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百年中國法律人剪影(全文) 第 67 頁


作為中華民國台灣高等法院院長的代表,從日本殖民統治者手中接管了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方法院。 在台灣光復前,台灣地區實行的是日本的法律。為了鎮壓台灣人民的抗日活動,維護日本的殖民
作者:陳夏紅 / 頁數:(67 / 79)

作為中華民國台灣高等法院院長的代表,從日本殖民統治者手中接管了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方法院。

在台灣光復前,台灣地區實行的是日本的法律。為了鎮壓台灣人民的抗日活動,維護日本的殖民統治,日本專門制定了特別刑法,按照這些法律,中國的抗日活動屬於「叛國行為」。在謝懷栻一行接收後,國民政府首先就釋放了這些愛國志士。其中有一些被判刑的,還要宣佈無罪。時尚書屋
謝懷栻一行接收台灣地區法院後,就以中華民國台灣高等法院的名義,由謝懷栻簽發了第1份無罪判決書,「這也是中華民國接收台灣後的第1份判決書,意味着中國恢復了在台灣的司法權,具有重大曆史意義。」 「台灣的學者知道謝老的學識及這段經歷無不對他深表尊重,稱他是台灣司法界的元老。」
1946年11月,謝懷栻結束了在台灣地區的推事生涯,在家鄉閒住近半年時間。1947年6月,謝懷栻回到上海,擔任上海地方法院民庭推事。1948年8月起,謝懷栻先後擔任上海國立同濟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教授,一直到1949年11月。
舊邦新命之際,謝懷栻謝絶了親友的勸告,留在了大陸。據謝英說:
1949年,父親的很多同學、同事紛紛去了台灣、香港和美國,他們都勸我父親也離開大陸,有的人甚至在台灣、香港給父親找好了工作。當時我姑姑一家也去了台灣,姑姑為了讓父親隨後就去,走時帶走了奶奶。父親曾經有過和大家一起去台灣的想法,而且他有在台灣工作過的基礎,但最終還是留在了大陸。1988年奶奶在台灣去世,父親接到姑姑的來信後掩面而泣,說自己未能盡孝。時尚書屋
多年後謝英問謝懷栻,是否對於1949年留在大陸後悔,謝懷栻笑言:「現在咱們不是都很好嗎。一家人團聚了,你們都長大了,都靠自己的努力上了大學,不是很好嗎。比起那些家破人亡或者孩子沒有機會上學的人,我很知足。」

三 初識新法學

1949年初,隨着此前一年中國共產黨轉入戰略反攻階段,而發動的淮海、平津、遼瀋三大戰役的結束,國共兩黨內戰中,國民黨一方的敗局已定。「隨後的一切急轉直下。由於主要力量被摧毀,蔣介石政府的倒台已是不可避免的結局。」 對於國民黨來說,一切都要結束了;而對共產黨而言,意氣風發的時代剛剛開始。時尚書屋
在法律領域,中國共產黨做出的決定之一,就是在尚未完全取得政權的時刻,大張旗鼓地廢除國民黨六法全書。 1949年2月22日 ,共產黨方面發佈了《中共中央關於廢除國民黨的六法全書與確定解放區司法原則的指示》。
几乎與此同時,中國新法學研究院在北京成立。 中國新法學研究院于1949年9月招生,11月開學。 謝懷栻作為「舊法人員」前往學習。和謝懷栻曾在中央政法幹部學校共事的徐鶴皋回憶說,「1950年10月新法學研究院第1期結業後,謝老和另外幾位曾經在大學任教的學員都留院擔任輔導員,1951年接着辦第2期。」
並在1951年2月擔任新法學研究院輔導員。
1951年的時候,謝懷栻專門撰文《我怎樣擺脫舊法影響•》,談及自己在中國新法學研究院學習改造的經驗:
我的學習方法是遵照領導上的號召,先就新的規定研究,就具體的問題去體會新法的精神,然後轉頭來站在新的方面去看舊的理論。在一次民法討論中,我們討論一件汽車案件,我就絶不去想那些「理論」(例如所有權、善意的保護等)只是想這個問題要如何決定才好。後來民法測驗,試判一件煤礦租賃案件,我也絶不去想那些「理論」(例如契約之解釋、契約之終止等)也只想對這個案件要如何決定才好。結果這兩次我都沒有犯大的錯誤。時尚書屋
由此我體會到,在自己沒有力量對舊的一些理論為徹底的批判之前,最好不要去高談批判,最好不要去鑽那些理論,而只應該就具體的問題,站在新的立場,依照新的政策去求具體的解決。如果仍舊要去鑽那些「理論」,結果就會讓自己鑽了進去,爬不出來,仍舊陷在那裡面了。以前我總不放棄那些理論,以為那些理論不會變的,是因為自己離不了那些理論,恐怕離了它,沒法辦事。現在我丟開它,可以解決問題,並且可以解決得更好些。時尚書屋
1951年末,中國新法學研究院和司法部司法幹部輪訓班一道併入新成立的中央政法幹部學校,彭真擔任首任校長。謝懷栻成為中央政法幹部學校的教員。徐鶴皋回憶說:
謝老在幹校擔任教員的期間,是在哲學教研室工作,他將全部精力都傾注在編寫學習教材、翻譯外文法學資料,以及下班輔導、為學員解答問題等等教學工作上。我和謝老雖然不在同一教研室,但經常一起開會聽報告,遇到法律上或翻譯上不明白的地方,我總是向他請教。他精力充沛,思維敏鋭,筆頭神速,工作效率之高是我們一般教學人員不能比擬的。
謝懷栻在中央政法幹部學校時開始了俄語學習,而且學習進步很快。陳盛清先生舉此例,說明謝懷栻學習效率之高:
以學習俄語來說,我們起點相同,開始時在中央政法幹校由孫亞明同志從字母發音教起,後來堅持學習的人越來越少,學習班『無疾而終』。我按部就班,憑藉收音機收聽中蘇俄文夜校劉光傑先生播講俄文初級班一年、中級班一年,然後又參加中蘇俄文夜校舉辦的『俄語翻譯講座』學習。同時俄漢對照,自學了《聯共布黨史簡明教程》和《列寧傳略》。在此基礎上,開始應法律出版社之約,翻譯俄文版《資產階級國家刑法史》譯了10萬字,因反右而中止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