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中國北漂藝人生存實錄 第 7 頁


幸好小五也很快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他主動向大家提出自己退出樂隊,大家也就順水推舟同意了他的請求。小五退出樂隊後,經提議,由我來接替他的工作。這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我剛到這兒幾個月,他
作者:卞慶奎 / 頁數:(7 / 64)

幸好小五也很快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他主動向大家提出自己退出樂隊,大家也就順水推舟同意了他的請求。小五退出樂隊後,經提議,由我來接替他的工作。這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我剛到這兒幾個月,他們為什麼偏偏選擇了我這個「外人」來擔此重任呢?我竭力推辭,但大家都認定我很有實力,是主唱的最佳人選。

眾命難違,我只得答應下來,做了樂隊的「主唱」。
其實大家從來就沒有產生過拋棄小五的念頭,我們更不想讓小五產生這種被拋棄的想法。雖然讓我做了主唱,但樂隊還是讓小五隨隊去酒吧演出,只是把他的任務由過去的主唱改成了貝司手。
小五的貝司彈得很不錯,剛組建樂隊時,他就是個貝司手,現在仍讓他去做貝司手,也算是做的老本行。可小五不這樣想,他覺得大家這是在可憐他,樂隊裡從來就沒缺過貝司手,幹嗎還讓他這個吃閒飯的去彈什麼貝司呀,明擺着是在可憐他嘛!
幹了幾天,小五就撂了挑子,不願再幹這個貝司手了。大家沒辦法,只得暫且由他去,想等他心情恢復正常後,再勸他回到樂隊裡,到那時再讓他做主唱也是可以的。可誰也沒有想到,不久小五就出事了。
風雨過後,請在歌聲裡為我祝福(7)
小五自離開樂隊後,整天泡在小酒館裡把自己喝得人事不醒。一天晚上,他喝了一瓶二鍋頭從小酒館出來,他晃晃悠悠地從小樹林經過時,突然一個女孩從樹林裡鑽出來,把他嚇了一跳。
那女孩穿著裙子,路過樹林時有了便意,便去林中小解,剛把裙子提起來鑽出樹林,就碰上了醉醺醺的小五。由於沒有防備,她也被小五嚇了一跳,慌慌張張中她急步往前走,卻
不料被路邊一個土坎絆倒了。

小五一把抱起她,迷迷糊糊地,只覺得懷中軟軟的躺着個穿著一身素白的美麗女孩,他一時產生了幻覺,竟看見這女孩正一臉柔情地衝自己笑,他真的以為天上掉下了個仙女。他的心怦怦地跳了起來,他很興奮,就一下子把女孩抱緊了。
女孩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傻了,半天才反應過來,不由得發出一聲驚叫,然後用力掙脫開小五的懷抱,也許她是真的被嚇傻了,竟撒開腿往小樹林裡跑去,一邊跑還一邊大喊救命。正是這救命聲,把小五一直壓抑着的某種慾望勾引起來了,他瘋了一樣,跟在女孩後面追進了林子,很快就追上了女孩,他將女孩撲倒在地。
從樹林間隙透進來的如水月光,正照在女孩半裸着的皮膚上,把女孩映襯得愈發潔白如雪,如夢如幻。小五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他像個野獸似的,轉眼就將女孩扒了個精光,將她死死地壓在了身下……
女孩此時已嚇得沒了力氣,只能任由小五擺佈,可是,就在那一刻,他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嚇得酒一下子醒了大半。這一嚇,把他給嚇傻了,他就那麼趴在女孩的身上,不知道下面自己該怎麼辦。
正在這時,遠處聽到女孩救命聲的村民聞訊趕來,將小五捉了個正着……小五被村民打了個半死,然後被扭送到了當地派出所。不久,小五就以強姦罪被判了刑。
發生這一切時,我們樂隊正應天津的一位朋友的邀請,去他那兒的歌廳「走穴」,幾天後等我們從天津回來時,才聽說了小五的事。剛聽到這個消息時,真如晴天一個霹靂,把我們所有的人都嚇得傻在了那兒,那個把小五稱做五哥的鼓手,甚至還當場哭出了聲。
小五的事曾在樹村造成了極為惡劣的影響,村民們把我們視作了洪水猛獸,據說當時曾有人提議聯合起來向政府請願,讓政府把我們這幫「渣子」通通趕出北京城,要不是有人擔心趕走了我們,房子沒人租,斷了他們的財路,恐怕這個提議就得以實現了。
其實,受這件事牽連最大的還是我們樂隊,因為小五是我們樂隊的人,所以他犯了事我們也難逃其咎,從天津回到樹村的第2天,我們就被派出所傳訊了一次,但許多人都可以證明事發當天我們遠在天津,所以派出所的人很快就把我們放了。
小五被判了刑後,我們的樂隊就解散了。解散的原因有兩個,一是這個樂隊已臭名昭著,很難在樹村待下去了;二是大家因為小五的事都有些心灰意冷,都認定小五的事和自己有關係,若不是把他的主唱地位讓我取代,若那時能多關心一下他,他肯定也不至于走到這一步。
樂隊解散後,我搬出了樹村,又操起了老本行——去地鐵口唱歌。
在樹村待了一年,我繞來繞去又重新回到了最初的起點,這讓我不禁感嘆起生活的無常與無奈。經過近兩年的「北漂」生活,我變得成熟了一些,也滄桑了許多。我留起了長長的頭髮,蓄起了鬍子,穿著露出膝蓋的牛仔褲,故意把自己裝扮得老氣橫秋,好讓它配得上我這顆未老先衰的心。
地鐵口的那位靠乞討為生的老太太已經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斷了胳膊的小孩可憐兮兮地跪在那裡,臉上毫無表情、口中木訥地重複着一句話:「叔叔阿姨,可憐可憐我吧!叔叔阿姨,可憐可憐我吧!」
此時正是酷夏,小孩的胳膊上散髮出陣陣惡臭,招來了一群群嗡嗡直叫的蒼蠅,讓路過的行人不得不一手捂着鼻子,一手將剛剛掏出的一個鋼鏰或一張紙幣扔到他面前的盤子裡。還好,人們在厭惡這個孩子的同時,還沒忘了一點施捨。這說明人類的同情心,永遠都不會泯滅。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