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猶太人超凡智慧揭秘 第 30 頁


由於喜歡破解難題,費曼研究過瑪雅人的文字,成了這方面的「業餘專家」。他也上過學習畫素描的業餘學校,並和一個畫家約定,他教給那個人量子力學,那個人教給他繪畫。費曼直到晚年還隨時畫
作者:待考 / 頁數:(30 / 64)

由於喜歡破解難題,費曼研究過瑪雅人的文字,成了這方面的「業餘專家」。他也上過學習畫素描的業餘學校,並和一個畫家約定,他教給那個人

量子力學,那個人教給他繪畫。費曼直到晚年還隨時畫速寫,他的繪畫達到
了相當的水平,舉辦過個人畫展。在巴西時,他參加了一個民間樂隊,學習
「邦戈鼓」,得到了許多人的賞鑒。有一位專業藝術家創作了一個芭蕾舞劇,
全劇都用費曼的鼓聲來伴奏。這出芭蕾舞劇後來在巴黎的一次比賽中得了第
三名。時尚書屋
費曼不喜歡哲學,常常對哲學說些很不尊重的話。但是他所反對的,只
是那種糾纏煩瑣、故弄玄虛、空洞無物的廢話,而不是那種慎思明辨、靈活
深刻的本質思維。作為一位天才學者,他自己對人生和宇宙也正有其深入肌
理的看法,而且這些看法也常常在他的言論中和著作中流露出來。在這方面,
還有待於我們進一步研究和總結。這其實就是他的哲學,只不過他沒指出任
可古人來作自己的招牌而已。金瑞

富翁與學者

——未上過大學的經濟學家大衛·李嘉圖
李嘉圖好象是偶然地走進了科學的門似的,他僅僅在商業學校中讀過兩
年的書。至使許多人嘲笑他先天不足。然而,不管怎麼說,李嘉圖畢竟是一
個劃時代的經濟學家。時尚書屋

一、十七個孩子中的排行第3

李嘉圖的父親是荷蘭猶太人,年輕時到英國遊覽,很喜歡英國,入了籍,
落了戶。進證券交易所後,由於能力強,廉正不苟,取得了相當大的進展,
發了大財,在他活動的那個圈子裡是個很有影響的人。結婚後,生育了許多
子女,總共不下17個也可能是23個,長大成人的有15個,其中9個是
兒子,6個是女兒。兒子中最終有6人繼承了祖恃的職業,做了證券經紀人。時尚書屋
大衛排行第3。時尚書屋

二、一雙鞋子的故事

大衛·李嘉圖于1772年4月18日出生於倫敦市。在這裡,李嘉圖度過
了自己的童年和青年時代。早年,他在倫敦的「公立學校唸書」,最終受到
了注定要搞商業的人通常所受的良好教育。時尚書屋
1783年,英國和荷蘭講和,李嘉圖被送到荷蘭,在他父親的親戚家裡住
了兩年,以便繼續求學。關於李嘉圖為什麼到荷蘭來,原因是,「他的父親打算讓他繼承他自己的事業」,而這事業主要和荷蘭有關,「所以決定送他到那兒去,使他熟悉情況,並要他在自己認為很好的學校唸書」,使他具備
證券經紀人所需的健全理論,以便更好地搞交易。李嘉圖在阿姆斯特丹住了
兩年,這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時尚書屋
李嘉圖9歲時,有一天在商店櫥窗中看到了一雙邊緣有皮毛的鞋子,他
很喜歡,便吵着要大人給他買下。大人們說他沒有看準那雙鞋子的式樣,可
能不適合他穿。但他執意要他們買。鞋子倒是買了,不過卻附帶著一個條件,
買來就必須穿。買後他才發現,那是雙木鞋,穿著在街上走起來卡嗒卡嗒直
響,惹得所有的行人都回頭盯着他瞧。本想穿一雙皮鞋滿足一下自己的虛榮
心,結果卻穿著木鞋每天去丟臉。為了擺脫這雙鞋子,他真願意付出一切代
價,但他又沒有別的鞋子可穿——他說除了他自己,別人誰也無法想象他穿
這雙鞋有多痛苦:他每次走路都要小心翼翼,以免發出那丟人的卡嗒聲。這
件事對形成他的性格產生了較大的影響。時尚書屋
在幼年和少年時期,李嘉圖似乎沒有表現出具有非凡的才智,但他在很
小的時候就表現出穩健和堅定的性格。14歲時,他的父親開始讓他在證券交
易所工作,很信任他,交給他比他大得多的人都很少得到的權力。1788年在
16歲時,他又到荷蘭遊覽,當時他的父親將他的兩個弟弟託付給他,由他把
他們送到荷蘭。時尚書屋
然而在證券交易所經商後,李嘉圖並沒有停止學習。他年輕時就愛好抽
象推理和一般推理,他的愛好影響着他的學習。大約在25歲時,也就是在結
婚以後,他把注意力轉到科學科目上來,尤其對數學、化學、地質學和礦物
學感興趣。時尚書屋

三、鈔票的朋友

儘管李嘉圖很早就進入了證券交易界,他深得經商的全部奧妙,能以快
得驚人的速度計算數字,能毫不費力地進行他所關注的大筆交易。他遇事沉

着,判斷準確,再加上他自己在公眾事務上運氣享通,這一切使他能夠把證
券交易所中的同時代人都遠遠地甩在後面,並使他不僅在財產上,而且在性
格和所獲評價上,都大大超越了從前在交易所經商的人。他的競爭者對他的
這些品質都有絶深的印象,以致其中極有眼力的幾位在他還沒有出名之前,
便頗為敬佩地預言他將在國內取得某種最高的地位。時尚書屋
李嘉圖直到在年歲稍長之後,才把自己的注意力轉到政治經濟學方面
來。那是1799年的事。李嘉圖對政治經濟學的興趣首先是他在1799年在巴
思滯留期間偶爾看到斯密的《國民財富的性質和原因的研究》那本書以後引
起的。當時他妻子因病逗留巴思,有一天他從流通圖書館看到了亞當·斯密
的一部著作,翻了幾頁就借回家去了。他對這本書愛不釋手,馬上就研究了
起來。後來,他在一封信中說:“我記得很清楚,當我發現你和我同樣崇拜
亞當·斯密的著作以及他在《愛丁堡評論》上發表的早期政治經濟學論文的
時候,我們每天見面都要花半個小時來談談這方面令人愉快的問題。”他喜
歡斯密的這部著作,但由於這時他對其他問題也具有濃厚的興趣,所以大概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