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人是機器》 第 2 頁


人們享受了很久,然而卻覺得比閃電還快。假如說像精神高於肉體那佯,精神慾望高於肉體慾望,那難道還用得着驚奇?精神豈不是第1個官能,並且是一切感覺的匯合?一切感覺豈不是都以精神為歸宿,
作者:拉·梅特裡譯者:顧壽觀 / 頁數:(2 / 25)

人們享受了很久,然而卻覺得比閃電還快。假如說像精神高於肉體那佯,精神慾望高於肉體慾望,那難道還用得着驚奇?精神豈不是第1個官能,並且是一切感覺的匯合?一切感覺豈不是都以精神為歸宿,就像光線都以發光的中心為歸宿一樣?所以我們不必再追問,一顆由熱愛真理而燃燒起來的心,究竟是靠哪些無故的魅力,可以說一下子就轉入了一個最美的世界,在那裡享受天神才配享有的快樂。在自然界的一切吸引力中,那最強烈的吸引力,至少對於我,就像對於您一樣,親愛的哈勒爾,就是哲學的吸引力。還有比為理性和智慧引入哲學的殿堂更光榮的事嗎!還有比掌握自己的一切精神更愉快的勝利嗎! 

我們來檢視一番庸俗心靈所不知道的這些快樂的全部對象吧。它們究竟沒有哪種美,沒有哪種宏偉呢?時間,空間,無限,大地,海洋,天宇,一切元素,一切科學,一切藝術,都是這種慾望的對象。精神的慾望在世界的範圍內是太侷促了,它能想像一百萬個世界。整個自然界是它的食糧,想像力是它的勝利。時尚書屋
我們再來考察一下細節吧。 
使深知醉心的快樂的人們滿足的,有時是詩或畫,有時是音樂或建築,歌,舞等等。看看坐在歌劇院的包廂裡的黛爾葩畢戎①的妻子吧,她一會兒蒼白,一會兒緋紅,她看到勒貝爾時循規蹈矩,看到伊菲格妮時柔腸寸斷,看到羅蘭時怒髮衝冠。樂隊給人的每一個印象都表現在她的面容上,就像表現在畫面上一樣。她的兩眼時而溫柔,時而狂喜,大笑,或者做出一個勇敢成士的英姿。時尚書屋
人們把她當作一個精神錯亂的女人。她根本不是精神錯亂,有的只是一種感受快樂的顛狂。她只是為千百種我所感受不到的美所感動。 
①Piron1689—1773,與拉·梅特裡同時的法國詩人。——譯者 
伏爾泰對他的美洛普②不能不流淚;這是因為他感受到作品的價值和女演員的價值。您讀過他的著作,很可惜他沒有能夠讀您的著作。在誰的手裡,在誰的記憶裡沒有這些著作呢?有什麼人的心會硬到不為這些著作所感動呢!他的一切審美觀念怎樣會不為人所接受呢?他是激動地說出這些觀念的。 
②Mérope,伏爾泰戲劇中的主角。——譯者 

聽一位偉大的畫家談繪畫吧,我是在過去讀理查孫①的序文時注意到的。有什麼讚辭他沒有加給繪畫?他崇拜繪畫的藝術,把它放在一切之上,他几乎懷疑到如果沒有繪畫,人們是否還能有幸福。他是多麼為他的職業所迷啊! 
①JonathanRichardson1665—1745,著名的英國畫家,著有「畫論」。——譯者 
在讀希臘、英國、法國的悲劇詩人的一些美好的台詞時,或者在讀某些哲學著作時,誰沒有領略過與斯卡利傑②或馬爾布朗希神父同樣的激動呢?達西葉夫人③從來沒有考慮過她丈夫給她的期許,她的發現卻多上百倍。如果我們領略到翻譯或發揮別人思想的一種興奮,那麼,我們自己思想時又將如何?由欣賞自然和研究真理而發生那些觀念,是怎樣產生,怎樣造成的呢?心靈憑藉著意志的活動或記憶的活動,以某種方式孳生繁衍:它把一個觀念聯結到另一個同類的跡象上,為了使它們相類似,以及為了使它們結合起來,於是便誕生出第3個觀念。怎樣描繪這種意志的活動或記憶的活動呢?觀摩自然的產物吧。自然的齊一性就是這樣,因為它的產物几乎都是以同樣的方式造成的。時尚書屋

②Scaliger1484—1558,意大利博學的語文學家兼醫生。——譯者 
③AndréDacier1651—1722,法國語文學家,他的夫人AnneLefebvre1654—1720是傑出的希臘拉丁文學者,以翻譯「伊利亞德」和「奧德賽」著名。——譯者 
官能的快樂如果不善加節制,便要喪失它的全部活力,不再成為快樂。情神的快樂在某一點上是與官能的快樂相類似的。應當讓它暫時中止,才能使它敏鋭。總之,研究是會使人心醉神迷的,就像愛情一樣。時尚書屋
如果允許我這樣說的話,我說這就是一種精神的凝聚,它的發生,是由於精神忘其所以地醉心于奪其心魄的對象,以致有如擺脫了自己的軀殼和周圍的一切,整個投入它所追求的東西。由於感受的力量,它什麼都感覺不到了。追求真理和發現真理時所嘗到的快樂就是這樣。估量一下阿基米德心醉神迷時真理的魅力吧,您知道這種力量是要了他的命的。時尚書屋

儘管別的人投身於人群之中,以免認識自己或者怨恨自己,明哲之士則避開大世界而尋求孤獨。為什麼他只是孤芳自賞,而不樂於與儕輩相處呢?這是因為他的心靈是一面忠實的鏡子,他的正當的自愛認為在這面鏡子裡照看自己是有益的。一個人是正直的,就根本用不着害怕認識自己,只要自愛不包藏那種自鳴得意的危險。 
一個人從天上往地下看,別人就都變得渺小不足道了,最宏偉的宮殿就都變成了草棚,千軍萬馬就顯得像一群為了一粒谷而拚命打架的螞蟻——在一位像您這樣明哲的人看來,萬事萬物就是這樣。您看見人們的那些無謂的騷動就付之一笑,他們的人數雖然多到大地難容,卻是無緣無故地擠來擠去,他們誰也不稱心,乃是當然的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