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人是機器》 第 10 頁


但是誰是第1個說話的?誰是人類的第1個教師?是誰首先發明了這些方法,來利用我們這種馴化的身體組織?我完全不知道。這些幸運的、人類最初的天才,他們的名字在時間的漫漫長夜裡已經消失了。
作者:拉·梅特裡譯者:顧壽觀 / 頁數:(10 / 25)

但是誰是第1個說話的?誰是人類的第1個教師?是誰首先發明了這些方法,來利用我們這種馴化的身體組織?我完全不知道。這些幸運的、人類最初的天才,他們的名字在時間的漫漫長夜裡已經消失了。但是藝術是自然的產兒,自然本身應該在藝術之先早就存在了。時尚書屋

我們可以相信,那些身體構造最完美、自然對他窮盡了一切恩惠的人,當初也一定啟發了別的人。這些人,譬如說吧,當他們聽到一個新的音響,感受到一個新的感覺,驚懾地看到這個美麗的大自然裡的種種美麗的事事物物的時候,其神情不可能不像偉大的封特納爾第1個講到的那個夏特爾地方的聾子四十年來第1次聽到教堂的鐘聲時一樣。時尚書屋
由此,為什麼我們就不能設想,這些最早的人類也是和這個聾子或動物和啞巴另一種動物一樣,試圖利用他們的想像力所能及的那些動作,然後利用每一種動物所特有的那些自發的聲音,亦即它們的驚恐、歡樂、愉快、欲求等等的自然流露,來表達他們的新的感覺呢?因為人從自然賦有更多的感覺,當然也是有更多的能力來表達這種感覺的。時尚書屋
這就是我所設想的:人類怎樣通過了他的感覺,亦即他的本能,來獲得精神,最後又通過了他的精神,來獲得各種各樣的知識。這也就是我盡我的能力所能設想的:人類運用了一些什麼方法使自己的頭腦裝滿了各種觀念——自然之所以製造這個頭腦,本來也就是為了接納這些觀念。人們是彼此互相幫助的;一些最微小的開端一點一點擴大起來,直到宇宙間一切事事物物都很容易地判別出來,就像判別一個小圈子一樣。時尚書屋
正像提琴的一根弦或鋼琴的一個鍵受到振動而發出一個聲響一樣,被聲浪所打擊的腦弦也被激動起來,發出或重新發出那些觸動它們的話語。但是,正如腦子這個器官的構造是這樣的,只要視覺結構健全的眼睛一接受到事物的形色,腦子便不能不呈現出事物的影像和相互間的區別,同樣情形,只要腦子裡一刻畫出這些區別的符號,心靈也就必然檢別出這些區別之間的種種關係了;如果沒有符號的發現或語言的發明,心靈是不可能作出這種檢別的。當遠古的時候,宇宙間是几乎完全靜默的,那時心靈之於一切事物,就像一個毫無比例觀念的人面對一幅圖畫或一件雕塑品一樣:他什麼都分辨不出來;也可以說,就像一個小孩子因為那時心靈還處在它的孩提時期,手裡拿着幾根草莖或小木棍,一般地只是茫茫然表面地注視着這幾個東西,不會去數它們,也不會加以判別。但是,如果我們在這一根小木棍上繫上一面小旗或一個標誌,可以把它叫做一根桅檣,再在另一根小木棍上同樣也繫上另一面小旗;同時如果我們又在第1面小旗上註上「一」這個符號,在第2面小旗上註上「二」這個符號或數字;這樣,這個小孩子就會數它們了,並且這樣一步一步就會學會全部算術了。時尚書屋

只要有一個東西他看來在數字元號上和另一個東西是一樣的,他就毫不遲疑地知道這是兩個東西,知道一加一是二,二加二是四①……等等了。時尚書屋
①直到今天還存在着一些種族,因為沒有更多的符號,所以數目只能數到二十。時尚書屋
各種形相之間的這種無論是真實的還是表面的相似性,正是一切科學和我們一切知識的根本基礎。很明顯,在這些科學和知識裡,凡是應用的符號不夠簡單、不夠明了的,也就比別的科學和知識難於學習,因為需要有更廣大的智力,才能統攝、組織我所說的這些科學在表達它們那一方面的真理時所應用的大量語詞。而另一方面,應用數字或其他靈便符號的科學便很容易學會,並且無疑正是這種簡易明了性造成了代數演算這門科學的優越地位,這是比代數演算的確實性甚至還要重要的。時尚書屋
把我們傲慢的學究們的腦瓜子鼓成一個氣球似的這一切學問,因此不是別的,只是一大堆語詞和形相。這些語詞和形相在腦子裡形成了無數痕跡,我們便是憑着這些痕跡辨別和回憶事事物物。我們的觀念在腦子裡一個一個地出現,就像一個園丁,一看見花木便記起它們各個階段的生長情形一樣。這些語詞和這些語詞所指示的形相,在腦子裡是極緊密地聯繫在一起的,因此我們想像一個東西的時候,很少會不聯想起附着在這個東西上的名稱或符號。時尚書屋
我總是用想像這個詞,因為我認為一切都是想像,心靈的各個部分都可以正確地還原為唯一的想像作用,想像作用形成一切;因此判斷、推理、記憶等等決不是心靈的一些絶對的部分,而是這種腦髓的幕上的種種真實的變化,映繪在眼睛裡的事物反射在這個幕上,就像從一個幻燈裡射出一樣。時尚書屋
但是如果腦子這個器官的構造使它具有這樣奇妙的、不可思議的功用,如果想像作用可以產生一切,如果一切都可以由它來解釋,那麼為什麼要分割這個在我們人裡面起着思想作用的感性原則呢?這對於那些主張精神單一性的人不是一個很明顯的矛盾嗎?因為一個東西既然我們把它分割了,除非陷于荒謬的自相矛盾,就不能再說它是不可分割的。從這裡也就可以看到,濫用語言,濫用精神性、非物質性等等大而無當的名詞會產生出怎樣的結果了,這些名詞是隨隨便便安上去的,連那些有思想的人也並不明了是什麼意義。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