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漫長的革命》 第 11 頁


中國的避孕丸效果怎樣?據林大夫和其他專家說,他們的那種服用二十二天的避孕丸完全沒有副作用。如果每日服用,其有效率是百分之百,但忘記服藥(有意或無意)的人「依然很多」。與此同時,現在
作者:埃德加·斯諾著 / 頁數:(11 / 103)

中國的避孕丸效果怎樣?據林大夫和其他專家說,他們的那種服用二十二天的避孕丸完全沒有副作用。如果每日服用,其有效率是百分之百,但忘記服藥(有意或無意)的人「依然很多」。與此同時,現在正在加緊研究一種每月服用一次的理想的避孕丸。林大夫說:自1969年以來,就在全國各地試驗使用這種避孕丸了。時尚書屋

僅北京一地,就有五千人參加一項節制生育的試驗計劃,其中包括醫務人員、工人及其家屬。 
中國同世界各國的研究工作,特別是日本利用前列腺催經的陰道丸的研究和成果,也保持接觸。林大夫說:「我們的研究小組--我們稱它為計劃生育戰鬥組--也在研究藥效較長的口服避孕藥。我們正在試驗三個月服用一次的避孕丸,而且,現在我們深信,我們能夠試製出一種有效期為一年左右的避孕丸或注射劑。」用中國草藥作為男用和女用的避孕藥也在繼續試驗中。時尚書屋
(但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想出用針刺來避孕的方法!)男子絶育(有了兩個孩子以後)是提倡的,自由的,但並不普遍。 
避孕藥的應用已推廣到了什麼程度?在我訪問過的各省內,據說避孕丸到處都在應用,甚至在陝西省內地也是這樣。但林大夫說,還是供不應求。在中國,屬於生育年齡的婦女大致有七、八千萬,這意味着每年需生產約一百七十億粒每月服用二十二天的避孕丸。男用的避孕藥可以幫助彌補目前這種避孕丸的供應不足。時尚書屋

中國還需要大量的預防各種傳染病和流行病的疫苗,它現在已成為這方面的最大生產者。北京的一家「超現代化的」藥廠(曾去參觀過這家藥廠的荷蘭醫生J·A·德哈斯對我說,它比歐洲的任何一家藥廠都大)每年生產疫苗八千萬單位。我的老朋友、美國出生的馬海德醫生告訴我,他在中國其他地區,曾看到有這樣生產能力的藥廠在十二家以上。 
有關方面正式告訴我,北京約有百分之七十的屬於生育年齡的婦女使用避孕方法,其中有三分之二服務避孕丸,在周圍十個縣的農村公社,現在約有百分之四十的適齡婦女服用避孕丸。 
關於全國人口增長的統計數字已有十多年沒有公佈了,而各地向我提供的數字又大不相同。例如,「大北京」1969年的人口增長率,官方宣稱是百分之一點六;在上海附近的一個人民公社,別人告訴我那裡的人口增長率僅百分之一;而西安市的人口增長率據一位官員估計為百分之三。 

無論如何,人口增長率還是太高。使毛主席感到不高興。我同他談起一般的進展情況時,我說我高興地發現這些日子裡避孕藥的使用更加廣泛了。「現在,至少沒有人反對節育了。」
 
他說。我受騙了。在農村,如果一個婦女的第1個孩子是女孩,她想有個男孩。如果第2個孩子仍是女孩,她還想再生個男孩。時尚書屋
如果生了第3個,還是個女孩,她仍想再生個男孩。很快就生了九個,都是女孩,那時她已經四十五歲了,所以就只好這樣算了! 
「不錯,但是現在反對的人不很多了吧--我是說,年輕人不反對節制生育……?」 
毛說,他們仍然重男輕婦女。他想美國的情況大概也是一樣。這種情況必須改變--但是改變固執的思想是需要時間的。 
毛對「沒有兒子」的家庭的節制生育表示懷疑,使我想起了1965年我同陳永貴的第1次會見,陳是山西省山區一個公社的著名的大寨大隊負責人,曾被廣為宣傳過。陳帶領了三百六十名社員(一百七十八人是強壯的成年人),用手工工具挖土劈山,辛勞地開闢出新的土地。他們築起許多哩長的石頭渠道,引來了灌溉用水,他們開闢了果園,他們完全靠自力更生,向頑強的大自然開戰,終於取得了勝利。在十年之內,他們把糧食的畝產量增加到三噸,這對那個窮山惡水的地方來說是一個新紀錄。時尚書屋
陳是一個天生的領導人,精力充沛,富於才智,完全是社會發展農民本色。我問他公社裡的「計劃生育」情況。他似乎不熟悉這個術語,我說,我是指「節制生育」。 
「哦,這個」,他咧着嘴笑了。「不,我們不需要這個。我們需要強壯的勞動者。」 
我問這位農民,1964年他這個大隊登記了多少出生的嬰兒?他立即回答說:「八個。」再問他有多少人死亡?他說:「我們沒有人死亡。」甚至連一個曾祖父也沒有嗎?他搔搔頭。他記起有一個年老地主已經不在了。時尚書屋
他補充說:「如果你把這叫作死的話。他已經好多年不是身強體壯的人了!」 
遇到三、四十歲的男女農民,他們(現在可有點不好意思了)承認有五、六個或者更多的孩子,最大的幾個通常又都是女孩,這是極其普遍的事。為了養大一個孩子就有必要生下六個或更多的孩子,這種舊的宿命論觀點也是很難破除的。(我遇見過許多年紀大的人,他們的經歷就是如此。)農家的老大爺和老大娘,出於舊習慣,還在繼續推動他們的年輕後代多生孩子。時尚書屋

1964年,周總理告訴我,他的政府希望到1970年時人口增長率能下降到百分之二以下。現在我問他關於這方面的情況時,他說,到1966年,全國人口增長率確實已降到百分之二以下。他又補充說,可是在文化革命期間,許多青年男女自由混合,人口增長率又急劇上升。許多人的早婚,助長了出生率的提高。時尚書屋
隨着紀律的恢復,越軌的時期已成過去。由於簡便的新避孕丸的更加廣泛的使用,總理認為人口增長率又在下降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