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海峽之痛 第 37 頁


民兵們把兩條被丟棄在礁石群中的橡皮艇拖到岸上,橡皮艇已經給放掉氣,海帶似的癟成兩攤。陳石港對杜榮林說,最初線索是附近漁村的幾個孩子發現的,孩子們于昨天黃昏到這一帶海邊撈小魚,發現兩
作者:楊少衡 / 頁數:(37 / 90)

民兵們把兩條被丟棄在礁石群中的橡皮艇拖到岸上,橡皮艇已經給放掉氣,海帶似的癟成兩攤。陳石港對杜榮林說,最初線索是附近漁村的幾個孩子發現的,孩子們于昨天黃昏到這一帶海邊撈小魚,發現兩堆黑乎乎的東西隨着海浪在礁石間起伏,便用竹竿把東西勾到岸邊。幾個孩子看了半天,搞不清楚是什麼東西,那時天已經暗了。孩子們回村裡一說,村裡人警覺起來,立刻有人跑到鎮上報告,天一亮鎮上武裝部長帶著民兵到海邊檢查,斷定那是兩條橡皮艇。時尚書屋

陳石港聞訊趕到海邊察看情況,即給杜榮林打了電話。從海邊沙灘腳印分析,陳石港估計棄艇登岸者的登陸時間可能是前天夜間,大約有十個人。使用這種橡皮艇的人肯定來自海那邊,他們當然不是上這邊嘻嘻哈哈玩兒來的。
杜榮林說:「跑不遠。」
他們在海灘上攤開地圖,推斷不速之客的潛入路線,異常耐心,儘量設身處地地為他們着想。杜榮林用電台跟營部聯絡,讓副營長及時把情況報告上級。陳石港也給本縣機關打電話,讓緊急通知全縣各地,注意可疑跡象,有情況立刻報告。
杜榮林吩咐道:「要他們注意北部山區。」
他們從海邊趕到鎮上。
那年月裡,東南沿海一綫平靜的日子不多,大規模的武裝對抗不再出現後,小型戰事依舊持續不絶,其中最讓杜榮林操心的是類似不請自來的不速之客。這些來客基本上都在夜間光臨,他們從金門及其附屬島嶼下水,乘快艇至大陸近海,再乘橡皮艇靠岸,所選擇的登陸地點都是遠離村莊、道路的荒僻海域。登陸的均為小股武裝人員,一股約七、八人,最多十來個,攜武器彈葯、輕便電台和其他物資,執行一些特殊任務。杜榮林陳石港他們把這些登陸人員叫「小股武裝特務」,本地人則簡稱之為「水鬼」。時尚書屋
在海峽西岸漫長的海岸線上,小股武裝人員登陸就如幾滴鳥屎從半空中落入林叢,一眨眼就無影無蹤。
但是這些人總會在哪裡冒出蹤跡。
大約中午時分,有消息陸續傳到設在鎮上的臨時指揮部。杜榮林在眾多雜沓情報中發現一條消息,稱水車嶺附近有一隊解放軍在演習。杜榮林立刻吩咐電台向司令部報告,說:「要求查明那一帶活動的部隊番號。」同時杜榮林告訴陳石港:「通知水車嶺附近鄉村集合民兵,準備戰鬥。」

陳石港很吃驚,他說真是在哪邊嗎?

「基本肯定,方向、時間都吻合。」杜榮林嘲笑道,「還有他媽的軍裝也對。」
果然,不一會兒電台傳來呼叫,司令部回電,水車嶺一帶沒有我軍部隊行動。
杜榮林說:「咱們走。」
他們坐上吉普車離開小鎮,火速趕往縣北。杜榮林用電台調兵遣將,吩咐所屬部隊派一個連前往水車嶺,其中兩個排部署于嶺北一綫,一個排在嶺西南水車村附近。另外的部隊留在營區,做好準備,等待命令。
「對付十來個人,一個連夠了,再說還有你那麼多民兵。」杜榮林對陳石港說,「我還得留着些兵力,提防敵人聲東擊西。」
杜榮林他們趕到水車村時,陳石港召來的各鄉村民兵和杜榮林調遣的戰士已經到位。這時太陽西斜,杜榮林把民兵編成十來個分隊,分別派去扼守山間各路口,吩咐安排于嶺南的分隊不要聲張,嶺北的分隊則大張旗鼓,說:「讓那些人嚇一跳,貓下來,別再玩什麼演習了。也叫他們老實獃在咱們這邊,不要竄到北邊鄰縣去。天黑以後辦不成事,各隊都準備好,天亮了聽命令一起動手。」

他仔細瞭解了情況。有兩個放牛孩子看到了那些人,大約十來個,背着槍和電台,從水車嶺南邊兩個山頭之間走過去,匆匆忙忙,打仗一般。這兩個山頭間沒有村落,是偏僻之地。有一個放牛娃在山腰看到他們,站在石頭上招手,大叫「解放軍叔叔你好!」叫了四五遍,那些人才向他擺手。時尚書屋
放牛娃有些委屈,說:「開頭他們不理我。」
第5章
父女緣(8)
杜榮林笑道:「他們一時沒調整過來,總記着自己是『國軍』。」
杜榮林在水車村村部設搜尋指揮所,時已入夜,他安排部隊和民兵先休息,準備天亮行動。當晚司令部發來命令,同意杜榮林組織搜山,並已通知附近各部隊和地方民兵配合圍捕特務。杜榮林部的戰鬥準備基本完成,包圍圈堅如鐵筒。
那天晚上杜榮林和陳石港于村部指揮所一起忙到深夜,萬事俱備,只待天亮。杜榮林把手中一支紅鉛筆往地圖上一丟,感嘆了一句:「弄半天幹什麼?十來個特務,打來打去就打這種仗?」
陳石港說你還嫌少?把他們都請來?飛機軍艦大炮一起上?
杜榮林道:「要那樣還真解決問題。」
他說,像現在這樣,跟小特務們玩捉迷藏還真是不痛快。他總想什麼時候才能真正大打一仗,徹底消滅敵人。兩軍隔着海峽對峙已經十多年了,這一仗拖得真長。部隊進軍福建時,指導員于立春在筆記本上寫了四個字,讀給他聽,說這叫做「台灣海峽」。時尚書屋
當時他沒想到這汪藍色海峽會這麼折騰人,越過它這麼不容易。
杜榮林跟陳石港提起女兒杜山。他說,杜山告訴他,她要上大學,畢業後製造導彈,幫爸爸解放台灣。難道真會等到那個時候,把老子們沒打完的仗交給小子們接着打?讓杜山去造導彈,杜海去開炮艇,杜路去打衝鋒?讓陳石港家的陸軍空軍和海軍也一起上?叫他們向敵人射擊,也讓他們吃敵人的子彈?一想起這個他就覺得心裡特別不是滋味。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