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漫長的革命》 第 2 頁


當我們一起看那些精巧的生動的彩車開過去的時候,毛簡略地向我談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組織得多好啊!人們穿著各種顏色和各種式樣的服裝,同工人和知識分子日常穿著相同的單調的衣服形成對照。
作者:埃德加·斯諾著 / 頁數:(2 / 103)

當我們一起看那些精巧的生動的彩車開過去的時候,毛簡略地向我談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組織得多好啊!人們穿著各種顏色和各種式樣的服裝,同工人和知識分子日常穿著相同的單調的衣服形成對照。中國大部分少數民族的人民都出場了,大約有四十七個少數民族。他們講二十多種不同的語言,占總人口(現在七億五千萬至八億之間)的百分之五或百分之六。時尚書屋

節日的主題是生產和備戰:到處都有穿著藍色和灰色軍裝的人,但是,除了青年民兵包括頭上梳着辮子的姑娘手中所握的武器外,人們就很少看到武器。 
頌揚毛的著作、語錄和批示的標語牌,都是涉及公社、工廠、文化事業和軍事生活中怎樣遵循他的教導的,這些標語牌一個勝似一個。最為壯觀的,是群山為隧道所貫通,由橋樑連接起來,一列模型火車在上面疾駛而過,象徵著鐵路系統最後一環的完成,這個鐵路系統現在把最遙遠的新疆同緊靠越南的南部邊疆連接起來了。全身塑像和半身像隨處可見,有的很大,再現了站在我身邊的這位第2次解放或文化上解放的領袖和倡導者的形象。這第2次解放是為了使革命象原來那樣純潔,是為了讓空前廣泛的群眾參加到革命中來。時尚書屋

在我們面前通過的遊行隊伍喊着:「毛主席萬歲!毛主席萬歲!毛主席萬歲!」很多人的眼裡迸出了熱淚,不僅青年人是這樣。 
我不由得指着懷有崇拜心情的遊行隊伍問道:「對這些您覺得怎麼樣?您的印象如何?」 
毛皺一下眉,搖搖頭,又說很好,但看來他不是十分滿意的。是怎樣不滿意呢?在他未及作答以前,我們的談話被走過來的遊行隊伍打斷了。只是幾星期後,在一次長時間的談話中,我重新提出這一問題時,他才非常坦率地談到,個人崇拜是「討厭」的。我這才發現,在國慶節那天,他想的不是那成千上萬的人用來為毛語錄生色的肖像、旗子和鮮花。時尚書屋

他想的是重建黨和國家的領導機構,恢復在文化大變革期間所喪失的生產節奏,加速結束越南戰爭,以及擴大中國同外間世界的接觸等問題。他是否也想到可能同理查德·尼克森進行對話呢? 
他問我,是不是美國現在有着各種各樣的反叛?他對美國的反戰運動印象很深--他在五·二○聲明中讚揚了美國的反戰運動--並想進一步瞭解一下美國反戰運動的政治意義。他說,我們不久會再次見面的。 
(二) 周總理的一個暗示 
在第1次國共內戰時期,以及在第2次世界大戰的一部分時間中,我曾在中國生活和工作過。1960年,我終於能重來中國,1964年至1965年又來過,這一次是在1970年來的。我的當演員的妻子洛伊斯·惠勒,以前從未去過中國,雖然中國方面給她入境簽證,讓她同我一起前去。但是,過去幾次,美國國務院拒不「批准」申請去中國旅行的護照,認為這樣做「不符合國家利益」。時尚書屋
這一次,她不等華盛頓的「批准」就來了。 
我自己在1960年和1965年旅行中國的護照,只是在我的出版人向華盛頓的高級官員施加了壓力以後才「批准」的。後來我的訪華報告當然也受到這些高級官員的忽視。但十年來我未能把我的報告中的一些有用的消息滲透到高層決策部門中去(還有1963年約翰·甘迺迪在他的就職演說中所說的「同中國開始新關係」的可能性,未等實現就被他忘掉了,而在他的總統任內,反而陷我們于越南的叢林之中),這些情況我已在別的地方談過了。 
現在洛伊斯就在我的身邊,她是進入中國的極少數幾個美國婦女之一,她以她的一雙機靈而敏悟的棕色眼睛來彌補我的眼力之不足。我們于8月初到達北京,正是北京人稱之為「秋老虎熱」的時候--現在由於綠樹成蔭,附近地區又造了林,因此炎熱多少減輕了。 
自從文化革命初期以來,几乎沒有任何外國人獲准到北京郊外去旅行,即使是一向居住在北京的外國的同情者,也是如此。以前照例供人遊覽的名勝古蹟--長城、明陵、西山,甚至富麗堂皇的故宮博物院,已經不向參觀者開放了。當我和洛伊斯開始重遊這些舊地時,在北京的外交官和外國居民感到鼓舞,期望--他們是對的--「最緊張的時期」將要過去了。 
我們在兩所我很熟悉的大學度過了整整一星期--一所是燕京,我曾在那裡講過課,還有一所是附近的清華,著名的工科學校。在那裡,我們聽到了在文化鬥爭和大學大變革年代的第1手情況介紹,以及有關紅衛兵的故事和農村的醫院、一個機車廠、一個鋼鐵廠,並且聽取了文化大革命的其他方面的情況,我們乘飛機到了西北地區的陝西省,從省會西安又來到了著名的游擊戰時期的首府延安。然後西行至保安(即志丹,我們是1945年以來第1批去那裡的外國人),深入到1936年我初次會見毛澤東的山區,那時他是一個被通緝的「赤匪」。我們參觀了一個由軍隊管理的國營農場和一所政治改革學校,在那裡的前西安市委書記帶我們看了他現在負責管理的豬欄。時尚書屋
後來回到西安和北京,看了好幾場戲,在美味的宴會上同許多老朋友作了多次談話,然後又到了長城外的東北。在那裡參觀了更多的工廠,訪問瞭解放軍針刺醫生辦的聾啞學校和巨大的鞍山鋼鐵聯合企業--以後南下到廣州,參觀了出口商品交易會。接着又去東部沿海地區和產茶的浙江,再到上海和長江下游地區,訪問了更多的公社和友好的人民。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