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人是機器》 第 9 頁


①JohannConadAmman1669—1730,瑞士盲啞教育家。——譯者從阿芒自己的著作,以及從所有介紹阿芒的方法的人②的著作裡,我們看到阿芒對於先天的聾子作出了怎樣的奇
作者:拉·梅特裡譯者:顧壽觀 / 頁數:(9 / 25)

①JohannConadAmman1669—1730,瑞士盲啞教育家。——譯者

從阿芒自己的著作,以及從所有介紹阿芒的方法的人②的著作裡,我們看到阿芒對於先天的聾子作出了怎樣的奇蹟,用他自己的話說,他是在聾子的眼睛裡找到了耳朵;從這些書裡我們看到,怎樣在極短的時期裡他終於教會他們能聽,能說,能讀,能寫。我承認,一個聾子如果不聾,他的眼睛可能沒有那麼明亮,那麼機靈,因為一個肢體或者一種官能的殘廢,往往可以增強另一個肢體或另一種官能的力量;但是猴子既能看又能聽;它懂得它所看見和所聽到的;它是那樣善於揣摩體會人對它作的手勢,我決不相信在一切別的動作、別的操作上它會輸給阿芒的學生。那麼,為什麼教育猴子就一定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呢?為什麼它不能夠像聾子那樣,經過細心的訓練,終於學會發音所必要的動作呢?我不敢肯定,是否猴子的語言器官本身,無論我們作怎樣的努力,也是不可能作任何有節奏的發音的。但是,由於猴子和人在生理構造上這樣相近,由於直到現在我們還沒有發現過任何一種動物在外表上、內部構造上都這樣顯著地和人相像,上面所說的這種絶對不可能,使我們實在感到太驚奇了。時尚書屋
洛克先生的確是最不容易輕信的人,但是,他卻很容易地相信了鄧普爾爵士①「回憶錄」裡所講的那只鸚鵡,這只鸚鵡別人問什麼答什麼,並且就像我們一樣,學會作連續的談話。我知道有人譏諷過②這位大形而上學家,可是如果有一個人向全世界宣佈,說有一些生殖作用,用不着女人,也用不着卵子,就可以進行,你想他會找得到很多人捧他的場麼?但是特朗勃萊③先生就發現了這樣的生殖作用,不需要交配,而是僅僅依靠分割進行的。阿芒如果在他的實驗還沒有成功以前便向人宣傳,說能夠教育並且能夠在這樣短的時期內教育他那樣的學生,那他還不同樣要被人看成是一個瘋子?然而他的成功卻震動了整個世界,並且和「水螅的歷史」的作者一樣,已經光榮地一躍而進于不朽之列了。依我的意見,一個憑着他的技巧才能來創造奇蹟的人,要遠勝過一個憑着任意的偶然來創造奇蹟的人。時尚書屋
一個人找出了方法來改善萬物之靈,以原來沒有的完美性賦予萬物之靈,他的功績要遠超出於那些閒着沒事專門製造無聊的體系,或者雖然孜孜兀兀,卻做些百無一用的研究的人。阿芒的功績是完全不同的:他把一些人從似乎是萬劫不復的本能狀態裡拯救了出來;他把思想、精神,總之把一顆心靈,把這個在另一種情形下他們永遠不會有的東西賦予了他們。還有什麼比這更偉大的力量!
②「心靈的自然史」等書的作者。時尚書屋
①SirWilliamTemple1628—1699,英國外交家。——譯者

②「心靈的自然史」的作者。時尚書屋
③AbrahamTrembley1700—1784,瑞士博物學家。——譯者
決不要限制自然的潛在力量,特別是和一種偉大的技術結合在一起的時候,這種潛在力量是無窮無盡的。時尚書屋
開啟了聾子的歐氏管的同一辦法,難道就拔不掉猴子耳朵裡的瓶塞子麼?這些在其他許多動作上能夠模仿得這樣聰明逼真的動物,它在模仿主人的語言和發音時表露出那樣天真的熱情,為什麼這種模仿的熱情不能幫助它有朝一日自由使用它的語言器官呢?不但我不相信有人能提出任何真正肯定的經驗,可以決定我這個計劃是不可能的、荒謬的;而且猴子的內部構造與動作和我們如此相似,使我几乎毫不懷疑:如果我們能很好地訓練這種動物,最後我們一定能教會它發音,並從而教會它一種語言。那時候我們就不能再說它是一個野人,也不能再說它是一個有缺陷的人了:那時候它就是一個完全的人,一個小小的城裡人,和我們具有同樣的物質或肉體,從而可以來進行思想和接受教育了。時尚書屋
凡是真正的哲學家都會同意,從動物到人並不是一個劇烈的轉變。在發明詞彙、知道說話以前,人是什麼呢?只是一種自成一類的動物而已,他所具有的自然本能遠不及其他動物多,因之那時候他並不以萬獸之王自命,那時候他之別于猿猴和其他動物也就像今天猿猴之別于其他動物一樣,可以說只在於面部更富於不同的表情而已。他是回覆到了僅僅具有萊布尼茲主義者的那種直觀知識,那時候他所能看到的也就只是一些形相和顏色,對這些顏色完全不能作任何分辨;不管年老的和年少的一律都是各種不同年齡的嬰孩,張着嘴呀呀地表示他的感覺和他的需求,就像一隻狗感覺組織或感覺躺得無聊時要求吃食或是要求走動一下那樣。時尚書屋
以後才有了詞彙、語言、法律、科學、藝術等等;於是,借助于這些東西,我們的精神,像粗糙的鑽石一樣,才得到琢磨而光輝閃爍起來。我們訓練一個人就像訓練一個動物一樣,一個人成為作家也和成為一個搬運夫是一樣的。一位幾何學家學會作最繁難的證明和演算,就像一隻猴子學會脫下又戴上它的小帽子,學會如何爬到那只馴順的狗的背上去一樣。所有這一切都是依靠着一些符號進行的:每一種類學會它那一種類所能學會的符號;也就是這樣,人們才學會了所謂符號知識,有些德國哲學家直到今天還是這樣稱呼它。時尚書屋
因此我們看到,沒有比我們的教育的方法更簡單的了!一切都歸結為一些聲音或單詞,這些聲音或單詞從一個人的嘴裡經過另一個人的耳朵傳入後者的腦子,而腦子又經過眼睛接受到一些物體的形相,這些單詞便是表示這些物體的任意規定的符號。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