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人是機器》 第 1 頁


【作 者】(法)拉·梅特裡(Julien Offroy de La Mettrie)著 顧壽觀譯 王太慶校叢書名漢譯世界學術名著叢書形態項 74; 20cm讀秀號
作者:拉·梅特裡譯者:顧壽觀 / 頁數:(1 / 25)



【作 者】(法)拉·梅特裡(Julien Offroy de La Mettrie)著 顧壽觀譯 王太慶校
叢書名漢譯世界學術名著叢書
形態項 74; 20cm
讀秀號000000558918
出版項 商務印書館 , 1959
ISBN號 7-100-01138-8/ B565.27
原書定價 4.20元 網上購買
主題詞機械唯物主義(地點: 法國 年代: 近代)
參考文獻格式(法)拉·梅特裡(Julien Offroy de La Mettrie)著 顧壽觀譯 王太慶校. 人是機器. 商務印書館, 1959.

出版者的聲明 ① 

①這聲明是1748年作者匿名發表的原版上的。——譯者 

大家也許會覺得很驚訝,我居然敢把自己的名字放到一本像這樣大膽的書上。假如我不是相信一切圖謀顛覆宗教的企圖都危害不了宗教,假如我能夠相信另一位出版家不會心甘情願地去做我自己憑着良心加以拒絶的事情的話,我是一定不會這樣做的。我知道,如果小心謹慎,就最好不要給那些心智薄弱的人任何受引誘的機會。可是就假定心智薄弱的人會受引誘,我把這本書讀了一下,覺得也根本用不着為他們擔心。時尚書屋
為什麼要這樣誠惶誠恐地去禁止那些違反神聖現念和宗教現念的言論呢?這樣做豈不是反而使人相信自己會受誘惑?豈不是證明人們一開始懷疑,信心就立刻消失,因而宗教也就立刻永別了!如果我們害怕那些不信宗教的人,又有什麼辦法,什麼希望來懾服他們呢?如果禁止他們使用自己的理性,只是一味輕率地斥責他們的行為,而不去考查一下,看看這些行為是否應該受到它們自己的那種思想方式的斥責,又怎樣能夠把那些人引回正路呢? 
這樣一種做法反而對那些不信宗教的人有利;他們譏笑宗教,說我們的無知要使我們不能與哲學相調和:他們在他們的壁壘裡高唱凱歌,說我們的戰斗方法使他們相信自己是不可戰勝的。如果宗教沒有勝利,那是由於那些保衛宗教的低劣作家們的錯誤。讓優秀的作家們拿起筆來,讓他們好好地武裝起來,讓神學對一個這樣脆弱的敵手占上風吧。我把無神論者比作那些意圖攀登上天的巨人,他們將永遠具有同樣的命運。時尚書屋

我認為應當把這些話放在這本小冊子的卷首,以預防一切顧慮。駁斥我所印出來的東西對於我是不相宜的,甚至對這本書裡的議論表示我的意見也不妥當。內行的人會很容易地看出,這只是由於我們在企圖解釋心靈與身體的結合時總要發生一些困難。如果作者所得出的那些結論是有危害性的,但願大家記得那些結論只是以一個假設為基礎。時尚書屋
難道還用得着再去摧毀它們嗎?假如允許我設想自己所不相信的事的話,就算這結論很難推翻,那也只不過是得到一個較好的機會出出風頭罷了。打毫無危險的仗,戰勝了也不光榮。 
這位我根本不認識的作者從柏林給我寄來他的著作,他只是請求我寄六冊樣本到阿爾讓斯侯爵先生的住址去。顯然這只能說是他不願讓人知道,因為我深信這個地址本身只不過是開玩笑的。時尚書屋


拉·梅特裡著 顧壽觀譯

獻辭 

獻給 

葛廷根大學醫學教授哈勒爾先生① 
①AlbrechtvonHaller1708—1777,瑞士人,醫生,植物學家兼解剖學家。——譯者 
這裡並不是一篇獻辭;您比我所能加給您的一切頌揚都要高得多;如果這是一篇學院文章,我就覺得沒有更無益、更無味的了。這並不是一篇說明,敘述着我用來重新提出一個屢經討論的陳舊問題的新方法。您至少可以發現它具有這種價值,您此外也可以評判您的學生和朋友是否很好地完成了他的任務。我要說的是我寫這部作品的愉快;我呈獻給您的是我本人,而不是我的書,為的是自己弄明白這種崇高的研究欲的性質。時尚書屋
這篇文章的主旨就是如此。有些著作家自己沒有什麼可說的,為了補償他們的想像力的枯燥,便拿出一篇根本就沒有想像力的文章來:我將不會是第1個這樣的人。請告訴我,阿波羅②的雙倍的兒子,著名的瑞士人,近代的弗拉卡斯托①,既善於認識自然,又善於測度自然的您,既要感受自然,更要說明自然的您,身為博學的醫師,更是偉大詩人的您,請告訴我:要靠哪些魅力,研究才能把鐘點化為頃刻?這些迥異於庸俗快樂的精神快樂,它們的本性是什麼?..讀了您的那些迷人的詩,我自己太感動了,簡直無法說出它們所給我的鼓舞。人,從這個觀點去看,是與我心目中的對象毫無阻隔的。時尚書屋

②Apollon,希臘神話中的太陽神,被認為是最智慧的。——譯者 
①GirolamoFracastoro1483—1553,意大利醫生,物理學家,天文學家兼詩人。——譯者 
官能的慾望,不管它是多麼可愛和可親,也不管一個青年法國醫生的那枝看來既知恩又優雅的筆給它作了多少讚頌,它只有一種唯一的享受,這種享受就是它的墳墓。如果極度的快乎不致于把官能的慾望一下殺死的話,它也應當要有一定的時間來複活。精神快樂的源泉是多麼不同啊!愈是接近真理,便愈加發現真理的迷人。不但真理的享受可以增進慾望,而且只要一開始尋求享受,就當下得到享受了。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