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1934年的逃亡1.440 第 9 頁


後來牛車停在某個大水塘邊。蔣氏倚靠在牛背上茫然四顧。她不知道是怎麼走出浩蕩的 送葬人流的,大水塘墨綠地沉默,塘邊野草萋萋沒有人跡。她聽見遠遠傳來的喪號聲若有若 無地在各個方向縈繞,
作者:待考 / 頁數:(9 / 15)

後來牛車停在某個大水塘邊。蔣氏倚靠在牛背上茫然四顧。她不知道是怎麼走出浩蕩的 送葬人流的,大水塘墨綠地沉默,塘邊野草萋萋沒有人跡。她聽見遠遠傳來的喪號聲若有若 無地在各個方向縈繞,鄉村沉浸在這種聲音裡顯得無邊無際。時尚書屋

晨風吹亂我祖母蔣氏的思緒, 她的眼睛裡漸漸浮滿虛無的暗火。她抓往牛繮慢慢地拽拉朝水塘走去。赤腳踩在水塘的淤泥 裡,有一種冰涼的刺激使蔣氏嗷嗷叫了一聲。她開始把她的死孩子一個一個地往水裡抱,五 個孩子沉入水底後水面上出現了連綿不絶的彩色水泡。時尚書屋
蔣氏凝視着那水泡雙腳漸漸滑向水塘 深處。這時纏在蔣氏背上的父親突然哭了,那哭聲彷彿來自天堂打動了祖母蔣氏。半身入水 的蔣氏回過頭問父親:「你怎麼啦,怎麼啦?」嬰兒父親眼望蒼天粗獷豪放地啼哭不止。蔣 氏忽地癱坐在水裡,她猛烈地揪着自己的頭髮朝南方呼號:陳寶年陳寶年你快回來吧。時尚書屋
陳寶年在遠離楓楊樹八百里的城市中,懷抱貓一樣的小女人環子凝望竹器鋪外面的街道 .外面是三四年的城市。時尚書屋
我的祖父陳寶年回味着他的夢。他夢見五隻竹籃從房樑上掉下來,蹦蹦跳跳撲向他在他 懷裡燃燒。他被燒醒了。時尚書屋
他不想回家。他遠離瘟疫遠離一九三四年的災難。時尚書屋
我聽說瘟疫流行期間老家出現了一名黑衣巫師。他在馬橋鎮上擺下攤子祛邪鎮魔。從四 面八方前來請仙的人群絡繹不絶。祖母蔣氏背着父親去鎮上親眼目睹了黑衣巫師的風采。時尚書屋
她看見一個身穿黑袍的北方漢子站在鬼頭大刀和黃裱紙間,覺得眼前一亮,渾身振奮。 她在人群裡拚命往前擠,擠掉了腳上的一隻草鞋。她放開嗓子朝黑衣巫師喊:
「災星,災星在哪裡?」
蔣氏的沙啞的聲音淹沒在嘈雜的人聲中。那天數千楓楊樹人向黑衣巫師磕拜求神,希望 他指點流行鄉裡的瘟疫之源。時尚書屋
巫師邊唱邊跳,舞動古銅色的鬼頭大刀,刀起刀落。最後飛落在地上。蔣氏看見那刀尖 滲出了血,指着黃泥大道的西南方向。你們看啊。時尚書屋

人群一起踮足而立,遙望西南方向。只見 遠處的一片土坡蒸騰着乳白的氤氳。景物模糊綽約。惟有一棟黑磚樓如同巨獸蹲伏着,窺伺 馬橋鎮上的這一群人。時尚書屋

黑衣巫師的話傾倒了馬橋鎮:

西南有邪泉藏在玉罐裡玉罐若不空災病不見底
我的楓楊樹鄉親騷動了。他們憂傷而悲憤地凝視西南方的黑磚樓,這一刻神奇的巫術使 他們恍然覺悟,男女老少的眼睛都看見了從黑磚樓上騰起的瘟疫細菌,紫色的細菌蟲正向楓 楊樹四周強勁地撲襲。他們知道邪泉四溢是瘟疫之源。時尚書屋

