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人是機器》 第 6 頁


同樣,我們也不用多細講睡眠對於人的影響。你看這個困極了的兵,幾百尊大炮在轟着,他卻在壕溝裡打鼾。他的心靈什麼也聽不見,他的酣睡真是一場十足的中風病。一顆炮彈就要把他炸得粉碎,可是他
作者:拉·梅特裡譯者:顧壽觀 / 頁數:(6 / 25)

同樣,我們也不用多細講睡眠對於人的影響。你看這個困極了的兵,幾百尊大炮在轟着,他卻在壕溝裡打鼾。他的心靈什麼也聽不見,他的酣睡真是一場十足的中風病。一顆炮彈就要把他炸得粉碎,可是他也許並不比爬在他腳下的一隻小蟲更感覺到這一擊的危險。時尚書屋

另一方面,這一個為妒忌、仇恨、貪慾或野心所吞噬的人,卻得不到片刻的安寧。一個人沒有把自己的心從各種情慾的折磨中解放出來,最清靜的環境,最清涼舒暢的飲料,對他也是無用。時尚書屋
心靈和身體是一同入睡的。跟着血液循環的一步步緩慢,一種平安恬靜的感覺便散佈在整個機器上;心靈軟綿綿地覺着自己和眼皮一起沉重起來,和每一條腦神經的纖維一起低垂下來。於是和身體上所有的肌肉一起,它一點一點地沉入一種麻痹狀態。身體的肌肉再載不住頭腦的重量,心靈也再承當不住思想的負擔,心靈入睡了,好像根本不存在了。時尚書屋
血液循環太快了麼?心靈便不能入睡。心靈太興奮了,血液便不能緩慢下來;它在血管裡突突地奔跑,發出一種可以聽到的聲音:這就是失眠的兩個互為因果的原因。夢裡的一點點驚恐,使得心臟突突地跳動,把我們從疲睏或睡眠的舒適裡喚醒,就像尖鋭的痛苦或急迫的需要把我們喚醒一樣。而且,既然只要心靈的作用一停止便引起睡眠,因此即使在醒着的時候這種醒也只能說是一種半醒經常也有各種心靈的小睡狀態,各種白日夢。時尚書屋
這些白日夢證明心靈並不是永遠要等身體睡了才睡的,因為,如果說心靈並沒有完全睡着,它和完全睡着也差不多了,因為心靈不可能說出它究竟還在注意些什麼,一團數不清的混亂的概念,可以說就像一團雲一樣,充塞在我們頭腦的大氣層裡。時尚書屋
雅片和它所引起的睡眠有太密切的關係,在這裡不能不談一下。這一種藥劑,也和酒、咖啡一樣使人沉醉,只是方式各有不同,用量的多寡也各不相同。雅片使人感到一種情境裡的愉快,這種情境應該說已經是進入了感覺的墳墓,就像雅片本身是死亡的象徵一樣。多麼舒適的麻木啊!心靈永遠不再想離開這種情境了。時尚書屋
過去,心靈受着最劇烈的痛苦的磨折;現在,它只感到一種不感覺痛苦的快樂,並且享受着一種最適意的安靜。雅片甚至改變人的意志;心靈要想醒來,要想振作,它強迫它躺到床上去。至于那些真正的毒藥,我就略過不談了。時尚書屋
咖啡這種解酒劑,是用刺激我們想像力的方法解除我們的頭痛和各種病痛的,而不像酒那樣,又在明天為我們安排下頭痛和痛苦。時尚書屋
我們再從心靈的其他方面的需要來觀察它。時尚書屋
人體是一架會自己發動自己的機器:一架永動機的活生生的模型。體溫推動它,食料支持它。沒有食料,心靈便漸漸癱瘓下去,突然瘋狂地掙扎一下,終於倒下,死去。這是一支蠟燭,燭光在熄滅的剎那,又會瘋狂地跳動一下。時尚書屋
但是你喂一喂那個軀體吧,把各種富於活力的養料,把各種烈酒,從它的各個管子裡倒下去吧;這一來,和這些食物一樣豐富開朗的心靈,便立刻勇氣百倍了,本來一杯白水吃得他要臨陣逃跑的那個兵士,這會兒變得剽悍非凡,應着戰鼓的聲音,迎着死亡,勇往直前了。這就叫做冷水澆得定下來的血,熱水又使它沸騰起來。時尚書屋

一頓飯有多麼大的力量!快樂又在一顆垂頭喪氣的心裡重生,它感染着一切同桌的人的心靈,他們齊聲唱起可愛的歌來表示他們的快樂,在這件事上法國人是頭等的。只有患憂鬱病的人還是愁眉不展,讀書人在這裡也沒有他的份。時尚書屋
吃生肉使野獸凶暴,人吃生肉也會變得凶暴起來。這一點真是的的確確,例如英國人不吃烤得像我們那樣熟的肉,而吃紅紅的、血淋淋的肉,他們似乎多多少少沾上了這種凶暴的性格,這種凶暴的性格一部分是由於這樣的食物而來,一部分是由於其他的原因,只有教育才能使它不發作。這種凶暴在心靈裡產生驕傲、怨恨,造成對其他民族的輕視、強悍和其他種種使性格變得惡劣的情操,就像粗糙的單調的食物造成一個人遲鈍、愚笨一樣,後者最常見的表現就是懶惰和馬虎隨便。時尚書屋
頗普先生①最懂得饕餮的力量,他說:
“卡修斯永遠講道德,永遠正經,
他認為容忍惡棍的人自己就近於惡棍;
只有在吃飯的時候——無疑他要選擇
一個有鹿肉的壞蛋,而不要沒肉的聖者。”

在另一個地方他說:

“看那同一個人,身體健康,或是犯風濕病,
獨個兒,和大夥兒一起;丟了差使,還是正在走運,
早早起來辦事,忽然又跚跚來遲;
圍狐行獵是個瘋子,辯論會上有他的機智;
市議會裡喝成爛醉,跳舞廳裡文質彬彬;
倫敦街上稱朋道友,宮廷裡面不講信義。”
①Pope,英國著名詩人1688—1744。——譯者
在瑞士有過一位司法官,叫做斯德該·惠蒂霍芬;他在吃齋的時候是法官裡面最公正、甚至最仁慈的一個;但是遇上他大嚼一頓之後,可憐那些站在被告席上的不幸的人便要倒霉了!他會把沒有一點過錯的人判成罪大惡極的人,送到絞刑架上去。時尚書屋
我們想,只有當我們快樂或勇敢的時候,我們才是好人,事實上也真是如此。一切決定於我們這架機器運行得怎樣。有時候我們喜歡說心靈住在我們的胃裡,房·愛爾蒙①認為心靈的位置在幽門,除了把部分當成了全體以外,他其實並沒有說錯。時尚書屋
①JanBaptistaVanHelmont1577—1644,比利時醫生兼化學家。——譯者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