳踩 踏着先祖之地,向陌生的城市方向匆匆流離。幾十年後我隱約聽到那陣叛逆性的腳步聲穿透 了歷史,我茫然失神。老家的女人們你們為什麼無法留住男人同生同死呢?女人不該像我祖 母蔣氏一樣沉浮在苦海深處,楓楊樹不該成為女性的村莊啊。時尚書屋
第1百三十九個竹匠是陳玉金。祖母蔣氏記得陳玉金是最後一個。她當時正在路邊。陳 玉金和他女人一前一後沿著黃泥大路瘋跑。時尚書屋
陳玉金的脖子上套了一圈竹篾。腰間插着竹刀逃 ,玉金的女人披頭散髮光着腳追。玉金的女人發出了一陣古怪的秋風般的呼嘯聲極善奔跑。 她擒住了男人。時尚書屋

然後蔣氏看見了陳玉金夫妻在路上爭奪那把竹刀的大搏鬥。蔣氏聽到陳玉金 女人沙啞的雷雨般的傾訴聲。她說你這糊塗蟲到城裡誰給你做飯誰給你洗衣誰給你操你不要 我還要呢你放手我砍了你手指讓你到城裡做竹器。那對夫妻爭奪一把竹刀的早晨漫長得令人 窒息。時尚書屋
男的滿臉晦氣,女的憂憤滿腔。祖母蔣氏崇敬地觀望着黃泥大道上的這幕情景,心中 潮濕得難耐,她挎起草籃準備回家時聽見陳玉金一聲困獸咆哮,蔣氏回過頭目擊了陳玉金揮 起竹刀砍殺女人的細節。寒光四濺中,有猩紅的血火焰般躥起來,斑駁迷離。陳玉金女人年 輕壯美的身體迸發出巨響仆倒在黃泥大路上。時尚書屋
那天早晨黃泥大路上的血是如何洇成一朵蓮花形狀的呢?陳玉金女人崩裂的血氣瀰漫在 初秋的霧靄中,微微發甜。時尚書屋
我祖母蔣氏跳上大路,舉起圓鐮跨過一片血泊,追逐殺妻逃去的陳玉金。一條黃泥大道 在蔣氏腳下傾覆着下陷着,她怒目圓睜,踉貂蹌蹌跑着,她追殺陳玉金的喊聲其實是屬於我 們家的,田裡人聽到的是陳寶年的名字:
「陳寶年……殺人精……抓住陳寶年……」
我知道一百三十九個楓楊樹竹匠都順流越過大江進入南方那些繁榮的城鎮。就是這一百 三十九個竹匠點燃了竹器業的火捻子在南方城市裡開闢了嶄新的手工業。楓楊樹人的竹器作 坊水漫沙灘漸漸掀起了浪頭。一九三四年我祖父陳寶年的陳記竹器店在城裡蜚聲一時。時尚書屋
我聽說陳記竹器店薈萃了三教九流地痞流氓無賴中的佼佼者,具有同任何天災人禍抗爭 的實力。那黑色竹匠聚集到陳寶年麾下,個個思維敏捷身手矯健一如入海蛟龍。陳寶年愛他 們愛得要命,他依稀覺得自己拾起一堆骯髒的雜木劈柴,點點火,那火焰就躥起來使他無畏 寒冷和寂寞。陳寶年在城裡混到一九三四年已經成為一名手藝精巧處世圓通的業主。時尚書屋
他的鋪子做了許多又熱烈又邪門的生意,他的竹器經十八名徒子之手。全都沾上了輝煌 的邪氣,在竹器市場上鋭不可擋。時尚書屋
我研究陳記竹器鋪的發跡史時被那十八名徒子的黑影深深誘惑了。我曾經在陳記竹器鋪 的遺址附近遍訪一名綽號小瞎子的老人。他早在三年前死於火中。街坊們說小瞎子死時老態 龍鍾,他的小屋裡堆滿了多年的竹器,有天深夜那一屋子竹器突然就燒起來了,小瞎子被半 米高的竹骸竹灰埋住像一具古老的木乃伊。時尚書屋
他是陳記竹器鋪最後的光榮。時尚書屋
關於我祖父和小瞎子的交往留下了許多軼聞供我參考。時尚書屋
據說小瞎子出身奇苦,是城南妓院的棄嬰。他怎麼長大的連自己也搞不清。他用獨眼盯 着人時你會發現他左眼球裡刻着一朵黯淡的血花。小瞎子常常帶著光榮和夢想回憶那朵血花 的由來。時尚書屋
五歲那年他和一條狗爭搶人家樓檐上掉下來的臘肉,他先把臘肉咬在了嘴裡,但狗 仇恨的爪刺伸入了他的眼睛深處。後來他坐在自己的破黃包車上結識了陳寶年。他又談起了 狗和血花的往事,陳寶年聽得悵然若失。對狗的相通的回憶把他們擰在一起,陳寶年每每從 城南堂子出來就上了小瞎子的黃包車,他們在小紅燈的閃爍灼灼中回憶了許多狗和人生的故 事。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