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漫長的革命》 第 6 頁


關於1966年8月作出決定以後發生的事情,已經寫得很多了,如:黨委以及共青團和工會等黨的外圍組織的解體,學校的停課許多學校在較早的時候就已經停課了,放手讓數百萬非黨青年成立紅衛兵組
作者:埃德加·斯諾著 / 頁數:(6 / 103)

關於1966年8月作出決定以後發生的事情,已經寫得很多了,如:黨委以及共青團和工會等黨的外圍組織的解體,學校的停課許多學校在較早的時候就已經停課了,放手讓數百萬非黨青年成立紅衛兵組織和從事于打倒黨內的特權階層,讓新領導者自由地進行奪權鬥爭,最後是軍隊的介入。 

到了1970年,毛的思想已經以這樣一些目標深入人心:加速消滅城鄉差別;使工人、農民、士兵、幹部、技術人員和專家的物質和文化水准以及在物質和文化方面享有的機會更接近平衡;在每個人的教育和生活經歷中,把車間生產勞動和課堂教學結合起來;粉碎一切資產階級思想;使學生和工人打成一片,把勞動實踐和課堂上的理論結合起來,以使高等教育無產階級化;把公共衛生和醫療服務帶到農村群眾中去;訓練每一個人都能使用武器和向軍隊學習;造就屬於同一個階級的、多面發展的、受到良好教育的青年人一代,他們被為國內外人民服務的理想所鼓舞,蔑視個人財富,具有面向于使人類最終從饑餓、貪婪、無知、戰爭和資本主義中解放出來的「世界觀」。 
就是這些?是的,但還有別的。在解釋文化革命過去是怎麼回事,現在又是怎麼回事時,我只是就大意轉述了我從別人那裡聽來的話,這些人不僅有官員和毛主義積極分子,還有受過毛思想「鍛鍊」的那些人。 
噯,但道路是漫長而艱難的,而且必須分階段走。今後還會有文化革命。正如毛所說的,飯是要一口一口吃的--而且必須吃完一口以後才去吃第2口。 
同時,在黨的第9次全國代表大會宣佈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取得了勝利以後的兩年,非黨群眾--絶大多數的成年人--的生活又是怎樣的呢? 
(四) 普通公民王某 
王某是我們在街上遇見的普通人,1965年以來,他頭上既沒有長角,也沒有一圈光輪。在一家工廠的幼兒園裡,一些幼小的孩子給我唱了《毛主席永遠和我們在一起》的歌兒,這個幼兒園設有自己的防空洞--這是新事物。孩子和他們的父母都熱愛毛,看來沒有什麼理由去懷疑他們當中的大多數人說的不是真心話。可是,除了每個人都佩帶毛的像章外,公民們的外表同我在文化革命以前見到的人,几乎沒有什麼兩樣。時尚書屋


人們的衣着更加一致:男女都穿藍色和灰色的上衣和褲子,冬天則穿上棉衣褲,也有許多穿著陸軍或民兵的卡其布和海軍淡藍色衣服的人摻雜間。除了紅星帽和紅領章外,軍人同老百姓是分辨不出來的。許多婦女在家裡穿色彩鮮艷和較好的衣服,几乎所有的人都藏有一兩套絲綢或毛料衣服,準備在節日穿,但是現在街上看到的服裝式樣是無產階級的。 
「不用多久,」一位老朋友說,「你就能看到更多的變化了。看那邊的那些婦女,她們都披上了新式的頭巾,色彩更鮮艷了。這意味着一個馳緩的時期正在到來。」當我應邀去一個中國專業人員家裡作客時,我注意到他們的妻子正在仔細打量攤在桌上的幾段華麗的鮮花織物。時尚書屋
她們正在專心看一本時裝書--是日本出版的,想想看。 
在城市裡,知識分子和農民或工人現在更難區分了。知識分子已經放下了一些架子,並且小心翼翼地在群眾中培養他們的謙卑作風。由於几乎全部兒童現在都上了學,在五年裡已經造就了更多識字的人。在中國的城市裡,已經很難找到五十歲以下的「瞎子」(中國人把文盲叫作「瞎子」)。時尚書屋
在舉止上,人們顯得更加而莊重,彼此見面時很有禮貌,具有一種沒有等級的新觀念。在新建的工廠裡,我發現現在的工人几乎都是中學(高中)畢業生。 
二十多年來的植樹造林,美化了城市和農村,對大地的全面改造,正在使古老景物的舊貌煥然一新;看起來象新洗刷過似的。中國顯然從未這樣富裕過,但不是在私人財富方面。 
王某現在吃得很好,身體很健康,衣着合身,每週六個工作日都用在勞動、參加毛(學習)班和研究生產技術方面。在休息日(一般是星期日,但有時候是其他日子;為了減輕擁擠,休息日是錯開的)他就在家休息,或者打乒乓球,夏天就到游泳池或江河湖海去游泳--游泳在中國仍是一項新運動。在冬天,他可能參加在農村地區進行的行軍活動。他也可能自願去挖地道和造磚修建防空洞--同一位醫生或一位教師一起勞動。時尚書屋

王某也和其他人一樣,屬於一個集體。在城市裡,他遵守執行黨的路線的居民委員會的紀律,居民委員會負責兒童的照管、衛生和污染控制、調解糾紛、福利、保健以及對老年人和殘廢者的照料。在公社裡,這類工作是由村或生產隊分擔的。 
我們沒法真正看到王某的內心世界,但是如果他有什麼煩惱的話,那顯然不是食品價格上漲、醫藥費用或稅款增加。十多年來,物價一直是穩定或下降的,沒有通貨膨脹或黑市。王某不用繳納個人所得稅。國家的歲入,來自國營市場物價管制形式下所包含的剩餘勞動價值,這種管制把消費控制在計劃供應的必需品的範圍之內。時尚書屋
王某的生活並不富裕,但他沒有向銀行抵押借款或負債,也不必擔心折磨過他父母的饑餓和貧困。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