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國家興衰探源》 第 9 頁


即使喬治對爭取集體利益並不積極或根本不感興趣,他也將同樣坐享其成;因此,如果不存在上節內未提到的其他因素,則合乎邏輯的結論只能是:集團行為根本不可能發生。於是,這種顯然矛盾的現象就
作者:曼庫爾.奧爾著 / 頁數:(9 / 93)

即使喬治對爭取集體利益並不積極或根本不感興趣,他也將同樣坐享其成;因此,如果不存在上節內未提到的其他因素,則合乎邏輯的結論只能是:集團行為根本不可能發生。於是,這種顯然矛盾的現象就是:任何大型集團,如果其成員都是有理智的人,就不會為其共同利益採取行動。我們在以後還要討論:在何種特殊情況下這一邏輯不能成立。 

有關這種矛盾現象的詳細分析,讀者可以參看拙作《集體行動的邏輯》一書。該書闡明了美國所發生的歷史事實,完全可以系統地支持這一論斷其中考慮了該國全部有勢力的利益集團;作者所瞭解的其他國家的個別事例也全部符合這一邏輯。由於本書是《集體行動的邏輯》以下簡稱《邏輯》一書的續篇,而且大部分內容是前書論斷的應用,因此,擬對本書進行認真評論的讀者最好也參閲《邏輯》一書。對於不願花費過多時間去閲讀《邏輯》以及只準備略讀本書的讀者,作者將在本章前一部分扼要地重述一下《邏輯》一書的主要論點,以便他們理解本書後續部分;但在本章的其餘部分中,則不擬繼續重複《邏輯》一書的內容。時尚書屋
 
《邏輯》一書內的發現之一就是:從本質上看,各種機構的活動,如工會、行業集團、農會、卡特爾、國會的院外集團等甚至一些無固定組織形式的共同利益集團,對其成員所提供的利益與國家為其人民所提供的利益性質相似。這些團體的集體利益或集體商品,如果對其中一人有利,則必然會對其中的一層人或全體成員有利。政府在法律、社會秩序、國防或防治污染的措施將有利於全國或某一地區的所有人民,農會通過院外遊說活動爭取到減稅措施也將有利於生產該種農產品的所有農民。同樣,如前所述,工會贏得的工資增加也將有利於這一行業的所有工人。時尚書屋
總之,每次院外遊說活動所取得的立法或法令上的變革將為一層人提供共享的利益,而每一企業集團即「卡特爾」在市場或工業中改採取的提高價格的行動,當該種商品的供應量受限制時,必然會使所有經銷商在高價出售中獲利。 
如果一方面是政府與企業集團運用其政治權力或市場權力,而另一方面其產品屬於公共福利或集體的商品,這些產品理應有利於該集團或階層的所有成員;因此,這兩類機構也將同樣出現前述邏輯上的矛盾現象:即這類集團的服務對象,即個人或單位企業,一般不會主動地為支持該集團的活動而作出犧牲。由此可以得出結論:如果僅僅考慮自願與個人有理智的行為這兩個因素,則無論是政府或卡特爾以及院外遊說活動都不可能存在,除非這些個人有其他的動機,而不僅是為了分享這些活動所產出的集體福利。當然,世界上處處都存在着政府,而且經常進行着院外遊說活動和建立卡特爾組織的行為。如果上述論斷正確,結論只能是:政府與其他機構的存在並不依賴于它們的公共服務,而是依靠其他的因素。時尚書屋


對於國家政府而言,上述論點在《邏輯》一書寫成之前就已被人闡述過:政府不是靠公民的自願貢獻而是靠強制性的稅收來支持的。公眾對這種強制往往並不太反感,因為多數人可能直覺地感到:集體利益既不能在市場上自由購買,也不會有任何機構會自願資助,只能靠征稅來支持;正如以上所述,每個人從自己向政府支付的份額中只能取回極少數量的政府服務,但毫無例外地可以享受由他人所支付的任何數量的政府服務。 
對於通過政治的或市場的行動為其成員提供集體利益的其他機構而言,其情況不像政府那樣明顯易見,但也並不難理解。這類機構,特別是其中的大型機構,一般都不是依靠所提供的集體利益取得其會員的支持,而是由於它們有機會獲得一種特殊的手段,即作者所謂的「選擇性刺激手段」。選擇性刺激手段係指該機構有權根據會員有無貢獻來決定是否向其提供集體利益。 
選擇性刺激手段可以採用反面的懲罰或正面的獎勵;譬如說,可以對不向集體利益作貢獻的個人進行懲處或停止其權利。當然,國家稅收是採用反面的選擇性刺激手段的,因為凡屬逃稅的個人將受到補稅與罰款的雙重懲處。在現代民主社會中最著名的利益集團組織——產業工會——在很大程度上也是靠反面的選擇性刺激來取得支持的。在強有力的工會中,大部分會費來自工會工廠、會員工廠或代理人工廠,在其中的工人或多或少被迫或自動地交納會費。時尚書屋
此外,還可以通過非正式的手段達到同樣目的;美國鋼鐵工會的前主席大衛·麥克唐納 David
McDonald
描述過該工會早期曾經採用過的一種手段。他寫道,這種手段 
「稱為『形象教育』,這是比較文雅的說法;實際上,更確切地說,就是採用工人糾察隊收費。辦法非常簡單:由工會的區分部挑選一批收費員,一般都選身材魁梧的會員,手持鍬把或壘球棒站在工廠門口,在工人上班時盤問他是否交納了會費。」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