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中國北漂藝人生存實錄 第 6 頁


聊了十幾分鐘,我與小五回到了各自的出租屋,簡單打扮了一下,小五就領着我和其他幾個人,其中當然也包括那位討人喜歡的鼓手,去路邊等公共汽車。他說今天樂隊要去錄音棚為他們的專輯做縮混,他
作者:卞慶奎 / 頁數:(6 / 64)

聊了十幾分鐘,我與小五回到了各自的出租屋,簡單打扮了一下,小五就領着我和其他幾個人,其中當然也包括那位討人喜歡的鼓手,去路邊等公共汽車。他說今天樂隊要去錄音棚為他們的專輯做縮混,他要帶我去熟悉一下情況,好為以後我的加盟打下基礎。

錄音棚在人大附近的一個地下室裡,設備很簡陋。我們剛到不久,錄音師就開始工作了。這是他們樂隊第1次錄製專輯,作為主唱,小五很認真,他與樂手們一遍一遍不厭其煩地調製着同一首歌,直到後來我發現自己已經會唱這首歌了,他們的錄製工作才算告一段落。
晚上,我們回到樹村,這時已經有一個音樂雜誌的女記者等在那兒準備採訪小五他們這支樂隊了。這位女記者30來歲的樣子,長得不算漂亮,但很有女人味,小五把她領到自己屋裡,把她讓到屋裡僅有的那只凳子上坐下,我們則坐在他的床上,採訪就算正式開始了。
風雨過後,請在歌聲裡為我祝福(6)
採訪結束後,女記者請我們去村子裡最好的一家飯店吃了一頓飯,然後就打了輛車回去了。她的出租車剛一離開,大家就開起了這個女記者的玩笑,對她裸露在外及被緊緊包裹着的部位逐一作了大點評。
點評了一番後,大家得出了一個「這妞有點意思」的結論。於是就有人提出,如果誰能把她泡到手,大家就集體出資請他到王府井烤鴨店吃一頓烤鴨。在烤鴨的誘惑下,小五摩拳
擦掌,做出一副躍躍欲試、志在必得的樣子。彷彿只要他一出手,就可以馬上泡到「這妞」,就可以馬上吃到王府井的烤鴨。

幾天後,專輯的縮混工作完成了,我又參加了樂隊的幾次討論會。這時,我和大家都已經混得很熟了,互相都習慣了拍着肩膀稱兄道弟。在這兒就是這樣,只要你是搞音樂的,相處起來就特別容易,五湖四海皆兄弟,大家都是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才走到一起來的嘛。
在討論會上,他們甚至也請我發了言,畢竟對搖滾還不太熟悉,我的發言就顯得有點門外漢的味道,但沒有人嘲笑我,相反在我發言的時候,大家都聽得很仔細,尤其是那位鼓手兄弟,一邊點着頭聽我說話,還一邊在筆記本上記着什麼,彷彿對我的發言挺感興趣似的。
我們在一起討論着專輯的封套設計、照片、歌曲的排列順序,憧憬着這張專輯發行後一炮走紅的美好前景。
這張名為《零點,向太陽出發》的專輯,一共花了3萬多元才製作完成,這3萬多元是小五他們樂隊幾個人東挪西湊用了半年的時間才籌措到的。專輯製作完成後,樂隊開始到北京各個唱片公司推銷他們的產品,不久就有一家唱片公司願以5萬元的價格一次性購買這張專輯的版權。
樂隊中有人動了心,覺得5萬元也不錯了,起碼收回了成本還能小賺一筆,畢竟是第1張專輯,以後有的是機會,但小五覺得5萬元的價格太低,如果這張唱片發火了,樂隊豈不是太吃虧了?於是,小五力排眾議,鼓動大家不要為這點蠅頭小利而賤賣了自己,最後大家就聽了小五的,拒絶了這家唱片公司。
拒絶了後,大家又開始為唱片的事分頭去跑,結果跑了一個多月,也沒人再願意買這張唱片,他們大多聽了一首歌就給唱片判了死刑,說這樣的搖滾基調太灰暗,聽起來太憂傷,聽這樣的搖滾簡直就是和自己過不去,根本就沒有市場。最後大家不得不回過頭來,再去找原先那家願出5萬元買他們唱片的公司,沒想到那家公司卻死活都不願意再與他們談了,別說5萬元,就是1萬元他們也不要了。
一賭氣,大家都不願意再去碰釘子了,這張唱片就成了一文不值的玩意兒,扔在那兒都懶得再看一眼。這件事,給小五帶來的打擊最大,若不是他勸大家不能5萬元就賤賣了自己,會給樂隊帶來這麼大的損失嗎?
當初策劃這張專輯的創意就是小五提出來的,為了能把專輯製作出來,所有的人都盡了全力,不惜動用所能動用的關係,求爺爺告奶奶的,厚着臉皮向親戚朋友借錢,並答應賺了錢一定儘快把錢還給人家。現在可好,全賠進去了,這讓大家怎麼向那些債主們交代?
小五很內疚,覺得是自己害了大家。見小五背上了思想包袱,樂隊裡的兄弟就勸他別這樣,這件事其實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他大可不必為此事而感到欠大家什麼。可無論怎麼勸,都無法讓小五從失敗的情緒中解脫出來,相反兄弟們越是對他好,他就越是覺得對不起兄弟們。
就這樣,小五的思想包袱越背越重,情緒顯得非常低落,整天垂頭喪氣地一個人坐在小酒館裡喝悶酒,醉了就一個人跑到村外的樹林裡大吼大叫,然後就在那兒痛哭一場。嚴重的是,他的這種情緒還影響到了工作,影響了整個樂隊的形象,在酒吧裡演出時,他顯得沒精打采的,常常唱錯詞,有幾次差點被台下的客人轟了下去。
大家都覺得不能讓小五再唱下去了,否則樂隊就無法在酒吧裡生存,唱片的事已經弄得大家一貧如洗,如果不能在酒吧裡生存下去,不久所有人就都要面臨挨餓的境地了。為了樂隊的生存,所有人都明白,樂隊必須把小五這個主唱換下來,但誰又好意思開這個口呀,那不更傷他的自尊嗎?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