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漫長的革命》 第 12 頁


外國人自然很想知道(中國人也一樣!),避孕丸對很普遍的嚴格對待性關係的態度會產生怎樣的影響,尤其是在青年人中間。在解放前的中國,一個未婚婦女不管怎樣清白,要是被人看見單獨和一個男人
作者:埃德加·斯諾著 / 頁數:(12 / 103)

外國人自然很想知道(中國人也一樣!),避孕丸對很普遍的嚴格對待性關係的態度會產生怎樣的影響,尤其是在青年人中間。在解放前的中國,一個未婚婦女不管怎樣清白,要是被人看見單獨和一個男人在一個地方漫步,是會喪失她的結婚資格的(或者會被人扔石頭或受到成群人的滋擾)。同時,窮苦人家則把女孩子賣給人家作妾、當妓女或為奴。所有這些都已消失了,供單身漢或還不滿足的已婚男子尋歡取樂的從前那些「出路」都被堵死了,引誘婦女是嚴重事件,強姦則是嚴重罪行。時尚書屋


男女同學很普遍,未婚青年男女許多事情都在一起做,但是不能有性的關係。有一兩次成對騎着自行車外出遊玩,就足夠證實這對男女已有婚約了。毀約會召來社會的輕視,尤其對男子是如此。在公社一起勞動時,甚至和一個男孩子坐在樹下同吃一頓便餐,也會引起這個女孩子的名譽受到損害,這些情況,是我在朋友家裡同一個十幾歲的以前紅衛兵幾小時談話中聽來的。時尚書屋

一對暗中已有「婚約」的男女會發生性愛關係嗎?一位醫生朋友回答說:「婚前發生關係的事例確實很少見。至于實際上的亂交,被認為是越軌行為,要受到社會的懲罰;屢教不改的,則要在監禁中改造。婚外的性行為是少見的,可是同婚前的性行為比較起來,要多一些。」 
中國人被問到這類問題時,容易受窘。但我的詢問已使人確信是善意的。1965年,我向北京市婦嬰保健處的一位副處長詢問婚前的禁慾情況--在這個國家裡,結婚的理想年齡,女的已推遲至二十六歲,男的是二十八歲。(在中國農村地區,建議的結婚年齡女的是二十三歲,男的的二十五歲。時尚書屋
)我說,在這種情況下,能夠普遍保持貞操,外國人是很難相信的。 
她指出,現在婦女都有生產工作可做,有和男子同樣的機會;在過去,一個女孩子二十歲還未結婚,是丟臉的,而今天的看法正相反;青年人都受到政治信仰和為社會工作的理想的訓練,他們不是僅僅為了尋歡作樂而生活的。 
「所有這些都是真實的,而且這裡也沒有象在西方所看到的形形色色的商業化了的性刺激。但是一個得到了自由的婦女,難道不能有至少去結識一個她可能會選為結婚對象的男子的自由嗎?」 

“這並不是那麼嚴格。男女雙方有了瞭解,並開始互相熟悉,這種機會是有的。我們不否認,有時會有婚前性行為,有時會發生懷孕的事情,雖然這是很少見的。在過去,這種婦女自己去流產,或想辦法流產,但現在,由於使用避孕方法和知道可以自由流產,那樣的事情就很少發生了。時尚書屋

「未婚母親去流產是極少的。以我國人口之多,這種流產人數這樣的少,就不可能成為一個嚴重的問題。醫生對於頭胎要求流產,總是勸這個婦女加以保留。如果她是一位未婚母親,而結婚又不是解決辦法--因為父親已婚,或男的在政治上是個不良的匹配對象或其他原因--那就沒有人會堅持非把孩子生下來不可。時尚書屋
就會採取流產手術。」 
我和馬海德醫生的談話,也大體上證實了上述的觀察。這位醫生和他的美麗的中國妻子,已有一兒一女。就他的兒子來說,在同他的女朋友的婚前整個相愛過程中,他六年來「始終如一」,沒有和她發生過「肉體關係」。馬就是這樣想的。時尚書屋
不管怎樣,他們最近在適當的年齡結了婚,接着馬海德夫婦很快就有了一個孫子了。 
「這就是我所知道的青年人的情況,」每天要看幾十個病人的馬海德醫生說。「我不敢說避孕丸不會使事情起變化。這裡一切事物都在變。但在眼前,我們的青年人也許是世界上對性的態度最不隨便的了。」
 
總之,無論性關係今後是否會更加自由,免費使用避孕丸和流產的自由,可能不久以後(經過多年的計劃生育宣傳,打破了農民的保守主義和男尊女卑觀念)會導致人口增加率的進一步下降。但中國是個擁有廣大人口的平等社會,進步的好處必須為大家所共享,生活水平的相應提高也必須遍及廣大地區。 
那麼,現在到底有多少中國人呢?這個問題多年來一直使外國人口學家的推測陷入迷途。他們的主要問題,在於繼續把1953年北京公佈的數字看作神聖不可侵犯,這些數字是以所謂中國的「第1次現代人口調查」為基礎的。那時公佈的數是五億八千三百萬人;1957年的「人口抽樣調查」說有六億四千六百萬人。1960年,我會見的所有中國官員都用六億五千萬這一數字。時尚書屋
只有一個例外: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市長柯慶施說,「中國的人口有六億八千五百萬。」 
五年以後,我問毛主席,他能否告訴我據說在前一年進行的「抽樣人口調查」的結果。他回答說,他實在不知道--有人說有六億八千萬到六億九千萬,但他不相信。哪能有這麼多! 
「不可以單單根據定量供應的布票來得到一個接近的估計數字嗎?」我問道。 
毛回答說,有時農民把真相搞混了。解放前,特別是為了不去登記和避免被蔣介石抽壯丁,他們就隱瞞了生兒子。解放後,則傾向于多報人口而少報土地,並儘量少報收成而誇大災情。現在一生孩子馬上去申報,但要是誰死了,就可能幾個月都不提起。時尚書屋
毫無疑問,出生率真的已經下降了,但死亡率的下降可能更大些。他最後說,平均壽命已由大約三十歲增加到近五十歲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