陳 文 治

陳 文 治

陳 文 治

陳 文 治 陳 文 治

祖母蔣氏在虛空中見到了被巫術放大的白玉瓷罐。她似乎聽見了邪泉在玉罐裡沸騰的響 聲。所有楓楊樹人對陳文治的玉罐都只聞其聲未見其物,是神秘的黑衣巫師讓他們領略了玉 罐的奇光異彩。這天祖母蔣氏和大徹大悟的鄉親們一起嚼爛了財東陳文治的名字。時尚書屋
楓楊樹兩千災民火燒陳文治家穀場的序幕就是這樣拉開的。事發後黑衣巫師悄然失蹤, 沒人知道他去往何處了。在他擺攤的地方,一件汗跡斑斑的黑袍掛在老槐樹上隨風飄蕩。時尚書屋
此後多年祖母蔣氏喜歡對人回味那場百年難遇的大火。時尚書屋
她記得穀場上堆着九垛谷穗子。火燒起來的時候穀場上金光燦爛,噴發出濃郁的香味。 那谷香熏得人眼流淚不止。死光了妻兒老小的陳立春在火光中發瘋,他在九垛火山裡穿梭蛇 行。時尚書屋
一邊抹着滿頰淚水一邊摹仿仙姑跳大神。眾人一齊為陳立春歡呼跺腳。陳文治的黑磚樓 惶恐萬分。陳家人擠在樓上呼天搶地痛不欲生。時尚書屋
陳文治乾瘦如柴的身子在兩名丫環的扶持下 如同暴風雨中的蒼鷺,紋絲不動。那只日本望遠鏡已經碎裂了,他覷起眼睛仍然看不清穀場 上的人臉。「我怎麼看不清那是誰那是誰?」縱火者在陳文治眼裡江水般地波動,他們把谷 場攪成一片刺目的紅色。後來陳文治在縱火者中看到了一個背馱孩子的女人。時尚書屋
那女人渾身赤 亮形似火神,她擠過男人們的縫隙爬到穀子垛上,用一根松油繩點燃了最後一垛穀子。時尚書屋
「我也點了一垛穀子。我也放火的。」祖母蔣氏日後對人說。她懷念那個匆匆離去的黑 衣巫師。時尚書屋
她認定是一場大火燒掉了一九三四年的瘟疫。時尚書屋
當我十八歲那年在家中閣樓苦讀毛澤東經典著作時,我把《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與 楓楊樹鄉親火燒陳家穀場聯繫起來了。我遙望一九三四年化為火神的祖母蔣氏,我認為祖母 蔣氏革了財東陳文治的命,以後將成為我家歷史上的光輝一頁。我也同祖母蔣氏一樣,懷念 那個神秘的偉大的黑衣巫師。他是誰?他現在在哪裡呢?時尚書屋
楓楊樹老家聞名一時的死人塘在瘟疫流行後誕生了。時尚書屋
死人塘在離我家祖屋三里遠的地方。那兒原先是個蘆蒿塘,狗崽八歲時養的一群白鵝曾 經在塘中生活嬉戲。考證死人塘的由來時我很心酸。楓楊樹老人都說最先投入塘中的是祖母 蔣氏的五個死孩子。時尚書屋
他們還記得蔣氏和牛車留在塘邊的轍印是那麼深那麼持久不消。後來的 送葬人就是踩着那轍印去的。時尚書屋
埋進塘中的有十八個流浪在楓楊樹一帶的手工匠人。那是死不瞑目的亡靈,他們裸身合 仆于水面上下,一片青色斑斕觸目驚心使酸甜的死亡之氣衝天而起。據說死人塘邊的馬齒莧 因而長得異常茂盛,成為楓楊樹鄉親挖野菜的好地方。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