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人是機器》 第 3 頁


頗普①在他的「論人」那本書裡表現的真是高明!王公大人們在他面前是多麼渺小。您啊,與其說是我的老師,不如說是我的朋友,您從自然得到的才智同您所瞧不起的那個人是一樣多,負心人啊,您是不
作者:拉·梅特裡譯者:顧壽觀 / 頁數:(3 / 25)

頗普①在他的「論人」那本書裡表現的真是高明!王公大人們在他面前是多麼渺小。您啊,與其說是我的老師,不如說是我的朋友,您從自然得到的才智同您所瞧不起的那個人是一樣多,負心人啊,您是不配在科學中出人頭地的:您教我像那位大詩人那樣,將帝王們鄭重其事地搞的那些不值一文的玩意付之一笑,這毋寧說是教我對它們嘆一口氣。我的福氣是您那裡來的。不,征服全世界也抵不上一個哲學家在他的書房裡所嘗到的那種快樂,他周圍環繞着一些啞巴朋友,然而他們卻向他說盡了他想聽的話。時尚書屋

但願上帝不要剝奪我的需要和健康,這就是我向他要求的一切。有了健康,我就會不厭地喜愛生命。有了需要,我的愉快的精神就會不斷地鑽研智慧。 
①Pope1688—1744,英國詩人。——譯者 
是的,研究是任何年齡,任何地點,任何季節,任何時刻都可以得到的一種快樂。西塞羅對哪個有成功的研究經驗的人沒有妒嫉過?這種快樂使年輕時的娛樂減輕了猛烈的肉慾成分;為了充分享受這種快樂,我有一個時候曾經強迫過自己放棄愛情。愛情對於一個明哲的人並不造成任何恐怖,它是善於使兩個人結合,使兩個人互相尊重的。遮蔽它的理解力的烏雲並不使它懈怠;烏雲只是指點出應當用什麼補救的辦法來使烏雲消散。時尚書屋
當然太陽是不會很快地使大氣中的雲層離去的。 
在老年,在兩鬢成霜的年齡,人們已經與青年時代不同,不能給人別的快樂,也不能取得別的快樂了,那時候還有什麼比讀書和沉思更好的辦法!有一天,有個懷着虛榮心開始感到了做作家的快樂的人向我說:成天看見在自己的眼前,在自己的手裡有一部可以使後世的人以及當代的人喜悅的著作在成長和形成,是多麼快樂!我願意把我的生命消磨在往來于自己的家與出版者的家之間。他說得不對嗎?當受到讚揚的時候,有哪個慈愛的母親比生了一個可愛的兒子更喜悅? 
為什麼要這樣誇耀研究的快樂呢?誰不知道這是一種不帶別種好處所附帶的厭倦不安的好處?誰不知道這是一個無盡的寶藏,是一種最可靠的慰藉,可以抵消那種與我們行坐不離,形影相隨的劇烈痛苦?打碎了自己一切偏見的鎖鏈的人是幸福的!只有這種人才能完全純粹地嘗到這種快樂嗎?只有這種人才能享受這種精神上甜蜜的恬靜,才能享受一個勇敢而無野心的心靈的極度愉悅。這種愉悅乃是幸福之父,如果它不就是幸福的話。 
讓我們停一會見,把花朵投擲到由明諾娃和你給戴上了不朽的常春藤冠的那些人的道路上吧。花神在這裡邀請您和林奈①一道從新的小徑登上阿爾卑斯山的冰峰,以便在那裡觀賞另一座雪山下一個由自然的雙手種植的花園:這個花園從前乃是這位瑞典教授承襲的全部遺產。從那裡你再下山走進這些花圃,花圃中的花草正在等待他整理出一個次序來,因為這些花草顯得是被忽視到如今了。 
①Linné1707—1778,瑞典植物學家,分類學的創始人。——譯者 

在那裡我看到了莫伯都依②這個法國的光榮,可是另外一個國家才配享受這個光榮。他離開了一個朋友的餐桌,這位朋友乃是最偉大的國王。他到哪裡去?到自然議會去,牛頓在那裡等他。 
②Maupertuis1698—1759,法國幾何學家,普魯士國王腓特烈第2的賓客,曾任普魯士科學院院長。拉·梅特裡自己也作過腓特烈第2的賓客。——譯者 
對於化學家,幾何學家,物理學家,力學家,解剖學家等等,我將說些什麼呢?這些人的考察死人的樂趣,几乎與我們使死人復活的樂趣一樣大。 
然而一切都要讓位於治病的偉大藝術。有人在我面前說述,醫生是唯一無愧於祖國的哲學家。醫生好像是在生命的暴風雨中的海倫①的兄弟。多麼奇妙,多麼不可思議啊!他只要看一眼,就使血脈平靜,就使一個激動的心靈泰然,就使可憐的凡夫們心中甜蜜的希望復活了。時尚書屋
他宣告生和死,就像天文學家預報日蝕一樣。每個人都有他照耀自己的火炬。可是,如果精神樂於發現那些指導它的規則的話,當事實證明了它的大膽是正確的時侯,是多麼大的勝利啊!——這種可喜的經驗是您天天有的。 
①Hélène,希臘神話中的著名美女,幼時為雅典的提修斯所擄,她的兄弟卡斯托和波里兌開斯把她救出來。——譯者 
所以科學的第1種功用就是鑽研科學;這已經是一種真正的、堅實的好處。有研究的興味的人是幸福的!能夠通過研究使自己的精神擺脫妄念並使自己擺脫虛榮心的人更加幸福。您還在幼年的時候,智慧的雙手就已經把您引向令人嚮往的目的了,可是有多少迂腐的學究,辛辛苦苦了四五十年,被偏見的重荷壓得彎腰駝背,比被時間壓得還要厲害,看起來什麼都學過了,卻單單沒有學會思想。研究真理的珍貴科學,在學者中間高於一切,然而這種科學至少已經成為一切其他科學的成果了。時尚書屋
我從童年起專心研究的,就是這門唯一的科學。請您評判一下吧,先生,但願我的友情的這件禮物永遠為您的友情所眷愛。時尚書屋


拉·梅特裡著 顧壽觀譯

人是機器一 

那是不是最高本體的光芒,人們把它描繪得如此輝煌? 
那是不是聖靈保存在我們身上? 
精神與我們的官能同生同長,同樣萎黃:哎呀!它一樣要死亡。 

——伏爾泰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