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漫長的革命》 第 10 頁


「當然,所有各種矛盾衝突都要加以研討。」  從這次和以後各次談話來看,似乎很清楚,中醫病理學家也有幾分是精神分析學家和精神病學家了,針刺是常被用作衝擊療法的。在現代中國,由不能
作者:埃德加·斯諾著 / 頁數:(10 / 103)

「當然,所有各種矛盾衝突都要加以研討。」 

從這次和以後各次談話來看,似乎很清楚,中醫病理學家也有幾分是精神分析學家和精神病學家了,針刺是常被用作衝擊療法的。在現代中國,由不能解決的緊張或憂慮所引起的疾病,是否比在美國狂熱的競爭制度下為多,我不知道。據上面引述過他的話的陳醫生報告說,在這兩個國家裡,高血壓心臟病的發病率(不管它證明了什麼)大致相同中國醫務界的消息說,中國現在肯定比美國少。我沒有關於中國的神經衰弱症統計數字,但我在各地醫院和療養所看到的病例似乎是很多的。時尚書屋
共產黨人正在企圖建立的那種制度的社會壓力所引起的內心緊張,顯然是很厲害的,而且又很少有發泄的地方,因此求教於中醫的人數量多也就不足為奇了。 
陳醫生最後說:「共產黨人企圖使傳統醫學同現代科學的醫學相結合,從而創造一種中國的新醫學,這一雄心壯志能否獲得成功只有等時間來證明了。不管結果怎樣,它的發展是值得我們不斷地予以注意的。」 
已故的英國小說家奧爾德斯·赫克斯利,是一個熱烈相信針刺的人,早在1957年就報道說:「現在國際針刺會議正在召開,」幾百名歐洲醫生正在試圖「把西方醫學的科學和技術同古老的中國針刺科學和技術結合起來。」他還說: 
把一根針扎到膝蓋下腿部的表皮裡面(或別的部位,針也可扎得很
深;操作很熟練,是不致于出血的),競然會影響到肝的功能,這顯然
是令人難以相信的。……在正常的、健康的有機體裡,(中國人認為)有
氣血在不斷地循環。……針使氣血的流動改變方向和正常化。 
據中國針刺醫生的說法,在人的四肢、軀幹和頭部裡分佈着以某種方式與各個器官相連的肉眼看不見的「經絡」。赫克斯承認這是「一個由經驗所證明的事實的問題。」他接著說: 

在這些經絡上有特別敏感的穴位。把一根針扎進其中一個穴位,就會
影響同這個穴位所在的經絡相連的器官的機能。熟練的針刺醫生紮了若干
選擇得宜的穴位,就能重新建立氣血的正常循環,從而使病人恢復健康。 
我們會又一次聳聳肩膀,說這沒有什麼道理。但是,只要讀了最近召
開的針刺會議的會報,我們就知道,實驗人員使用精密的電子測量儀器,
已能探索出中國人所說的經絡的路線。當針扎進一個重要穴位時,就能錄
下電流狀態的較大變化。倫敦《觀察家報》1961年10月22日。 
赫克斯利說:「在中國古老的治療方法很有效驗」的那些病理癥狀中,有「各種令人不快的精神狀態,例如,某幾種的抑鬱和憂慮,據推測它們同器官的受到擾亂有關,只要氣血一恢復正常循環,這些癥狀就立即消失了。在精神分析學家的病榻上躺了幾年也得不到的療效,在某些病例中,用一根根針扎兩三下卻可能得到。」 
想到中國的醫學文獻對於細菌學、微生物學、寄生蟲學、流行病學、內分泌學、性病學等基礎科學,嚴格說來几乎沒有提供任何知識,對於消毒也只有樸素的概念,因此,人們對針和草藥療效的熱忱或許也有其限度的。在預防天花、斑疹傷寒、結核病、鼠疫、痢疾、霍亂、破傷風、黑熱病、瘧疾、絲蟲病、梅毒和其他一些疾病方面,中醫學說實際上是無效的。甚至在1971年讓一個外行人去判斷,中國的那些可能仍在繼續反對中西醫結合政策的人究竟是否有幾分理由,也許仍然為時過早。 
在我看來,直到六十年代中期,我在醫院裡遇到的一些醫生對於傳統的治療方法所得到的威信,還是感到不安的。許多醫生至少對強迫學習中醫這一點,一定很惱火,正象要所有的西醫學習接骨術那樣。在文化革命對西醫人員的影響中,除去更強調深入農村地區服務外,就是他們對於群眾認為什麼好、什麼不好的意見也採取了更加謙虛的態度。針刺的效果及其在應用中發展起來的新技術,到了七十年代,已經使它更加受到人民的歡迎,它的療效也更令人印象深刻了。時尚書屋

在我們討論把這種新的麻醉方法應用於切除腹部巨瘤、胸腔手術,甚至應用於切開心髒的手術時,林巧稚大夫說,「現在還不能用一般的解剖學理論來說明針刺。」她最後說,「我國成千上萬的科學家正在研究這個問題,我們期望早日得到一個『突破』」。 
(七) 性和人口控制 
到一所醫院的一個病房去一看,就反映出衛生保健工作中的一個巨大變化:節制生育的一切實用方法得到越來越廣泛的傳播和利用。但林大夫及其手下的工作人員在使嬰兒出生方面花的時間要比不讓嬰兒出生方面多得多,例如她們要制止子宮癌的發生,要從事接生,要參加文化革命所普及的「把醫療衛生工作的重點放到農村去」的全國性計劃。 
概括地說,現在是遵循毛澤東為醫務衛生工作人員規定的四項指導原則來行事的:第1,預防為主;第2,滿足工農兵的需要;第3,把農村和城市的公共衛生措施同群眾運動結合起來;第4,團結中西醫。 
「預防為主」遠不僅是指計劃生育而言,但現在計劃生育是一個極其基本的問題,因此在報道「預防為主」的其他方面以前,需要進一步討論它。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