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瘋癲與文明》 第 29 頁


第2種諺妄在某種意義上是一種純粹理性。而這種理性偏偏產生出痴獃的外表。在這種諺妄中包含着瘋癲的似是而非的真理。這裡有雙重含義。我們在這裡似乎既發現了使瘋癲變成真理的東西無可辯駁
作者:米歇爾·福柯譯者:劉北成,楊遠嬰 / 頁數:(29 / 85)

第2種諺妄在某種意義上是一種純粹理性。而這種理性偏偏產生出痴獃的外表。在這種諺妄中包含着瘋癲的似是而非的真理。這裡有雙重含義。時尚書屋

我們在這裡似乎既發現了使瘋癲變成真理的東西無可辯駁的邏輯、結構完善的論述話語、一種實際語言的無懈可擊的明晰表達,又發現了使之變成真正的瘋癲的東西瘋癲的本性、瘋癲表現的特殊風格以及格安的內在結構。 
更深入一步看,這種諺妄語言是瘋癲的結構方式,是肉體或靈魂的一切瘋癲表現的決定性要素,因此也是瘋癲的根本真理。譬如,迪默布羅克分析的憂鬱症患者之所以與魔鬼交談,其原因在於魔鬼心象已由精神運動深深地銘刻在可塑的大腦中。但是,這種有機的形象僅僅是糾纏着病人思想的某種成見的另一面。它所體現的是某種無限重複的話語——關於上帝必定對犯有殺人罪者予以懲罰的話語——在肉體的積澱。時尚書屋
肉體及其所隱匿的痕跡,靈魂及其所感受的心象在這裡都不過是諺妄語言句法中的層階。 
為了避免讓人們指責說我們的全部分析都是圍繞着一個作者的一項觀察因為它涉及的是憂鬱症諺妄,所以它是一個特例展開的,我們將用另一個時代另一個作者關於另一種通然有別的疾病的論述,來確證請安話語在古典時期瘋癲概念中的基本角色。這就是邊維爾Bienville所研究的「女子淫狂」的例子。有一名叫朱麗葉的少女,她的想像因過早讀了些書而被激發起來,又因聽到一個年輕女仆的議論而變得強烈。這個女仆「初知維納斯的秘密,……在母親眼中是一個本分的侍女」,但她「是一個給女兒帶來歡樂的可親而妖燒的女管家」。時尚書屋
朱麗葉用自己在受教育過程中所獲得的全部印象來同這些新奇的慾望進行鬥爭。她用宗教和道德知識來對抗小說中的挑逗語言。儘管她的想像十分活躍,但只要她擁有「一種推理能力,使自己相信,屈從這種可恥的情慾既不合法又不道德」,她就不會生病。但是,她聽到的下流議論和讀到的誘惑文字越來越多。時尚書屋
這些東西每時每刻都在使日益脆弱的神經變得愈益激動不安。後來她用來作為抗拒武器的基本語言逐漸失效了:「本來只有天性在說話。但是不久,幻覺、怪念和狂想都產生作用了。最後她不幸獲得一種力量,向自己證實這個可怕的格言:世上沒有什麼比順從情慾更美妙、更甜蜜。」

這種基本話語打開了瘋癲之門:想像獲得自由,慾望不斷擴大,神經達到亢奮的程度。嚴格體現了某種道德原則的諺妄直接導致了驚厥,從而有可能危及生命本身。 
這最後一種演變是從幻覺的解放開始的,至此結束于嚴格的諺妄語言。在這種演變結束之時,我們可以做出以下結論: 
1.在古典時期,瘋癲中存在着兩種諺妄。一種是某些精神疾病,尤其是憂鬱症所特有的癥狀。在這個意義上,我們可以說有些病伴隨有諺妄,有些疾病不帶有諺妄。但無論如何,這種請安總是明顯的,它構成瘋癲表徵的一個組成部分。時尚書屋
它是瘋癲的真相所固有的,構成其中一部分。但是,還存在着另一種諺妄,它並不總是明顯的。它不是由病人自己在生病過程中明確表達出來的。但是,凡是從根源上追溯這種疾病併力圖明確表述其秘密和真相的人,都不會看不到它的存在。時尚書屋

2.這種隱蔽的諺妄存於心智的一切變動之中,甚至存在於我們認為最不可能的地方。古典主義思想確信,在僅有默默的姿態、無言的狂暴、古怪的行為的病例中,背後都是瘋癲在直接地和不斷地起作用,從而將這些特殊的表徵與瘋癲的一般實質聯繫起來。詹姆斯James在《醫學大辭典》中明確地主張,「凡是做出任何有悻理性和體統的、過分或錯誤的有意行為的病人」均應視為處于諺妄狀態,「例如有些病人用手撕扯毛衣的毛線或用手抓蒼蠅;某個病人的行為毫無原因地違反常態,或滔滔不絶地講話或沉默不語;或者他在本該慎重的言談中出言不遜、滿嘴污言穢語、或者在有人接近他時,他呼吸異常困難或暴露自己的私處。我們還應認為那種因感官迷亂而頭腦不清的人或違反常態使用感官的人處于諺妄狀態,如病人喪失某種意識行為的能力或行動異常。」
 
3.不難理解,話語涵蓋了整個瘋癲領域。在古典意義上,瘋癲與其說是指精神或肉體的某種特殊變化,毋寧說是指在肉體的變化下面、在古怪的言談舉止下面,有一種諺妄話語存在。可以說,古典主義的瘋癲的最簡單最一般的定義就是諺妄delire:「這個詞是從lira犁為衍生出來的,因此deliro實際上意指偏離犁溝,偏離正確的理性軌道。」因此,毫不奇怪,18世紀的病理學家常常把頭暈列為一種瘋癲,而很少將歇斯底里性驚厥列為瘋癲。時尚書屋
這是因為在歇斯底里性驚厥中往往不能發現這種語言,而頭暈則提供了諺妄證明:世界確實在「旋轉」。對於一種能被稱作瘋癲的疾病來說,這種諺妄是一個充分必要條件。 
4.語言是瘋癲的首要的和最終的結構,是瘋癲的構成形式。瘋癲藉以明確表達自身性質的所有演變都基于語言。瘋癲的實質最終可以用某種話語的簡單結構來確定,這一點並沒有把瘋癲簡化為某種純粹的心理狀態,而是使它涵蓋了靈與肉的整體。這種話語既是精神用自己特有的真理自言自語的無聲語言,又是肉體運動的有形表達。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