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漫長的革命》 第 9 頁


使我感到懊惱的是,反帝醫院革命委員會主任要求我不要把所看到的情況的照片或文章發表出去。若干天后,周恩來總理問起我參觀的情況。他說,關於這種使用針刺的新聞報道,擱在他的辦公桌上等待批
作者:埃德加·斯諾著 / 頁數:(9 / 103)

使我感到懊惱的是,反帝醫院革命委員會主任要求我不要把所看到的情況的照片或文章發表出去。若干天后,周恩來總理問起我參觀的情況。他說,關於這種使用針刺的新聞報道,擱在他的辦公桌上等待批准,已經有好幾個星期了。他說,現在他感到滿意了,因此親自批准發表我參觀醫院的報道。時尚書屋

我不能想象尼克森總統或柯西金總理會找時間來管這樣瑣細的事情。一個人怎能找到這種時間呢?盩厔少是一人頂了好幾個人的工作。 
(六) 什麼是針刺? 
革命前我住在中國時,對針灸從來沒有認真地嘗試去理解他。我和大多數外國人一樣,以為憑經驗的中國醫學大都是江湖醫術。1960年,我第1次回中國觀光,發現中國醫學值得予以更大的注意。我聽說1958年以後,所有西醫都應至少以六個月的時間來學習傳統醫學,中國的醫學已有二千二百年的有文字可考的歷史,包括成千上萬萬的卷籍、處方和各種疾病及其治療的詳細記載。時尚書屋

關於針刺,我同中國醫生和外國醫生談過多次,但是我發現,關於針刺的最好的簡要說明,仍是美國公共衛生署的一位高級外科醫生威廉.Y.陳醫生在1961年所作的那份報告,我以前也曾引用過他的話。陳醫生在全面調查過程中,根據他個人關於中國方面的知識,根據對最近訪問過中國的外國醫生的資料的研究,並根據對中國的專門醫學雜誌(「較重要」的二十五種)上的研究報告所作的分析,對針刺提出了這樣的評論: 
中國的傳統醫學是一種憑經驗的醫術,有四千年的實際經驗作基礎。時尚書屋
它對健康和疾病的簡單概念,是身體機能上陰(反)和陽(正)兩種力量的調
和或不調和。在解剖學和生理學方面,中國的傳統醫學實際上沒有作出什
麼貢獻;但有關草藥、藥物以及記錄了各種疾病觀察所得經驗的醫學論文
等大量卷籍,卻是寶貴的。使用這些藥物和針灸、推拿、氣功等療法的效
果,確實有其實驗價值。…… 
針刺,包括熱針和冷針刺入身體的特定穴位。所用的針可細可粗,可
短可長(從三釐米到二十四釐米)。當針刺進去,並在不同的深度刺激不同

的組織或器官時,就引起生理上的反應,從而產生療效。 
現在,針刺醫生需要學習消毒技術,基礎解剖學和相當於「中級醫生」必修的各門科學課程。他們全都隷屬於醫院,差不多所有醫院都有專門的針刺醫生。很多人都使用低電壓的電針。針刺治療有時間放射療法結合起來。時尚書屋

陳醫生繼續寫道: 

假設:扎針所產生的刺激由末梢神經傳到了大腦皮層,並在大腦裡面
對病理的刺激起抑製作用。這樣的一種解釋,同巴浦洛夫的條件反射學說
似乎是協調一致的。 
針刺實際上已廣泛應用於各種疾病,從諸如闌尾炎那樣的外科癥狀以
至象糖尿病那樣的慢性癥狀。據信,它對神經系統的疾病或由神經引起的
疾病,療效最好。在治療臉部麻痹、關節和濕疹方面,據報告也有良好的
療效。一位俄國醫生聲稱,使他長期受苦的關節炎,針刺之後已大有好轉。時尚書屋
1958年,一位去中國研究針刺的印度醫生,最初對針刺的價值有一定的懷
疑。但是,後來他認為,中西醫結合已得到顯著成功。他患的急性竇炎,
也用針刺治好了。「醫藥與衛生」,《中國季刊》第6期,1961年4-6月 
我本人在北京和其他城市的醫院裡,就遇見患闌尾炎、濕疹、風濕症、竇炎、結核病、偏頭痛、支氣管炎和各種神經衰弱症的病人,在用中國的傳統方法治療。我在漢口見到一位病人,到醫院時已不省人事,經西醫診斷為急性闌尾炎。用中藥和針刺治療後,他就痊癒出院了。 
中國的草藥和針刺是並用的,草藥醫生往往也是針刺醫生。翻譯中國的傳統醫學術語是困難的,但其基礎就是陰陽這個「矛盾」的概念。人體是一個有機的統一體;疾病由於不同器官或其延伸部分之間失去平衡引起的,治療就是恢復平衡和協調。這是通過使八個主要方面,即陰陽、表裡、冷熱、虛實的緊張「對立」得到緩和而實現的。時尚書屋

在針刺的詳細入門書中,根據那些原理和它們之間的「生命力」的平衡,把人體繪成了圖解。在正常情況下,非對抗性的「矛盾」處于均衡狀態。當發生「不統一」(疾病)時,那就是一個器官或一組機能已疲勞過度,刺激過度,受了損傷,或受到別種擾亂。醫生的任務,就在於消除對抗或充血的起因,使之恢復平衡。時尚書屋

前一次我去反帝醫院(那時稱為北京協和醫院)參觀時,有人對我講,「疾病有內因也有外因」。講這話的是該院的副院長徐鴻圖(譯音)醫生。他說:“當然,大腦的高級神經系統影響到整個生理狀態。我們所說的『怒髮衝冠』會引起某些器官的疼痛和損傷。時尚書屋
一個病人來看病時訴說疼痛,西醫可能診斷為由高血壓所引起,但中醫卻可能用藥物和針刺來治療。 
「西醫常常只問癥候和病歷。中醫卻把一個人看作是受外部和內部緊張所支配的統一體。他要瞭解病人的家庭情況,他同父母的關係,他是否喜歡他的妻子,他的工作情況如何,有什麼個人的不滿,生活上有什麼不調和的地方,他是本地人,是南方人還是北方人。所有這些都要作為診斷的參考。」
 
「南方還是北方?這也有關係嗎?」 
「有關係,對北方人是『熱性』的藥物,南方人服了會引起『涼性』反應。」 
「我想,這類詢問也會問到病人的政治思想吧?」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