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漫長的革命》 第 5 頁


他回答說,是1965年1月作出這個決定的。當時,他把一個即將開展的文化革命的綱領提交政治局。那個綱領是開展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的結果,這個運動首先在軍隊內進行,然後擴大到公社,後來在城
作者:埃德加·斯諾著 / 頁數:(5 / 103)

他回答說,是1965年1月作出這個決定的。當時,他把一個即將開展的文化革命的綱領提交政治局。那個綱領是開展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的結果,這個運動首先在軍隊內進行,然後擴大到公社,後來在城市裡進展不快。社會主義教育綱領的第1條,明確地抨擊了「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要求撤他們的職。時尚書屋

現在,它成了新的運動即文化革命的第1條。毛說:劉在會上拚命反對這第1條。 
「那麼,是不是在1965年1月我上次見到你時,就決定要發動文化革命了呢?」 
主席說,1965年10月批判了《海瑞罷官》以後,事情就很快地展開了。 
在這以前(1964年),政治局曾經設立了一個文化革命小組,以北京市長、有勢力的北京市委書記和吳晗的庇護人彭真為這個小組的領導人。1966年2月,彭真企圖包庇發表過對毛和毛主義進行影射攻擊文章的吳晗和其他一些作家。彭真企圖把他們的作品只作為「學術性」錯誤來批判,而不是作為政治錯誤來批判。彭真沒有跟小組的其他成員商量,也沒有同毛本人商量。時尚書屋
1966年5月16日,他明顯地被擯棄了。 
毛說,就在那一天,政治局召開了擴大會議,制定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戰略。1966年8月,中央委員會舉行第10一次全體會議,決定了文化大革命的十六條綱領以及隨之而來的清洗。 
「劉少奇有沒有反對十六條的決定?」我問道。 
毛說,他在全會上對這個決定的態度十分曖昧,但實際上是完全反對的。那時候,他(毛)已經貼出了他的大字報。劉陷于驚惶失措之中。 

「就是你的那張《炮打司令部》的大字報嗎?劉知道他就是司令部嗎?」 
是的,那時候對黨的權力,對宣傳工作的權力,對各省和地方黨委的權力,甚至對北京市委的權力,毛都管不了了。這就是為什麼他曾經說(1965年1月對我說過),那時還談不上「個人崇拜」,但是卻很需要有「個人崇拜」。 
毛開始率直地訴諸他個人巨大威信和名望,把它作為主要鬥爭武器,以重新獲得決定革命政權方針的全部權力。 
他說,1970年,就沒有這種必要了,「崇拜」應當降溫了。他的理由是需要用延安時代(1937年至1947年)的精神和理想來鼓舞全國,當時毛已經寫了他的主要著作,他的領導使革命的追隨者為奪取最後勝利作好了充分準備。 
現在必須始終「政治掛帥」──毛的教導;如果這個陷于危險的國家,要在美國帝國主義和(或)蘇聯「社會帝國主義」的雙重戰爭威脅下生存,那就容不得異端和黨的分裂。那就意味着要在「人民戰爭」的戰略和戰術的基礎上自力更生。它意味着要更加地方分權;鼓勵群眾的首創和革新精神;使城市去向農民學習,也使農民向城市人民學習;優先滿足占全國人民百分之七十至八十的農民的需要;通過勞動和農民自己的集體投資來積累資金;以及在軍隊這個「人民的大學校」的指導下,消滅一切殘餘的資產階級影響。 
一句話,毛要求無產階級政權的接班人重溫他自己一代的革命生活經驗,以得到必然的結論。 
因此,毛的信念所提出的第1個問題,就是黨正沿著蘇聯修正主義的道路走向資本主義--產生一個新階級,即掌握官僚政治權力的特權階層,脫離勞動和脫離人民的官僚階層。還有一個與此密切有關的問題。那就是劉提出的要在中蘇僵局中尋求妥協--據毛主席對我說,劉得到彭真和其他一些人的支持。 
到了1965年,美國轟炸緊靠中國邊境的越南,使中國受到入侵的威脅。劉要派一個中國代表團去參加蘇共第2十三次代表大會,目的是要恢復中蘇同盟。毛堅決拒絶被拉進一種從屬的和可能被出賣的地位。相反,他堅持在防禦性的人民戰爭基礎上採取完全自力更生的姿態--與此同時繼續製造原子彈--並大力支援越南,但不介入。時尚書屋

如果從中國對付外國侵略威脅的傳統戰略背景來看,毛的路線似乎是極端非正統的。「以夷制夷」,這是中國的一個古老的基本原則,可與羅馬及其後繼者奉若神明的「分而治之」的原則相比擬。那些被傳統束縛住的中國人以及通曉中國歷史的西方「北京學家」,都說毛是發瘋了。看來這豈不是一個弱國在奉行一種使它的敵人聯合起來、從而招致「兩綫作戰」的政策嗎?這豈不是要發動一場「使它們兩家都遭難」的國際宣傳攻勢嗎?但是,毛知道他正在幹什麼。時尚書屋
更大的威脅不在國外而在國內。當時同隨便哪一個超級大國妥協,只能導致國內的分裂。一個堅決維護獨立和團結的中國是能夠經得起任何風暴的。一個被企圖從同俄國同盟中撈取好處的派別弄得內部分裂的中國,是站不住腳的。時尚書屋

在許多次要問題和具體政策上還存在着矛盾,但上面提到的兩個問題是基本的。現在人們說,毛和劉從1921年成為共產黨員後,一開始就代表了「兩條路線」。毫無疑問,「兩條路線」是存在的。用毛自己慣用的話來說,在他們兩人在黨內同樣受到尊敬的四十五年裡,這也是一個「非對抗性矛盾逐步轉化為對抗性矛盾」的例子。時尚書屋
是個人權力之爭嗎?主觀因素是不能完全同客觀政治現實分開的,但是,毫無疑問,毛和劉之間的鬥爭,主要是在影響着偉大的中國革命命運的方法和目標上存在不可調和的分歧的鬥爭--當然,也包括個人崇拜的作用在內。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