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什麼是所有權》 第 114 頁


那個大家所歡迎的並且甚至被認為過于溫和的公用徵收法是什麼呢①?一種彰明昭著地侵犯所有權的行為。據說,社會對於被剝奪財產的人是給與賠償的;但社會是否會把傳統的聯想、詩意的美景和伴隨着
作者:蒲魯東譯者:孫署冰 / 頁數:(114 / 171)

那個大家所歡迎的並且甚至被認為過于溫和的公用徵收法是什麼呢①?一種彰明昭著地侵犯所有權的行為。據說,社會對於被剝奪財產的人是給與賠償的;但社會是否會把傳統的聯想、詩意的美景和伴隨着財產的家庭自豪感歸還給他呢?拿伯和桑-叔西的磨坊主會對法國的法律像對他們的國王的任性舉動那樣,提出抗議:「這是我們祖先的田地,」他們會叫喊說,「我們不願把它出賣!」在古人中間,個人的拒絶曾經限制過國家的權力,羅馬法曾屈服于公民的意志,並且有一個皇帝——康莫德斯,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為了尊重那些拒絶退讓的占用人的權利而放棄了把公民廣場向外擴展的計劃。所有權是一種實在的權利,是及物權jusinre,——事物所固有的一種權利,並且它的原理在於人的意志向外的表達。人在他親手造成的那些物件上留下他的痕跡,蓋上他自己的性格的戳記。時尚書屋

人的這種塑造力,像現代的法學家所說的那樣,就是蓋在物件上的並使這物件成為神聖的戳記。無論是誰違反了所有人的意志而把手放到這物件上去,那就是侵犯這所有人的人格。可是,當一個行政委員會認為應當宣告公共利益需要這個物件時,那麼所有權就必須屈從于公眾的意志。不久以後,在公共利益的名義下,耕種的方法和享受的條件就將受到規定;將任命一些農業和工廠的稽查員;財產將從笨拙的人的手中拿走而託付給一些比較能幹的勞動者;並且將設置一個生產總監的職位。時尚書屋
在不到兩年以前,我曾看見一個地主摧毀了一片廣達五百英畝以上的森林。如果公益機關曾經加以干涉的話,這片在周圍數英里以內僅有的森林可能到現在還依然存在。時尚書屋
①在眾議院1841年1月5日的會議上,杜福爾[1]先生提議根據公共利益修改徵收法案。時尚書屋
[1]阿爾芒·杜福爾1798—1881,法國律師和政治家,任多屆內閣閣員,並兩度擔任法國首相。——譯者

但是,有人說,以公共利益為根據的徵用只是一種反而可以證實那個原理的例外,並且給那個權利帶來了有利的證據。很好!可是我們將從一個例外轉到另一個例外,再從這另一個轉到第3個,這樣下去,從例外到例外,直到我們把那條規則變成一個純粹抽象的觀念為止。時尚書屋
先生,您以為贊成倒換公債的草案的人有多少呢?我敢說,除了公債持有人之外,全都贊成。可是,這個所謂倒換是一次大規模的沒收,在這件事情上是不給任何賠償的。公債和不動產頗多類似之處;所有人十分安全地依靠着這種不動產的息金,並且它所具有的價值在於政府將按照規定的利率償付它的息金直至公債持有人要求償還債款時為止的那個默示的保證。因為,如果收入會減少的話,它的利益就將低於房租或地租了;後兩者的租額可以隨着市場的漲落而上升或下降;並且在那種場合,資本家還有什麼貪圖去把他的金錢存放給國家呢?所以當你強迫公債持有人忍受息金的減低時,你就使他完全喪失被減少的數額;並且,既然由於倒換的結果,不可能有一種同等有利的投資,你就貶低了他的財產的價值。時尚書屋
要使這樣的一種措施能夠公正地實行,那就必須使它一般化;這就是說,那條加以規定的法律必須同時規定全國各處的存款或押款的利息以及房租或地租都減到百分之三。這個對於所有各種收益同時實行減低的辦法,執行起來絲毫不見得比那已經提出的倒換措施更加困難;並且它另外還可以提供一舉而對所有反對這樣做的意見占得先機的優點,同時它可以給土地稅保證得到一個公平的稅額。請看!如果在倒換的時候,一項不動產可以產生一千法郎的收入,在新法生效之後,它所產生的收入就只有六百法郎了。現在,如果承認稅額是每項地產所產生的收入的一個可以除淨的分數,例如收入的四分之一,這就很清楚,一方面地主不願為了減輕所負擔的稅額而低估他的財產的價值,因為房租和地租是由資本的價值確定的,而後者則是根據稅額來估計的,所以貶低他的不動產的價值就會減少他的收益。時尚書屋
另一方面,同樣顯然的是,上述的地主不能為了增加他們的超過法定範圍的收益而過高估計他們的地產的價值,因為租戶和佃戶會根據他們的老租約提出抗議的。時尚書屋
先生,如此長期要求實行的倒換公債的措施遲早一定會發生這樣的結果;不然的話,我們如今所討論的財政上的措施就會是一個顯然不公平的措施,除非故意把它當作一種手段。後面的動機似乎是最可取的動機;因為,雖然利害有關的各方面發生吵閙,對於某些權利的存在着彰明昭著的侵犯,可是公眾的心理已經決定要使它自己的願望得到滿足,並且不會因為被認為負有打擊所有權的罪名而受到影響,正如不會因聽到公債持有人的埋怨而受到影響一樣。在這種場合,本能的正義感證明了法律上的公平是假的。時尚書屋
當去年討論從殖民地運來的糖和本地糖的問題時,誰沒有聽到眾議院陷于那種難分難解的混亂狀態呢?他們不是聽憑這兩種工業自己去解決嗎?本地的工廠主被殖民者弄得破產了。如果要維持甜菜,就必須對甘蔗徵收稅金。為了保護一個人的財產,就有必要去侵犯另一個人的財產。這個事件中最值得注意的特點恰好就是最沒有受到注意的事項;也就是說,無論是這種辦法或是那種辦法,都必須侵犯到所有權。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