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1934年的逃亡1.440 第 8 頁


有人指給她看橋頭上的那包狗糞,蔣氏抓起冰冷的狗糞嚎啕大哭。她把狗糞扔到了圍觀 者的身上,獨自往回走。一路上她看見無數堆狗糞向她投來美麗的黑光。她越哭狗糞的黑光 越美麗,後來她開始躲
作者:待考 / 頁數:(8 / 15)

有人指給她看橋頭上的那包狗糞,蔣氏抓起冰冷的狗糞嚎啕大哭。她把狗糞扔到了圍觀 者的身上,獨自往回走。一路上她看見無數堆狗糞向她投來美麗的黑光。她越哭狗糞的黑光 越美麗,後來她開始躲閃,聞到那氣味就嘔吐不止。時尚書屋

我會背誦一名陌生的南方詩人的詩。那首詩如歌如泣地感動我。去年父親病重之際我曾 經背對著他的病床給他講了父親和兒子的故事,在病房的藥水味裡詩歌最有魅力。時尚書屋

父親和我

我們並肩走着秋雨稍歇和前一陣雨像隔了多年時光我們走在雨和雨的間歇裡肩頭清晰地靠在一起卻沒有一句要說的話我們剛從屋子裡出來所以沒有一句要說的話這是長久生活在一起造成的滴水的聲音像折下一支細枝條父親和我都懷着難言的恩情安詳地走着
我父親聽明白了。他耳朵一直很靈敏。看著我的背影他突然琅琅一笑,我回過頭從父親 蒼老的臉上發現了陳姓子孫生命初期的特有表情:透明度很高的歡樂和雨積雲一樣的憂患。 在醫院雪白的病房裡我見到了嬰兒時的父親,我清晰地聽見詩中所寫的歷史雨滴折下細枝條 的聲音。時尚書屋
這一天父親大聲對我說話逃離了啞巴狀態。我凝視他就像凝視嬰兒一樣就是這樣的 我祈禱父親的復活。時尚書屋
父親的降生是否生不逢時呢?抑或是伯父狗崽的拳頭把父親早早趕出了母腹。父親帶著 六塊紫青色胎記出世,一頭鑽入一九三四年的災難之中。時尚書屋
一九三四年楓楊樹周圍方圓七百里的鄉村霍亂流行,鄉景黯淡。父親在祖傳的顏色發黑 的竹編搖籃裡感覺到了空氣中的災菌。他的雙臂總是朝半空抓捏不止啼哭聲驚心動魄。祖傳 的搖籃盛載了父親後便像古老的二胡淒惶地叫喚,一家人在那種聲音中都變得焦躁易怒,兒 女圍繞那只搖籃爆發了無數戰爭。時尚書屋
祖母蔣氏的產後生活昏天黑地。她在水塘裡洗乾淨所有染 上臟血的衣服,端着大木盆俯視她的小兒子,她發現了嬰兒的臉上跳動着不規則的神秘陰影 .
出世第8天父親開始拒絶蔣氏的哺乳。祖母蔣氏惶惶不可終日,她的沉重的乳房被抓劃 得傷痕累壙,她懷疑自己的奶汁染上橫行鄉裡的瘟疫變成啞奶了。蔣氏靈機一動將奶汁擠在 一隻大海碗裡喂給草狗吃。然後她捧着碗跟着那條草狗一直來到村外。時尚書屋
漸漸地她發現狗的腦 袋耷拉下來了狗倒在河塘邊。那是財東陳文治家的護羊狗,毛色金黃茸軟。陳家的狗竭力地 用嘴接觸河塘水卻怎麼也夠不着。蔣氏聽見狗絶望而狂亂的低吠聲深受刺激。時尚書屋

她砸碎大海碗 ,慌慌張排扣上一直敞開的衣襟,一路飛奔逃離那條垂死的狗。她隱約覺到自己哺育過八個 兒女的雙乳已經修煉成精,結滿仇恨和破壞因子如今重如金石勢不可擋了。她忽而又懷疑是 自己的雙乳向楓楊樹鄉村播灑了這場瘟疫。時尚書屋
祖母蔣氏夜裡夢見自己裂變成傳說中的災女渾身噴射毒瘴,一路哀歌,飄飄欲仙,浪游 整個楓楊樹鄉村。那個夢持續了很長時間,蔣氏在夢中又哭又笑死去活來。孩子們都被驚醒 ,在黑暗中端坐在草鋪上分析他們的母親。蔣氏喜歡做夢。時尚書屋
蔣氏不願醒來。孩子們知道不知 道?時尚書屋
父親的搖籃有一夜變得安靜了,其時嬰兒小臉赤紅,脈息細若游絲,他的最後一聲啼哭 喚來了祖母蔣氏。蔣氏的雙眼恍惚而又清亮,仍然在夢中。她托起嬰兒灼熱的身體像一陣輕 風捲出我們家屋。夢中母子在晚稻田裡輕盈疾奔。時尚書屋
這一夜楓楊樹老家的上空星月皎潔,空氣 中擠滿膠狀下滴的夜露。時尚書屋
夜露清涼甜潤,滴進焦渴饑餓的嬰兒口中。我父親貪婪地吸吮不停。他的岌岌可危的生 命也被那幾千滴夜露洗滌一新,重新爆出青枝綠葉。時尚書屋
我父親一直認為:半個多世紀前祖母蔣氏發明了用夜露哺育嬰兒的奇蹟。這永遠是奇蹟 ,即使是在我家族的蒼茫神奇的歷史長卷中也稱得上奇蹟。這奇蹟使父親得以啜飲鄉村的自 然精髓度過災年。時尚書屋
後代們沿著父親的生命綫可以看見一九三四年的烏黑的年暈。我的眾多楓楊樹鄉親未能 逃脫瘟疫一如稗草伏地。暴死的幽靈潛入楓楊樹的土地深處呦呦狂鳴。天地間陰慘慘黑沉沉 ,生靈鬼魅渾然一體,彷彿巨大的浮萍群在死水裡掙扎漂流,隨風而去。時尚書屋
祖母蔣氏的五個小 兒女在三天時間里加入了亡靈的隊伍。時尚書屋
那是我祖上親人的第1批死亡。時尚書屋
他們一字排在大草鋪上,五張小臉經霍亂病菌燒灼後變得漆黑如炭。他們的眼睛都如同 昨日一樣淡漠地睜着凝視母親。蔣氏在我家祖屋裡焚香一夜,裊裊升騰的香煙把五個死孩子 熏出了古樸的清香。蔣氏抱膝坐在地上,為她的兒女守靈。時尚書屋
她聽見有一口大鐘在冥冥中敲了 整整一夜召喚她的兒女。時尚書屋
等到第2天太陽出來香煙從屋裡散去後蔣氏開始了殯葬。她把五個死孩子一個一個抱到 一輛牛車上,男孩前僕女孩仰臥,臉上覆蓋着碧綠的香粽葉。蔣氏把父親纏綁在背上就拉著 牛車出發了。時尚書屋
我家的送葬牛車遲滯地在黃泥大道上前行。黃泥大道上從頭至尾散開了幾十支送葬隊伍 .喪號昏天黑地響起來,震動一九三四年。女人們高亢的喪歌四起,其中有我祖母蔣氏獨特 的一支。她的喪歌裡多處出現了送郎調的節拍,顯得古怪而富有底蘊。時尚書屋
蔣氏拉著牛車找了很 長很長時間,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墳地。她驚奇地發現黃泥大道兩側几乎成了墳塋的山脈,沒 有空地了,無數新墳就像狗糞堆一樣在楓楊樹鄉村誕生。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